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展 >> 浏览文章
诗展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4年第5期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李知行袁原名李建春,当代70 后重要诗人、评论
家、策展人。现在湖北某高校任教。曾获第三届
刘丽安诗歌奖(1997)、长江文艺天问杯诗歌奖
(2005)、首届宇龙诗歌奖(2006)、第六届湖北
文学奖(2013)等,历年获艺术基金、奖项多种。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作品历年被收入各种诗
选、文集、书籍,多次策划重要艺术展览。

 

 

蜗牛


他试了试一枚老叶的爱情,叶脉扎口。从墙
角到恰当地看到月亮的地点,他在岩石上留下的
痕迹像创世纪。他的肚子惹出的那场洪水和逃亡
路线,哈巴狗似地跟在身后。他说他婉拂了那一
家子的好意,忍在湖底逃过死劫———代价是:湖
水的重压使他缩小了好几倍!他也不妨在自制的
小屋内洋洋得意!
时代的滔滔使他难堪,他也哀叹无力回天,
像大多数读书人那样;但是“强势的”希望让他
更尴尬:“一对一的,这怎么可能!”他从来就
习惯于面对复数,比如“星空”,或“众生”,因
此当那人出现时,他就自然而然地调转崇高的枪
口,开口说:“我们!”
他的内分泌失调。痛风的脚,忍受着宇宙的
箭射入。他透过树叶偷看月光投在地上的斑点。
被他紧紧拢在怀里的双手,有时竟不争气地从巴
望的额头上伸出来,向上苍做出某种姿势,他赶
紧运气功,将不可挽回的手臂变成半透明的,警
惕的触角。无边的夜中,他的身体缩成一个星
球。

 



蚕———天虫啊,你是圣洁的象征!你一生只
吃一种食物,你把自己奉献给神!
这华美的,无缝的包裹,纺织女,我喜爱你
浑圆、洁白的肉体!
如果被接纳了,你就死;如果不被接纳,你
就无情地撕开毕生的工作,战战兢兢地匍匐着。
交媾。你有翅却不能飞。你临终前传下的后裔,
像眼泪,斑斑点点的密码,写满纸。

 


雨点


我给雨点讲课,给那些不情愿的孩子,他们
已多少次,从我的眼前闪过。他们不可避免地落
在地上,到那一刻才想起自己有翅膀。多么奇怪
的时间段,都仰着脸。是否有人因沉思而迟滞
了?

 



我的讲话是风,五月街头站立的风。不是我
讲话,不是我。
从我黑暗的喉间,伸出一枝青杏。
是在改变的风,精力充沛,温和明亮,因为
现在是五月。有好多花瓣的风,我只等着被爱。
我不主动说,因我已说过好多次了。

 


钻石


钻石在天空的深处转。光之外有精光。
是火焰,是寒冰,永恒地区隔于我们。
是爱和畏,钻石的镜子楔入身体。
我怠惰,当私有的念头落空之后;我兴奋,
因为出其不意地捡到宝贝。
我就仰望钻石。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我关
节间的玉,已拨开一层雾。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黄沙子,1970年出生湖北洪湖。

 

 

长江


出于哀伤,我们向亡人行殡礼
但是我们不知道要把他抬到何处
他牺牲了,他比我们优秀得多
深知离开这个世界时应当高效且快速
所以灵魂远在身体冰冷前就已挂上柳枝
而现在,我们富裕了,得到了今世的享受
无知的臀部因为营养过剩而下垂
同时我们害怕过于明亮
而得不到宽敞的坟墓:说的太多,做的太少
即使嗅得出彼此的气味也无法保持沉默

深知一朵花即可喂饱一只鹿
一只鹿即可喂饱一个印第安人
他在黑暗中尖声叫嚷着趁早离去趁早离去
河水倾泻,仿佛从天上落下

 


食物


父亲在厨房里忙碌,他快疯了。
这么多的人都在等着他端出食物。
当灶膛里的火重新燃起时
妇女们在亡人跟前
手里拿着鼓。
老虎在四面八方寻找孩子。
那里有更高的山
更危险的桥
而我的父亲为什么不来找我,我看着他
对着每一样食物泪落如雨。
夜晚来临,黑幕降下,蜜蜂飞走。
尘世的一切美好回忆
和千般荣华留在身后,这一次
父亲和他的母亲分散了。
他用全部的感官监视战场
不停地往器皿中
运送水和粮食,削箭,修弓。
食物不够时
他剜出自己的肠子。他抚摩自己的
头发仿佛一个贪生怕死的战士。

 


异乡人


栈道建在湖边,有时还要经过一部分水面
我们就这样绕着碧塔湖
作为观光客穿行于
碧塔湖边的原始森林
每一棵树都高达几十米,都像是从
布满史前泥沼的湖底爬上来
在秋日暗淡的下午我们仍可见到
沉眠于湖水中的水草和斑驳的阴影
阴影中的马匹和沉重的牦牛
我们努力分辨那些飘落在树干上的
红色根须和苔藓
即使凭直觉
我们也知道这些哪怕最微小的事物
都远比我们古老
它们即使一言不发
也比我们神圣,而唯一可以平衡这种感觉的是
我们乐于
且必须共同生活于此
即使看起来我们更像一群从异乡来的人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有一次
我用红笔写白字
它看上去不像是白那个字
我看着那个红色的白字
我看的时间越长
它看上去就越不像是白那个字
我知道我被红色迷惑
我变得很无奈
我只有拿出一支黑笔
不停地写白
开始的几个黑色的白字
看上去还是不像白那个字
接着黑色的白字多起来
它看上去才越来越像白那个字
最后我看见每个黑色的白字都
像白那个字
我才丢下手中的笔
这是多么神奇

 


一块水面


一块水面
在更大的一块水面的上面
更大的一块水面
在水面的下面
我们站在水边
看着更大一块水面上面的
一块水面
我们先是站在水边
然后绕着走了一圈
那块水面
还在更大的一块水面的上面
更大的一块水面
还在水面的下面

 

天桥


我走在天桥上
接下来
我继续走在天桥上
我可能停下来一会
看天桥下面
车子一闪而过
我又继续走动起来
我一直走下去
走到天桥下面
我看着天桥上
天桥上是天空
好像天桥就架在天空上
我想哪天上天桥
就一直往上走
看能不能走到更高的天空上
我想应该有很多人
都在这样地想

 


送别诗


她第一次问
几点的火车
他说
大概下午3 点半
过了一会
她又问
几点的火车
他开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记忆
他把车票翻出来看着车票说
下午3点36分
又过了一会
她问
你来不来得及赶火车
他说
15 点36 分
时间还早

 


早上离家晚上回


从青年旅馆出来
我坐上车子说往前开
车子就开始往前开
车子在小东门的铁轨下
我说继续往前开
车子穿过火车站前的隧道
我说到雄楚大道
车子进入雄楚大道
我说往前开
车子继续往前开
我说在立交桥下右拐
车子在理工一桥下右拐
进入书城路
我说在前面的红绿灯左拐
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左拐
进入文秀路
我说在前面紫色房子前停下来
车子在小区的门口停了下来
我在车上迟疑了一会
那一会我想
如果我继续说往前开
不知道车子会把我带到哪里

 


我喜欢白云


我喜欢白云
我不是喜欢它的白颜色
我是喜欢它
有天神一样的
悬浮力
我喜欢白云
是因为我想
我像白云一样
悬浮起来
离开地面
我想做一个
像白云一样的
悬浮在空中的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修远,男,本名李明星,号“枯木先生”,
北宋李昉后裔。生于1972 年。1988 年9 月
-1995年7月武汉市汉南区水洪乡水二村小
学做民办教师,现创业于武汉沙仑时代生
态园林工程有限公司。

 

 

新年怀永华


新年在苗圃修锯枝条
我的眼睛,总是
忍不住瞅一下地上的海枣
也只在三年前,我的一个兄弟
租赁吊车,又开他的大货帮我从城中拉来
曾经多么高大、粗壮
如今烂成漆黑的一小截
而我的兄弟,新近逝去
三十六岁,正值青春年龄
短短三年,三株大树
一个人,訇然倒地
使我臂膀如此生疼!
从田间出来,我在车上
听人指点、叫喊
才知兄弟,就埋在一旁的路边
那天兄弟离世,我赶到乡下半途
兄弟家人,已将他匆匆下葬
兄弟啊,生前耿直、豪爽
一路撒烟、买单
而今我祭拜,却见简陋碑前
无纸飞天,无酒可饮
义气薄如纸,谁又会惦念一个兄弟的妻儿
二十五年来我怒目视人
二十五年前我也失去过父亲
周冬怀永华
一生过的好快啊
转眼又是一年。
一年前的,前几日
你来我店前,递上一支烟
我连连摆手:又提起春节的那一条。
我还念念不忘教书的那年
一辆红色自行车傍晚消气
你口喷烟雾,无辜的样子历历在目
———就在你站立的
那级白色瓷砖上,2009 年
8月血腥的画面:
一群小青年手持洋镐把向我而来
我常从一阵沉闷的棍棒声中坐起。
几乎每一夜,我准时
三点醒来
揭开你头顶网罩的雪白纱格
安抚血肉与黑发缝裹的针线。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
眼泪皆虚饰,
甚至流星坠地亦无分量。
你能体会么?
一年来我的焦虑?
一年,我做十年的事
刚生了女儿,明年她将长到十八岁。
一年,我开了十家店
世界无大事,我总在恍惚中行走
有时我跟随一群人
来到中南医院,探望一排
刚开过的头颅。
惟有你,像只久放的田螺
眼珠深陷,面廓漆黑。
我还一个人在天将黑之时穿过马路
走进陈家湾,巷内的
锅锅香菜馆
几个三四十岁的人,建议你穿红裤头?
你不也笑谈十余天后的世界末日?
谁想那即是你生命的终了?
这一年,我总闻到鼻孔里深处的
一股血腥气
兄弟,你血管的迸裂
让我如何看清事物?
注:李永华(1976.9.26—2012.12.21)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吉日草,本名周晓芳,湖北省作协会
员。现供职于湖北某市民政局。诗歌作品
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诗林》、
《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
《长江文艺》、《飞天》等刊物。

 

 

无字书


案头摆放的一本无字书,在不做中驾御
词对物的揭示、敞开与接纳,而非孤绝
一枚空气里的无花果,静谧地呼吸
一条隐逸的路,朝向自身蜿蜒向远
铺开一样、两样或更多人事的
命运和历史。铺开大海的波澜
偶然,它也会如一只沮丧的打火机
清脆扣响普世的犹豫、苦痛与愁呼
“在一切之上是绿叶的篝火”
梦境间,那无法命名的呐喊
灼烧的伤口。永不回头的欧律狄刻
鹿和箭。蜜与蜂。五官消隐的面貌
……在你的生命,是否摆放这样一本书
是否摆放如一颗丰饶、深邃的心中之心
注:“在一切之上是绿叶的篝火”
                         ———茨维塔耶娃

 



纸上之镜里,一张又一张脸的,入秋的花园
清晰地呈现———那“自我之美妙的空虚”
令眼睛与心安静审视,对质:不为观景
不图消遣,只因“美”的意愿或欲望
穿梭不停:那一个,一个,又一个……外省及
祖国。灵魂的织布机,密密布施着图案———
星月、海藻,米和盐……写作之需、之能与
之愉悦,“欲将世界交织成一片光辉”
不事掩埋———我们面镜,处时间中央
演绎生活的拼接平衡术,享受凯旋和,辞别

 


秋天的木栅


一道敏感的木栅……我们臣服于自然天然的吸引
在丝绸和榔头之间。在爱与恨,生与死的夹层
“这么多的雨水,这么多的生活”……这么多
无人的盲目与茫然,将被荒野的地火一把把燃尽
哦我们在时间里的执守,并不是脆弱的容器:
必有一种物事,用来加固活泼丰饶的灵魂和身体
死寂,或喧腾?保持缄言,并安静聆听:秋风
吹走了落叶……秋风又吹回来命运的新伤与旧疾
且在完整的自我中更稳站立。若依旧沦陷于十月
清凉、坚硬的沉默。在更深更广中,安然腐烂
看吧,一道真实的木栅:虚掩着一个橙色的橘园
渗透到泥土和骨骼里的雷鸣电闪,与不动声色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谢络绎,武汉作协签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
《外省女子》、《卡奴》、《恐婚》;中篇小说《少
年看到牡丹》等。诗歌作品散见于《汉诗》、
《荆山》等杂志, 《中国诗歌》曾有转载。

 

 

山顶


公路只到这里,浓雾为远方筑起壁垒
昨日盛放的花朵扑倒在岳桦树下
它们有相似的苍老,在时光中企图伸直双臂
这无力让我不愿靠近
即使我爱那永生的苔藓更紧的拥抱
终究无法忍受仅仅只作为一块冰凉的石头
这里的夏天像秋天,像你
最好的品德是给予我自由。我因此而来,
也将因此离开,在你够不到的地方盘旋
每上升一百米,气温就下降零点六度
冬天慢慢来到我们中间
怪兽在深埋火焰的山顶仅供信者瞻仰
那里没有一棵树
这并不是我乐于的事情,目睹圣湖的美与孤独

 


误入


适合晚上来的地方有旧年画
胖娃娃和鲤鱼对着门板讲话
讲着讲着就双双,陷了进去
以为忘记的事
顺着泪痕样的木纹理垂下
我去踩它,踩进泥土里,好吗
第一段月光到现在还未降临
便再也不会降临
被遗弃的光明
如这夜晚,这悲观
脚尖对着哪就在哪
只有过去的地方只有单行道
这里和那里之间有着一条狗
去衔尾巴的距离。想见的人
没有站在马路边上
我一只手捂住耳朵,一只手压低裙角
离恐惧越来越近,离他越来越远

 


衣不蔽体


我不知道该如何收拾黑夜里的思想
它们蜿蜒不止在寂寞的长河中到达
一个假想的冬天
一场错觉
在无边的空洞中无所顾忌地击荡
并且围观我硬朗单薄的耳朵
睡成婴儿的模样
如果一切在母体中已经成形
躯干,灵魂,以及前行的秘密
我还痴痴,痴痴地躲在,下一段的对白中
被一群无知的唾沫锤炼
我不知道绕行我无法免疫更只能如此
在混乱中痛哭着叫嚣摔打
在谎言中固执地守身如玉
可怎样才能过去
让燃烧的火苗遇见水
让哭泣的心灵触到你
让冷静穿越肤浅的毛发
让眼睛记住真实的世界
让一切发自内心
我们衣不蔽体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程琳,男,1974 年出生。有诗歌作品3000
余行发表于《长江文艺》、《诗歌月报》、《新
诗人》、《青春诗歌》等杂志,曾获冶金文协铁
流文学奖、湖北省产业文联楚天文艺奖,入选
《长江文艺60 年诗歌》、《2011 年中国南方
诗歌年鉴》等选本。现供职于武钢股份冷轧
总厂综合办公室。 

 

 

大车装满干草


大车装满干草
马达声高亢嘹亮
钢铁的心脏突突、突突地跳动不止
在田野上引起回声
这是江北公路
收割后的田野一片空旷
乡亲们看来不打算丢下
土地上生长的一切
轻而松脆的干草丢在车厢里
镰刀的茬口上闪着白亮的光芒
秋阳暖照
北雁南飞
大车来回奔跑
这么多的干草
是否都会派上用场?
动用大车是否划算?
人都有痛恨自己无用的时候
只要想起江北公路
我就原谅了自己
也原谅了这个世界

 


是时候


是时候我也会老去
是时候我也将步履蹒跚,白发苍苍
颤抖的手握不住一缕微风,一颗饭粒
是时候我也会老眼昏花
忽而看到身后,忽而看见从前
是时候我茫然地走到大街
与热闹隔着一个影子的距离
好像一个烤火的人,害怕被火焰灼伤
是时候我遇到很多很多年轻人
他们侧着身子,生怕把一件宋朝的瓷器碰倒
是时候她来到我面前
笑靥如花,面容姣好
依稀仿佛我曾经暗恋过的老师
表姐、低几个年级的同学
相错的火车窗口惊鸿一瞥的女孩
是时候她告诉我我需要好好休息
需要一张舒适的大大的眠床
(为什么要那么大?)
是时候我的思绪已不再在大和小上浪费时间
是时候她骗光我一生积蓄
是时候,我发出孩童那样持久、清亮的痴笑
拉着她的手说:
“谢谢,谢谢你,
让我有了如此完整的人生!”

 


空气中的水。玲珑的琶音向上流淌。
蝴蝶越过院墙,停留在阳光斑驳的低处,
陷入冥想。
盛夏的爱情躲在角落,偶尔驾临。
未必真咬。袅袅的回音消失于水声,
和草木的气息。
“躺下了就没有爱情。”
你不胜其烦,同时自得于这样的句子。
在最初的怀想,和第一个梦的间隙,
月光像藤蔓一样爬上窗沿。
各种虫子,都是多余的。
挨个儿听过去,没有一样合心,
不是太深,就是太浅。
坐在风打算偷懒的地方,
你看到天空,实在太空旷了。
大雁还在路上,但已没有什么人,
可供思念。除非,
真的可以思念。
你无法抵御的这个秋天,
不热,也还不冷。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亦来,男,1976 年出生于湖北枝江,现在
武汉某高校从事编辑出版工作,比较文学
与世界文学博士。20世纪90 年代就读大学
时开始诗歌创作,90年代末作品陆续发表
于国内文学刊物。

 

 

 

 

山顶望雪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歌德《浮士德》


1
其实山脚下有雪,是一床破絮,
盖住白桦树瑟瑟发抖的足跟。
枝桠交错的天空蓝得晃眼,
黑松鸦投下的墨迹,像履历上的污点。
松软的雪记录下一辆车的疲惫,
在下午,陆续释放出十多个南方旅人的讶异。
他们在雪中嬉逐!在风中尖叫!
何曾料到在群山沉默的睥睨中
空洞的抒情只能换来虚无的回声。
是的,这里是北方。
记忆中的熙攘被阒寂的松脂裹紧,
往昔的绿是黑的。而黑,却又是白的。


2


调皮的上山路玩起了捉迷藏,
这实在考验驱车人游戏的经验。
他开得飞快!车辙顺着山势逶迤
仿佛一只拖着狼毫的风筝。
随着海拔升高,身体渐如飘尘,
耳鼓薄作思乡一纸。
中途又下起了雪,无数的轻盈
把扑朔的沉重又增厚了一寸。
雾若无其事地浓起来,像坦荡的阴谋。
它让车停在重重心事之中,
以浃髓沦肌的寒冷,让一意孤行
跳出车厢的人醒察性格的刚愎。


3


但山顶却是望雪的佳处!
一望无际的砂糖挤出了风景的蜜,
周围群山如吮奶的婴儿!
这白雾,分明是雪绵柔的呼吸!
它荡涤万物在时间中的偶然,
再交付给雪,复原它们本来的形状。
何妨卸下卑微以观远景!
云朵在天穹铺下另一片雪野。
山坳间的枯树是悬空坠下的水晶耳环。
又何妨扔掉羞怯以睹近人:
飞扬的雪落地成镜。
它和另一面镜子竞相邀宠于娴静的窈窕。


4


没有准确称谓的她只顾拨雪前行
浅浅的脚印并未给美造成伤害。
她拾级而上,踱向山巅,
剔透的雪人仍试图拔高自身的纯洁。
这让她的尾随者自惭形秽:
此时何必迁怒藏污纳垢的世界!
去找那群山环抱中的一弯湖水吧!
她笑着说看到水波荡漾———
恍如清澈只为清澈拂去面纱。
而尾随者只见迷雾,却又心中暗许
她的慧眼:那阵阵涟漪
如何能拒绝纤手与朱唇的向导?


5


幽蓝的天色沁入走神的雪,
漫溢的激情仿佛受惊的水母。
一队旅人因流连重聚为整体,
把雪地上的碎影收入行囊。
下山路永远比上山路简单,哪怕是
把困顿的收拾甩给山底的漆黑。
其实山脚下依然有雪,蜷在风中
像等待柔情的猫科动物。
当然可以追随远处村庄的闪亮,
用撕心裂肺的光照,温暖
它冰凉的皮毛和一路的颠踬。
可离开后,谁是生活历险记里的维吉尔?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小箭,本名郑建,1977年生于武汉,武
汉钢铁集团公司工作,出版有诗集《消
失的瞬间》。

 

 

距离


一个人时
我害怕空旷的场地
我害怕有人来
摆一把椅子
他可以运来水泥,沙土,甚至钢筋
可是他搬来一把椅子
小心翼翼的坐在上面,眼光
温良和安顺
他不理我
有时候他也会说
你怎么会
也在这里

 


小箭箭哥哥


回忆时
我爱抽烟
我把烟点燃
对你说就叫我小箭吧
叫小箭箭哥哥也行
一晃
就是半年
那天在厨房
我从后抱住你
你突然叫我
“箭……”
像一个陌生的女孩
扔给我写满字的纸条
而叫我小箭的那个女人
在我们身边

 


出走


父亲失踪了
据说是出走
整整一天
他养的吊兰怏耷耷的
我浇水,剪枝
看着母亲慌进慌出
絮絮叨叨不停
她说这老家伙
死了倒好
下午父亲回来
说是回家路上
走岔了路
母亲像在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突然显得那么苍老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许剑,1978 年生于武汉,有诗集《古田四路》。

 

 

小神仙


三千大世界,我只是这
一隅的守护神
两幢楼之间,便可见阳光。
小轩窗,旌旗飘扬
正梳妆,香烟很香
俗就俗吧,人有大欢喜,我有小忧伤。
佛陀都是胖子,那帮
昔日同窗们,几辈子吃斋
个个浮肿得很。
开口聊哲学,闭嘴谈信仰
切莫道我太沉默
或许是惜语如金,但
主要是无话可讲。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如果有必要,我宁愿立马
涅槃一次给你看
以便证明,我所说的都是
好话,是普善清心咒
如果有可能,我更想将自己
打包付寄
似一件笨拙的礼物呈现于你眼前
突然吓你一跳
只是以上两点
都比较矫情,所以
我这肥胖多汁的肉身
只能为你一次次裸露
徒劳的臆想一场
相隔千里的完美性爱
唉,实际上,作为降临于这
尘世的最后一个尊者
作为观自在菩萨绝育前
产下的最后一枚葡萄胎
我不曾降过龙,更不曾伏过虎
一直活得忒他妈小器

 


如梦似泡影


如你所知,我就是那个制造漩涡的人。
那个黑作坊的合法主人。
我有病,但一直没有时间治
还有点儿结巴,间歇性的。
现在我站在,这条再熟悉不过的大街上
阳光刚刚开始明媚起来,
机械发出的声响涌动四周。
而人们普遍沉默,像是一票群众演员
正蹩脚而走。

 


分手


你说,这是最后的晚餐
去瓦萨奇吧,吃完最后一块鱼嘴
我们就可以正式决斗了。
为此我还特地温习了
金钟罩以及空当接龙
而后来的情况是,我们跑去菜市场
看杀鸡。攥在你肥胖的小手里
一直虚汗不已。

 


上一篇:中国都市新生代·北京诗群
下一篇:中国都市新生代·深圳诗群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中国都市新生代·武汉诗群]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