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文学奖 >> 获奖作品 >> 浏览文章
获奖作品

钱玉录作品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6年06月05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钱玉录作品

 

钱玉录《老六》《南海子诗抄》(诗歌)2006年第7期

 

南海子诗抄

 

老六

 

向沙沙介绍鸽子

比乌鸦小些

鸽子

一对翅膀两条腿

家养

会飞

羽毛以灰、白、黑为主

那年你在昆明双桥新村租住的层楼上空

你也见过 沙沙

那时的你 或许

或许正忧伤着

十七岁的小姑娘

又没上过有关动物学的专业课

就忘记了深究那鸟为何鸟

其实

它们就叫鸽子

怀念小狗“蝴蝶”

告诉你

去年你不小心撞翻的那盆花呀

今天

它开了

坐在这个下午怀念你

蝴蝶呀

阳光依旧

天上飞的乌鸦与地上跑的乌鸦依旧

花柯这个小地方的人

这几天呀

都知道了

11月21日早晨

你横穿320国道时

出了车祸

傲慢

地里的这些白菜们

在这个雨季的阳光和雨水中

使了劲地疯长


 

离它们不远处的另一块坡地

包谷和大豆

一脸的不高兴

4月17日晨大海哨听鸟

一只鸟与另一只鸟

一片树林与另一片树林

一声鸟鸣回应着另一声鸟鸣


 

两片树林中间隔着半坡长出嫩绿青苗的玉米地

两只鸟的唱合声之下

坐着4月17日初夏的这个早晨和我

顺风旅店所见

深居小镇一角

顺风旅店

商住两用的三层小楼

水龙头共用 厕所共用

三五个女孩长住 身份不明

五十米外就是国道320

客人们来自五湖四海

老板娘拎着带“喜喜”字的暖水瓶

三岁的孩子背在背上

此时她站在三楼半开的门边

和门内的客人说笑着

背上的孩子歪着她三岁的小脑袋

被下午5时的阳光照着

什么也没想

给艾泥

需要怎样的固执

才能让石头开口


 

这样的下午平静积极

就着阳光 万物向上


 

山坡上 两匹白马正在吃草

主人躺在不远处 已经睡觉


 

移步肉心的辽阔

谁让自己的梦无边无际地铺张


 

此时 语言的蛇吐着怕人的信子

石头起身 秩序呈现

和女儿在一潭泉水边

此时

世界是她的

六岁的她是快乐的


 

她对着泉水唱起了歌谣

骑上我的小红马……

草原就是我的家……


 

一片月光的孩子

她专注一潭泉水的清

她侧过身叫我看她泉水中的笑

大雨就要来临

大风从大海哨以东席卷而来

雷声滚动

凌晨一点的夜晚被闪电撕开

大雨就要来临

三只蚂蚁妈妈长得漂亮

而父亲不失为一条汉子

它们撤离,有条有理

就在此时的闪电下,我看清神的面目

比白天真实

没有打领带,穿意大利皮鞋不会唱流行歌

他站在离我十步之遥的窗外

有点像我兄弟了……


 

“大雨就要来临”

我对身边醒来的妻子说

到站的旅客

长途客运站门口的公用电话旁

二个来自四川某地的年轻人

十七八岁的青春和简单的行李

一下子让这个城市开阔起来

一个站着 笑着 一脸的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另一个联系着接站的同乡

……二娃子,我老汉叫我来找你

我和大娃子到了……

冯琳医师的外套

下午五点三十分

一天的工作结束

冯琳将外套脱下

挂到办公室的门后

白色的大褂 朴素 安静

仿佛夜晚的一片月光

从最高处下来

一声不响

在母亲坟前

如今 您躺在这里 长眠此地

已经不知道我是老六 他是玉辉

丽芬背着的是您三个月大的小孙女禾蔚


 

11月16日 天气渐渐地冷了

小禾蔚正在一天天长大

母亲啊

要是您知道现在是冬天

会有多好

夜晚的一只蝴蝶

这是夜晚

一只蝴蝶来自我屋前500米外的树林

它越过一潭比庄子还老的泉水

看见我屋里还亮着灯光

就飞了进来

那时我正在看书

当我看完上一页 刚刚翻到下一页时

它便落了下来

挡住了我要继续看下去的一些文字

我不得不伸出两根指头

将它拿开

抬起头来看见墙上的挂钟

才发觉自己看书,在当代的2005年

不是一个书生

长安楼的姑娘们

偶尔的时候

她们咽下30片安定

她们想睡着 想忘记过去的一些什么

包括明天早上的太阳

这些孩子们已不小了

来自各省

她们讲着各地的方言

很多年前已经失身

在长安楼

她们谁也不会笑谁 谁也别想笑谁

凌晨一点 她们集体喝醉

在老板街骂人 打群架

为了所谓的“爱情”

要集体自杀


 

河水太浅 夜太深

当阳光每天8点30分准时抵达

长安楼的过道上时

她们还没醒来

她们还在梦中争论“婊子”的一些做“人”之道

这些可怜的孩子 这些沉鱼落雁

的姑娘们可怜她们要用睡着

来抵挡这恶梦般的白天

她们不像你们

白天要上班 接送孩子

买菜 签字“同意报销”

她们高蹈得很

她们对待生活的方式多种多样

晚上7点30分新闻联播一结束

她们就对镜勾描 打扮得入时入流

说着笑话 开着玩笑 谈论着性

相互传递着零食 此时

对于她们 一天的生活才真正开始

她们说:“人生就像口香糖

嚼淡了就吹泡泡玩”

一个泡泡接一个泡泡的破灭

就像长安楼的男人们

一个比一个

好玩

无事的下午

一些阳光从这个下午的屋前移过

看着这条悄无声息的虫子

蜕变 舍去 侵占

我几度伸出手去

试着

想挡住它

它却固执地将我引领到

妻子6时30分的

饭桌前

早晨朋友的一个电话

早晨七点四十分

正和女儿坐在李老汉早点铺吃早点

朋友熟悉的声音穿过八月的阳光

突然来到

这二十年不变的友谊

加上一碗二元钱的炸酱面

世界的纷乱

一下子让给了活着的秩序

挂了手机

我和女儿摸摸吃好的肚皮

她去学校

我去挣钱

黄昏 站在楼顶的一段时光

没有什么

我不是那种登临便发感叹的人

现在 我站在这幢楼的顶层平台上

是因为 走出门来

发觉自己既然可以上来

我就上来 此时

太阳正在落下

我一生中的这丁点时光 注定要在此度过

我来不及有更多一点想法

下面已经有人在喊

“老六,下来,我找你有点事。”

我便答应着离开

 

立    春

 

立春和我

和午后这些散漫的阳光

和朋友打来的电话

和檐前这对翻弄着旧巢的燕子

和六岁儿女的假期作业

和屋前这一潭比庄子还老的泉水

和山坡上吃草的羊儿

和更远处的森林


 

桃花已经开放

蛇将要醒来


上一篇:给你掏心窝子的人(短篇小说)
下一篇:王祥夫作品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钱玉录作品]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田冯太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