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手册 >> 浏览文章
诗手册

路也的诗

作者:李泉松 编辑: 文章来源:2009年第5期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路也的诗

路也      济南大学文学院教师。著有诗集、
散文集、中短篇小说集和长篇小说等10部。

 

目录:

 

路也的诗
体内(组诗)
手术
淡粉色
泡桐花
病历
抱着白菜回家
马海毛围巾
农场
我的体内
致莱斯丽·岩井
过北极


路也访谈
怀揣诗篇在回家的路上
----路也答《滇池》编辑部问


霍俊明评论
落雪时代的红花袄、毛围巾与体温计
----路也近期诗歌

 

 

正文:

 

体内(组诗)
手术


刀子、剪子、钩子、扩充器、止血钳
不锈钢闪烁着饥饿的光
就在那里
碘酒挥发出抵抗的气味
棉球和纱布在出汗,有不近人情的洁白
都在那里
我像维多利亚女王一样躺了下来
变得年轻,从没结过婚
从没跟世界签过合同
身体底部的某处揣了一个瓦罐
从那罐口朝向外面的地方
可以把我撕裂
(大胆设想:或许也可以将我缝起?)

几个穿白衣的人围着我奏乐
我有血有肉
隐秘之处斜对着屋顶
假若没有屋顶,就会对着苍弯:
我有血有肉
此刻报告单上还没有写字
纸页打着寒战
有着活生生的空旷
那里最终将填上一句篇言:欲望是渺小的
侧墙上那张人体解剖图
在一大丛注解文字里沉思
我感到他(她)在轻轻地呼吸
地灯的光充满误会
钟的指针被风推动着,时候到了

忽然,我听见我说:
来一吧―

 

 

淡粉色


我有瑕疵
在我的身体成为我的仇敌之前
可以好好商量,有问有答
从身体深处切下一片微小的肉,泡在药水里
淡粉色的。
我有劳损
因跟不上这个火热的时代
于是折旧很快,散发出铁锈的气息
身体深处一片微小的肉,泡在药水里
淡粉色的。
我有失败
那些闷在体内找不到太平门的模糊的渴望
现在竟变得这样精确了
那泡在药水里的一小片
淡粉色。
我有错误
有弱酸性的焦虑和无助,碱性的原罪和羞耻
有过敞开着的火与风的正午

那一片微小的泡在药水里的
淡粉色。
我有病
有不为人知的悔、·非实用的愁、温和的警惕
真空的紧张,以及抽象的疼痛
那一小片泡在药水里的微小的肉
呈淡粉色。
我将得到“+”或“一
医院的黄昏围着栏杆,树枝尽力拼写春天
显微镜抵达细胞最遥远的后方
白深处,从梦中忽然停了下来
如今被放在塑料敞口杯中,泡在药水里
淡粉色的。

 

 

泡桐花

 

让泡桐树开花吧
淡紫色的疼痛在我心上,灰黑枝干的悲伤在我身

它与蓝天的浮世绘,在我眼底
它的香气于我是一座宅邸
如果它被砍伐,我也倒下
泡桐树开花了
它就长在我家
后凉台的外面,一年十二个月
只在四月,我能感觉得到它
大地喘着粗气向苍弯致敬
每个花警里都关押着一位醉夫人
都用高脚杯吮吸着春天
我依然穿着老棉袄
这面破损之旗,捂着我的错、我的穷、我的残疾
覆盖我的天之涯地之角、我的子午线
掩藏一个叶卡特琳娜大帝
在那下面,也有泡桐花,有着血管和神经的
泡桐花
负极等着正极的
泡桐花
作为爱情靶已的
泡桐花

 

 

病历


把一册册病历按时间顺序排好
我意识到:每个人病历最末一页
都应是一份死亡通知
不管实际上是否存在
用胶水把化验单粘贴在病历本空白处
并从中间折叠
我想,人生就是一座医院
时间是门诊和病房的长长走廊
手术室是各阶段转折点
那些药,如亲人、爱人或其他距离太近的人
对我们施以温柔的伤害或者有毒的抚慰
病历一册一册加起来,相当于传记
病历是另一种履历表和档案
在这里,看得见症状、化验、诊断、处方和疗效
隐约流露致病的外部直接原因
而对于病的最终根源:
那些狂喜、愤怒、绝望、不安
巨浪、漩涡和幽暗
只字不提

用夹子把几册病历装订在一起
我疑惑地发现:它们全都来自妇产科
从未涉及肝胆胰脾、肠胃、心、肺、肾、骨骼
淋巴、五官、大脑和神经
天,为何我忽略全身,只关注一个器官
仿佛女性主义批评
只抓一点不及其余?

 

 

抱着白菜回家 

 

我抱着一棵大白菜
穿着大棉袄,裹着长围巾
疾走在结冰的路面上
在暮色中往家赶
这棵大白菜健康、茁壮、雍容
有北方之美、唐代之美挨着它,就像挨着了大地的臀部
我抱着一棵大白菜回家
此时厨房里炉火正旺
一块温热的豆腐
在案板上等着它
我两根胳膊交叉,搂着这棵白菜
感到与它前世有缘
都长在亚洲
想让它随我的姓
想跟她结拜成姐妹
想让天气预报里的白雪提前降临
轻轻覆盖它的前额和头顶
我抱着一棵大白菜
匆匆走过一个又一个高档饭店门口
经过高级轿车,经过穿裘皮大衣和高统靴的女郎
我和我的白菜似在上演一出歌剧
天气越来越冷,心却冒着热气
我抱着一棵大白菜
顶风前行,传递着体温和想法
很像英勇的女游击队员
为破碎的山河
护送着鸡毛信

 

 

马海毛围巾

 

我要出门去看雪花怎样在地上积了一层
我会对着一大片空茫发呆
那些起落的麻雀最懂什么叫快乐
我得围上那条马海毛围巾
它那么长,那么暖,像一大束晒干了的首草我要出门去那一溜朝阳的屋檐下
看那儿株腊梅开了没有
它们魂牵梦绕的香气,不知在思念着谁
我得戴上那条八十年代末的手织围巾
我喜欢它旧,又长又暖,像一大束晒干了的置草

 

 

农场

 

粮食,我已吃掉一个粮仓
花草,认识一整辞典足以在身体内建起一座农场
与眼前的这一个相仿在这一大片蓬松的土地里
必埋藏着一颗心
裹夹在犁沟皱褶里的哲理
被太阳晒得暖融融
无边的豆田正在发福,天光将它分成
明亮的与阴暗的两半
在那深深处,有着等待压榨的苦闷一条小河把广大田亩切割
它在拐弯处大有寓意,恰好可以建座木屋
石桥摆出十四行抑扬格的姿势
桥下流淌着时光
野鸭和大雁在湾汉里谈论着
飘过头顶的一朵白云菇捻果用枯黄色膜瓣
在枝头盖一座座小小别墅,用糖分粘住了这个下

金光菊的花粉变作第三人称,飞往空气中
而蔽草,在低处暗处把生与死连接
至于树林子,符合大平原的心意
是彩叶枫和白桦的联盟地球西北角的这块家织土布上
漫步着你,我,他,还有三只牧羊犬
其中两只以星宿命名,另一只最年幼,跑在最前
她芳名四月,代表春天,我最喜欢守在这里,将成为圣贤
风吹过,多么空旷,光荣或忧戚全丢在了大洋那

这农场在许多年后会依然繁茂
而那时―我们都已不在人世了

 

 

我的体内

 

我的体内有一个死
它把我的身体当房间
远在胚胎时期就住了进去
它跟我一起发育并长大
如今它蹲在里面
大口大口地吃点心我看书、睡觉、荡秋千
给芦荟浇水、听窗下灿灿叫
不知为何泪流或者欢笑
坐着飞机过北极
那时它都在我身体里
冷眼看我做这做那,却默无声息
它的沉默
令我惶惑它还在那里数数
数时间,也数空间
计算着我的页码
丈量我的旅程
还瞄准我的心脏
调着十环的焦距
而何时引发,不会通知
何故引发,不会解释
它的眼一眨不眨,跟我比耐力
用威严控制我这一生
或许还规划来世活着是NO,死才是YES
如果我忘记了
它就会从我身体内部
发动一场疾病
提示它的存在
让我看见它的轮廓
仿佛从大理石中浮现出的
粗略胚形我的体内
有一个死
它离得很近,我并不伤悲只是偶尔会驻足
仰望头顶上的蓝天

 

 

致莱斯丽·岩井

 

你的身影瘦小而孤寂,但它辽阔―
日本肢体、美国脸
夏威夷表情

在这个混血的国度
你混血:美洲为母,亚洲为父,大洋洲是保姆
名字混血:拼音加象形
里面的日语跟我的汉语是表亲
你的雕塑与攻读过的专业有关
是数学化学建筑学混血

你瘦小的身影是孤寂的
五十个州在脚下,是一张草图
所有想法都通过房顶烟囱,直接送达上帝
一本《圣经》为枕,那是回音
你将得到一颗星辰的表扬

艺术的女劳工和女仆,身影是瘦小的、孤寂的
早生的白发燃亮了额角
撕碎自己,是为重新组装
从那些石膏、布头、空玻璃瓶、纸板和废塑料中
总能找到哀伤的形状

一个清教徒永远不变的食谱:
干面包抹上果酱,或夹一片奶酪
咖啡壶总在沸腾
棕色气息使神经末梢闪亮

单身是美丽的,37岁依然单身
应该叫做辉煌
窗外那棵白松也单身
它不恋爱不怀孕,只仰望苍弯

你瘦小的身影多么孤寂
从未去过东方
但血液有着跨越海洋的问候

里面有一个未知的北海道

 

 

过北极


机舱大屏幕上,银色飞机图标
正移动着经过北极,终于将北极点覆盖住了
地球脑袋上有两个发旋儿
这是北面那一个

可爱的地球,静静地悬着,我从上空飞过
可爱的地球,我喝着咖啡,从弦窗向外俯视
它那磨旧了的自转轴顶端

在北纬90度
方向不是四个而是一个:南方
飞机上的指南针感到多么困惑
所有经线像头发一样收拢到了这里
此处钟点可以是任何地方的时间

北极熊把正在融化的冰面当了翘翘板
鲸从今天游到昨天,又从昨天游回今天
爱斯基摩人在干活,原地转了个身
就已称得上“环球一周”

如果这样抄小路
朝周围看,一切都相隔不远:
中国、俄罗斯、英格兰、美利坚

茫茫白色,白色茫茫,多么形而上学
投在冰面上的暗影,是一架波音777的幻觉
它在万米高空
朝这个巨大磁场致敬

飞机正飞过北极点
我的身体里产生了逆时针的漩涡
心情极昼极夜

飞机飞过北极点
它的盘旋加快了这颗星球的转动
家在地上,人在空中

 

 

怀揣诗篇在
回家的路上
      ----路也答《滇池》编辑部问

 

     问: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你的每一首诗作都注明了写作时间。而有些诗人则千方百计让读者忽略自己文本的写作时间,确实诗歌一定意义上最能揭示一个人内心的隐秘世界。那么你的这种近于日记体式的诗歌写作与你的现实生活存在着怎样的关系?你不怕这些诗歌泄漏你的秘密吗?还是你的这些“私人话语”的传达更能激发起读者的阅读兴趣或增加你对往事的记忆强度?
     答:我真的是胸无大志的人,我写诗更像是我的一种写日记和记账的方式,的确如此,我自从大学二年级开始写诗以后,就让日记本作了,那古旧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真的让我烦了,一个懒人要天天想着那个写日记的任务,每天在忘了写日记的内疚中入睡,那明明是些没意思的废话。另外,日记里写的毕竟是自己最私密的或者自己以为私密的想法,本子还要藏了又藏,惟恐被别人偷看了去,甚至还要上锁啊,如果一个不那么自由的人,比如有家长管着,有异性朋友
或配偶天天跟踪着,老是惟恐对方瞧见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那差不多等于是藏着一本变天账或罪证呀,不做贼也心虚,因为难免会有做贼的念头或潜意识流露到文字里去了,那等于自己给自己制造了文字狱。而写诗就不同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写写自己的阴谋诡计,每个字都是蛛丝马迹,读者可以捕风捉影,可就是找不到切实证据,私密无处不在,可是谁也发现不了。还有,也就是最重要的,诗歌写作毕竟有着创造的快乐,如果是账本,那也是一本快乐的账本。而写日记完全没有这种快乐。我用诗的形式记日记记下来我的经历,的确是增加了我自己对往事的记忆强度,如果没有这些诗歌的备忘录,过去的那些年月就像从来没过似的,就仿佛我从来没有活过,那对我来说是可怕的。至于读者的阅读兴
,我倒没有想过,我记录的只是一个普通女性的日常的世俗的生活,又不是明星的生活,读者怎么会对里面莫须有的隐私感兴趣呢?我相信喜欢我的诗的人还是对诗本身感兴趣,而不会对诗里的私人生活感兴趣的。
     问:作为一个山东诗人,山东在你的诗歌写作中占有怎样的位置?
     答:我认为山东是一个好地方,它有许多的好,就文化上来说它有它的大气,一点儿也不扭捏作态,从历史上来看这里几乎不出才子型的人物,要么不出人,要出就出那种很大的人物。但是山东这地方,它太雄性了,跟我的性情和内心有着很大的冲突,如果我们这个国家要选出一个最具男性特征而且是最具东方男性特征的省份,无疑应该选山东:它的山是泰山,它的河是黄河,它的圣人是孔孟,它的气候是干燥的,要么热死人要么冻死人,它的饮食是馒头和煎饼卷大葱,这里的地方戏是吕剧,听上去又土气又铿锵,我每次听到都想害肚子疼,学而优则仕在这片土地上很深入人心,男尊女卑也比别处更理所当然。所以我的内心世界与我所处的现实世界之间的反差是很大的。这豪情、直截了当和憨傻放在一个男人身上算不了什么,但放在一个女人身上就会有所不同了,因为它们可以使得一个女人从通常的琐碎凌乱和粉腻里脱离出来,还因为诗意从来与精明和算计无缘。
     问:你有没有注意到你的诗歌写作中有着大量的植物意象?而在一个日益工业化和商业化的物欲年代,你的这些对自然和纯真致敬的诗歌写作是否感受到了外在的压力?答:一直喜欢植物。我以为植物是女性的。许还跟我有着短暂的但是很重要的山区农村生活经历有关。我出生九个半月时被送往山里姥姥姥爷家,长到六岁半时被接走,后来又常常回那里去看看。小时候我生活的院子里有椿树、杏树、桃树、核桃树、黑枣树,我还常跟着大人上山放牛,山上有很多柿树和山植树,还有酸酸的野草荀,拎着篮子在山坡上挖野菜是我童年的主要工作。所以虽然我不是农村人,父母也都在城里工作,但我永远不会犯那种把韭菜和麦苗混淆的错误。我不喜欢如今这个时代,不喜欢的理由是明摆着的,还用说么。谁会说自己喜欢这个环境污染的时代呢?其实当我写到大自然的时候,在我这里也被不同程度地美化了,也许我看到的并不都像我写出来的那么好,但是我并没有刻意地说谎,故意地要粉饰我所看到的一切,而只是因为我的热爱和钟情使它们成了我笔下的这个样子。我写到的植物们正在变得越来越稀少,我写到的山和田园正在面临着消失,或者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问:你的诗歌写作中,有一种强烈的时间意识,你如何看待诗歌的时间性问题,也就是说如何认识诗歌写作与时间的关系?
     答:我每天都会想到死亡。这样说是不是有些吓人?大约是上小学的时候,我知道了人终究是要死的,活得再长也是要死的,于是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情绪低落,一想起我死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地球却依然在转动,我就感到沮丧在我十岁的一天,我在我自己的屋子里做作业,听到另外一间屋子里把我从小带大的姥爷在跟我妈妈谈论给他自己选坟地的事情,我忽然扔下手里的笔,扑到床上嚎陶大哭起来,最后我竟然逼着姥爷向我发誓永远不死,才停止哭泣。这是真
的,我每天都能想到那件事情,想到它在什么方等着我。是罗曼罗兰说的吗?“创造可以消灭死”,看到这句话时,我忽然一下子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写作,虽然我说了写作对我是一种休闲方式,但从根本上来说也许是为了抵抗死亡。可是
写作真的能抵抗死亡吗?我同时又是怀疑的。也许这可以来解释为什么我的诗里有着一种强烈的时间意识吧。诗歌的时间性,这个话题我好像已经说偏了,说到生死上去了,其实还有很多话可以说,但是话题让我自己弄偏了,太沉重了,不能再说下去了。

 

 

落雪时代的红花袄、毛围巾与体温计
                            ----路也近期诗歌
评论
霍俊明

 

     路也无疑是近十年来引人注目的诗人,在当代的诗歌版图上路也的诗歌个性和她的为人一样是如此的独特而醒目。我曾经为路也有过担心,接连的获奖和批评界的认可是否会一定程度上舫害了诗人个性的“本真”化的诗歌言说方式现
在看来,我的这种担心绝对是多余的。每当路也创作完新的诗歌作品用电子邮件发给我的时候,我都能够在一个个不同的诗歌本文世界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路也和一个陌生的路也。可能很多人都会认为像路也这样的诗人已经有了定型化的写作路数,这没错,但我想强调的是多年来包括近期路也的诗歌始终维持了她特殊的观察和体验以及想象世界的方式,而在面对各色题材时路也则抱有了一定的自觉性,在诗歌的语言、结构和成色上她始终在寻求一种更为有效的综合与破。正是在这种变与不变中,路也多年以来的诗歌个性不仅没有弱化和消泯,反而是得到不断的强化和张扬。我想对于诗歌这种特殊的诗歌文体而言,个性对于一个诗人而言该是多么的重要,这甚至成了优秀的诗人们寻求的不可推却的“责任”。我一直觉得路也的性格和她的诗歌既有着绝对的重合和一致性, 同时又有着或大或小、或显或隐的鹅踢甚至是冲突。路也近期的诗歌给我的一个突出印象就是,路也急需用诗歌在工业时代和纷乱的生存场景中为自己进行不断的对话和话问,用诗歌这种无比贴心的“红花棉袄”和过去年代的毛围巾来为自己的内心世界取暖,用灵魂的温度、诗歌的温度去测量一个时代每一个夜晚或正午失常的体温,“我依然穿着老棉袄/这面破损之旗,捂着我的错、我的穷、我的残疾/覆盖我的天之涯地之角、我的子午线/掩藏一个叶卡特琳娜大帝/在那下面,也有泡桐花,有着血管和神经的/泡桐花/负极等着正极的/泡桐花/作为爱情靶心的泡桐花”(《泡桐花》)。每当我看到路也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非常含混的感觉,路也不是属于那种在外貌上出众的女性(男性的观察习惯?),但是在大街和人群中这可能会同时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有些人一如既往地忽视她,有些人则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她的特别。而路也的诗歌却不容置疑的引起了人们的普遏关注,我不知道诗歌是否给路也这个平凡的女子带来了安慰甚至惊喜,尤其是在夜深人静她处的时候。我想应该是的,路也对自己性格的评价,豪情、直率和酣傻、纯真我觉得是非常准确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这种性格和行为方式成就了路也的诗歌写作,“因为它们可以使得一个女人从通常的琐碎凌乱和粉腻中脱离出来,还因为诗意从来与精明和算计无缘”(路也、霍俊明:《在深入生存中仰望漂泊的激情―路也访谈》,《文学界》,2009年,第3期)。路也近期的组诗(体内》以及长诗《内布拉斯加城》仍然在继续着路也式的“一意孤行”的写作方式。路也的很多诗作是以单纯的近于孩童(女孩)的眼光和一些略显怀旧式的而又浪漫化的“古典”情怀来打量这个世界的,并且这种特殊的思维方式贯注了成年式的沦桑体验和女性独有的感知方式。与此同时,路也的诗对自然之物有着近乎本能又近乎宗教的痴迷,她的这些诗也因此带有向自然致敬的仪式特征,因为这些原初而素朴的事物正与她希望“过滤生存杂质”的诗性意愿相契合。路也就是诗歌世界中的“农场”,“菇捻果用枯黄色膜瓣/在枝头盖一座座小小别墅,用糖分粘住了这个下午/金光菊的花粉变作第三人称,飞往空气中/而族草,在低处暗处把生与死连接/至于树林子,符合大平原的心意/是彩叶枫和白桦的联盟”(《农场》)o路也诗歌的挑别眼光与温婉情怀是如此不可思议的融合在一起,她时时在寒冷的地带放置一盆炭火,或者在浮热的午后放五弥漫着丝丝凉气的冰块。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喜欢路也诗的一个重要原因,换言之,她在温热而亲切、决绝迟疑、清醒与暖昧的生活场景和事物细节的梳理中没有架空自己的感情体验和想象方式,从而也避免了其他诗人尤其是一些女性诗人自我沉溺、无病呻吟和凌空应蹈。在这种介入与旁观、立足与张望的双重姿态中,路也既有对生活钻探式的热爱,也有时时抽离经验的漩涡而提升出来的清醒和冷峻。也就是说,路也既在热情地介入生活又在自觉地排拒生活中叶自由和想象压制的力量。尤其需要强调的是,路也在时间迷津中的思考与焦虑的特殊性体验还与其作为女性的特殊观察方式和表达方式有关。女性自己的身体和因此累积的经验体现在诗歌写作中就呈现出与男性诗人的差异之处。在《手术》中,路也在来苏水味的场景中呈现的对身体的焦虑意识相当烈,而诗人对女性身体的特殊部位和欲望化的感知方式的带有自白化的强调显然有着更为复杂的意味,而在对“不近人情”的手术用具、报告单、医生、病床、器官的具有极强的个人体验化的描述中,欲望、情感、自我和真实面时非我化力量的阻力、身体的焦虑就在这种纠缠和不容置疑的剥夺中呈现出幽深、沉重的声响,“几个穿白衣的人围着我奏乐/我有血有肉/隐秘之处斜对着屋顶/假若没有屋顶,就会对着苍育:/我有血有肉”,一种最为原始、最为本真也最为压抑的情感终于在煎熬中冲涌而来,“忽然,我听见我说:/来一吧-”。作为一次性的短暂的生命过客,人类生存的本体意义却在于人事先领受了最终的归宿,并为自己的归宿检拾自身认为重要的东西,并认识困惑的人类自己。实际上女性
诗人细微的感受更容易在诗歌中找到舒展的空间,生活又何尝不是化若无痕地更改着一切?当路也在《淡粉色》、《病历》、和《体内》等诗中继续以(手术》的话语语系方式展开对身体和体验的进一步深入和试图言说的时候,谈论生存有时候真的是如此艰难,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疾病”才是人生存的最基本状态,“医院”就是人生的起点和归宿,“我想,人生就是一座医院/时间是门诊和病房的长长走廊/手术室是各阶段转折点/那些药,如亲人、爱人或其他距离太近的人/时我们施以温柔的伤害或者有毒的抚慰/病历一册一册加起来,相当于传记”(《病历》)我想,近期路也的诗作不断出现这些“疾病”气息的压抑性场景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召咦着“中年写作”的开始,到了一定年龄和身体感知的愈益洞悉,诗歌不能不被愈来愈突出的身体问题和感知方式所牵引着。在晚风渐渐发凉的时刻,诗人越来越需要一件红花袄来御寒,用一支温度计来时时测童内心的寒暖。还是暂时离开路也的这些略显沉重的诗行吧,看看另一个路也在近期的诗作中呈现的另外的景观。在(抱着白莱回家)、(马海毛围巾》、《农场》等诗中,路也继续在平淡琐碎的生存现场中寻找着既深入当下又向往日、内心和记忆不断探望的姿势,这些温暖体贴的诗行和冒着“热气”的人间体温恰恰在一定程度上呈现了人生的冷与社会的寒,而《抱着白菜回家》、《马海毛围巾)的背景恰恰就是冬天。在冬雪纷飞的苍茫基色中,在结满冰的路上,在高档饭店、高级轿车和时髦女郎拥挤的工业时代的大街上,这个穿着棉袄、围着老式围巾抱着一裸洁白白菜的素朴女人,成了这个时代最为感人至深的诗篇和既寒冷又温暖的寓言。“天气越来越冷,心却冒着热气/我艳着一裸大白莱/顶风前行,传递着体温和想法/很像英勇的女游击队员/为破碎的山河/护送着鸡毛信”(《抱着白菜回家》),这种让人温暖又心酸的自潮和矛质,这种会心一笑又撕心裂肺的抗议和“一意孤行”让我感觉到在这个不断飘满寒冷雪花的工业时代诗歌是多么的重要,诗歌对于路也的不可替代的重要性。这个抱着老旧的、纯洁的、朴素的“白菜”和“诗篇”回家的女人(诗人)是否引起了这个时代应有的关注可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裸白莱、这个诗人还有风中的那个倔草、执着的80年代的老式马海毛围巾所咦起的那么多失落的记忆、过往的云烟、已逝的生活的再真实不过的历史记忆,所以诗歌就是对伟大记忆的表达,“我要出门去那一溜朝阳的屋檐下/看那几株腊梅开了没有/它们魂牵梦绕的香气,不知在思念着谁/我得戴上那条八十年代末的手织围巾/我喜欢它旧,又长暖,像一大束晒干了的鳌草”(《马海毛围巾》)。路也这种具有延展性的记忆能力,通过当下、现场的真切细节的擦亮,在过去和未来的两个向度上同时展开的诗歌具有了巨大的承载力和容留空间。时间在记忆中共时呈现,交错,盘桔,既避免了沉溺内心的凌空虚蹈的娇情,又规避了沉滞表象细节的臃肿困顿。当时下的诗歌越来越深陷于底层、打工和农村的题材神话和道德圭泉的时候,路也的诗恰恰最为生动、也最为有力的证明了什么是真正的诗歌,什么是真正的诗人。路也近期的诗歌让我们看到了温暖,也看到了寒冷,看到了熟悉,也看到了陌生。我想就诗歌而言,任何时代的生存场景中都会有飘雪的时刻,而此时包括诗人在内需要的就是用红花袄、毛围巾来安慰自己渐渐颤抖的身体,用那支温度计来测量自己甚至一个时代的体温。路也这个“一意孤行”的诗人正抱着诗篇、抱走白菜在风雪中走在“回家”的路上??

 


霍俊明简历诗人,诗评家,北京教育学
院中文系任教,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
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著有《馗尬的一代)


本栏责任编辑李泉松


上一篇:贾薇的诗
下一篇:霍俊明的诗
(作者:李泉松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