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1984年第6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1984年第6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北方三首

——陈放

遥远的北方有一棵白杨

留着我圈圈清晰的年轮

它以年轻的真诚呵

一次次复述热爱生活的主题

——題记

 

马背学步

 

不知道从幼年哪一个梦起,

我向往着骑马在草原上驰骋。

 

命运,奇迹般地

使我成为马背上强悍的主人。

马背学步,不能怯懦,

不能有太多的顾虑,太多的谨慎。

马是倔强的呀,只有勇敢者

才能检阅原野和大山的飞奔,

迎接无数个铺开霞光的黎明

去逐渐拉直阳光的金缰绳。

 

每天,汗水淋漓的热情,

驱逐着精疲力竭的幻梦。

马是通人性的呀,总是四蹄刨地,

仰天长啸,行如飞,停如峰。

在马背上,也只有在马背上呵,

我感到青春盘旋着前进。

 

……或许从学会骑马的那一天起,

我懂得了生活是可以驾驭的。


尽管额上留块疤痕,但我知道

马对驭手的感情也是很深很深的呀...... 

 

灯下夜读

 

能睡百十人的长炕,

用木箱和旅行袋间璧;

一盏墨水瓶做的油灯,

天天把黑夜

凿开一个淡黄色的窟窿。

 

夜晚是属于我们的呀,

你俯在炕沿,我倚在箱角,

听窗外风裏着雪浑厚的旋律,

油灯,铺开一条金色的路,

走来了屈原、李白、普希金……

 

也有笔和纸的摩擦声,

一夜间它们能交谈多少话呀,

关于历史、现实和光荣的人生……

访佛思绪都扑打着翅膀,

飞到纸上了,融进一团光明。

 

由于充实,黑夜缩短了。

……经常地,当时间

在闪烁中悄悄滑进曙色,

我们凝视书页上淡青色的矇胧,

总感到有一种清醒的欢乐。

 

怎能不记住这些夜晚呢?

油灯下,心是一颗露珠,

向光明飞去,在绿吋上滴着晶莹;

油灯下,我们愉快地接受了

黑夜给青春的启示和馈赠……

 

一个马夫的画像

 

夜,静寂的草棚,

静寂中只听见马群的鼻息。

一个马夫,两髯霜白的老人,

草绳紧束棉衣,

轻微的咳嗽声接连响起。

 

每匹马都能辨出他的呼吸,

我到现在还叫不出他的名字。

历尽岁月严峻的筛选,

他很老了,象一个快结尾的故事。

从黎明到黑夜,在马棚里,

他佝偻着腰,默默伴着群骥。

 

他矜持,他忠厚,从不述说

当年千里抓寇,刀光剑影的传奇

只知道每年清明他都带着酒,

前往几十里外的无名烈士墓地;

只记得从省城来过一个局长,

临别时庄重地向他敬礼……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马夫,

一个忠诚得忘却了功劳的战士。

生命在平凡中延续,

平凡本身就是生活重要的砝码。

有人忘记了他,但他在世界上

却是坦然地留下了自己……

 

高原雨

——石光华

 

没有躲进低矮的茅檐

没有挤在一角古老的灰暗中:

战栗着,互相温暖荒草般的记忆

高原,站立在无遮拦的天空下

把岩装凝固的肌肉,火焰凝固的肌肉

把男子汉紫红色的心

向一个渐渐激动的季节裸露

滚动的雷,象击响远古的铜钟一样

在高原的胸璧上

轰响一支召唤着森林和流离失所的土地

召唤着金马与碧鸡长啸腾飞的角号

透过闪电撕开的梦

你因久久瞻望而充血的目光

溶化在远方喷薄汹涌的日潮之中

于是,你幸福地让滂沱大雨冲洗着全身

象泼水节红光满面的小伙子

象接受祝福和爱情

隆起的脊背,悸动着青春的力

 

那个梳洗着长发的女子醒来了吗

那个诉说着苦难的阿诗玛笑了吗

一千年疲惫地偎依着高原的头颅呵

沿着上升的风

沿着马蹄踏出的伸向云层后

那蔚蓝色希望的石梯

扬起了,一个湿漉漉的笑容

飘散在注定了要盛开着杜鹃花的土地

沐浴星星般透明的雨吧

玛瑙被洗得鲜红,灯火被洗得鲜红

而心象太阳般灼烫的紫红色高原呵

为什么却在茫茫的雨中

大笔抹出一大片一大片生机勃勃的

浓稠而温柔的翠绿



古战场外二首

——范方

 

倚夕照,小立窗外

望雁字斜处

如见金戈铁马

脚下

是峰火冶炼过的土地

每一寸,仍可触及

故国的心跳

而我的眉峰之间

霍然成万夫莫敌的关口

西对飞沙,东向惊涛

飒飒朔风在城堞上

跌落无数残甲

啊,小立窗外,送别夕阳

不为"一种哀悼

只听历史的血廊

滔滔不息

 

月下箫

 

忧怨而悲壮的箫声

仍测不出

历史的深度

此刻有多少朝代

簇涌在

月下

瞻望

千里浪花

一时竟凝成

满园秋葡

哎,弄箫人开启的

六个窗子之外

湿湿秋声

已是 

另一种天籁

 

风化石

 

不再拔地而起,不再

涌动千种雄奇

铁关

泥土

本是一个名字

当人从这儿踏过

一脚便起

峰烟

 

赠你外一首

——张诗剑

 

赠你

没有玫瑰和剑兰

没有钻石和金链

没有霓衣和玉璇——

你喜欢上元的灯影吗

,你喜欢夏夜的萤火吗

你喜欢中秋的月光吗

还是中意雪里的蓝天?

也许你爱山溪的青绿

大海的湛蓝

田园的苍翠

或爱七彩的虹练?

不,不

这都不是我的心潭

赠你只有一行行诗

和那发自目光的心电!

 

受骗

 

你受骗了

还迷恋对方甜蜜的言语

只想挽回损失吗

那只能加深你的伤痕

不如起来把抗争

撕下骑子的微笑

戳穿狐狸的假面具

冲破迷魂阵

把自己从骗局中解放出来

或者咽下眼泪

背向骗子

迈开箭步

朝向晴朗的天空走去

 

丝绸展销厅

——李得

 

机声已成为色彩

轰隆隆地点缀着大厅

明亮的橱窗

向世界显耀着

一部部关于

东方蚕乡绵绵的史书

那来自远方

黄色的黑色的视线

热烈地编织着

绸缎般柔软的

惊叹和欢笑

漫漫,漫漫

丝路自远古通向今天

丝路自东方通向世界

高大的展销厅

一个套色的逗号

点在走向未来的路上

今天

这个磅礴的时代

一个年轻的营业员

微笑地?

在整个世界面前

丈量着

一个民族三千年的骄傲

 

热烈的黄昏小路

 

我们的相会

总是在黄昏

脚印穿起了一串

属于黄昏的绵绵时节

你玫瑰色的发结

飘动着大胆的温柔

情感开始无顾虑地

在我们眼里重叠

尽管是在黄昏

尽管机声已栖息在厂房

而我们的工装和翻毛鞋

开始交响起

机声般热烈之笑语

我们就这样地


散步在厂区小道上

尽管道旁的花圃

在黄昏里显得朦胧

当你交谈起

你又一次荻得优质能手时

我发现

黎明正在你两颊上升起

 

我们纺织自豪

 

说起来我们有点自豪

机声和心的频率

早已共鸣在青春筑起的厂房

V

花样板静静地泻下了

黄河般磅礴的图案

梭子热烈地创作着一首

新旋律的丝绸之路进行曲

在织机前后的机廊上

我们巡回

检查着属于我们自己的信誉

在我们的面前,不再有

孤独的驼钤和愁眉的芨芨草

我们自豪地纺织

纺织长城,黄河,国徽

机声

是我们用桑林翻幕般的声响

唱出的属于东方的抒情曲

在这条我们织出的丝绸路上

我们将会

高举着印有长城的名片

走向埃弗尔铁塔

自由女神,金字塔

和几百个城市

为我们筑起的精美的广告

 

妹妹

——樱子

 

大声地唱歌儿

大声地议论

甚至,大声地哭泣

小小的五人王国

一个骄傲的公主

一个普通的车工

因为她的缘故

游标卡,光洁度

变得神圣

机械专业的电大生

弹吉他,让忧伤的野鸽子

也变得欢快

集邮,用4.5倍的放大镜

破译每一牧小小的秘密

在年轻的视平线上

写意地涂抹假日,约会

象大片大片的阳光

涂抹月牙色的肌肤

和火辣辣的笑声

还溜冰,打羽毛球

躲在被窝里

揶揄涂指甲油的女友

傍晚,夜

美好地飘临

我们议论着

飞机失事

洗衣机的更新换代

同时期待着

说不清的一点儿不安

终于,妹妹说 、

她要结婚了

(野性的瞳仁里

此刻波动着

一泓柔柔的月色

一片圣洁的初恋)

生孩子,操持家务

向自动化流水线

出示三年学历的文凭

女公民的义务

是沉重的开放绚丽的凋谢

你想过了吗,妹妹

妈妈无声地哭了

尽管她知道

那个腼腆的板金工

是多么爱她的公主呵

我的妹妹二十三穸

一个普通的

中国车工



我的书架外一首

——清华大学 张红

 

世界

立体地平面地宏观地微观地

排列于是

我的眼睛

有了高高低低的台阶

我不怕承认

路很远很远

我不怕承认

我一时的胆怯和懦弱

我知道我将跌倒

但决不会回头

 

我的书架

是许许多多岁月填满的

我不能让它

再一次被忘却

书架

是一个严肃的空间

也有它溫情的角落

——

书的夹缝之中有一瓶

珍珠霜

大部头的词典里

我悄悄夹进

两张粉红的电影票

我的书架

就是这样铺开的路

我的步伐

就是这样近出去的

肃穆而轻松

沉重而愉快

蹒跚而坚定



父与子

 

王府井大街,一位父亲把儿

子扛在肩上……

 

为了阳光和究虹

首先照亮纯真的笑声

为了童心

不会遗失在

熙熙壤攘的人群脚下

父亲

用两只粗壮的胳膊

举起了儿子

 

于是

父亲的肩头

成了一座慈爱的安全岛

父亲的胸背

抵挡了拥挤和冲撞

父亲的话语

为儿子徐徐翻开

一车立体的小人儿书

于是儿子长大了

托扶中凝聚力量

前进中捕I获信心

舶簸中体味艰难

儿子

就是这样变成父亲的 ?

 

只要有阳光

只要有人行道和冰糖葫芦

就一定有父亲和儿子

就一定有父亲和儿子构成的

希望的金字塔

 

我的小山村外一首

——云南大学姜大才

 

即使再过一百年

乡村也不会飘移

河流从天空下滚过

河中有银白色的鱼

山路象红飘带

伸入炊烟浮动的山野

亲人们赶着牛羊回家

唱起古老的歌曲

 

云彩旋游去了

桑树做着好梦

月光中,一串珍珠

落在天井院里——

“明年回家来,

可能还会见得到你。”

 

草木、青山、闪闪的蓝天

一齐沉默在牛奶似的空气里

我走了,走了呵

田边的棕榈树

目送汽车远去

 

秋天

 

又响起串串风铃

满山都是苞谷林的黄金

背呵背呵背呵背呵

送进碾房送进酒厂送进农舍的小

木甑

屋檐下冒出甜味的烟

宝宝已经睡醒

散发着甜白酒味的芬芳

正潺潺涌进村里

竹林又梦见昨天的开心大笑

开心的笑象洪水象太阳象钢琴

 

周末

——昆明师院 彭国梁

 

我们的日子

象床头那本舒婷的《双桅船》

这一天

排得挤挤的课程表和晚自习

终于从时间的桅杆上卸下来了

 

该干点什么呢

取出外语磁带

按动键钮让音乐流出吗

不蓝色多瑙河太平缓

冲不掉脑袋里堆积的——

术语思想内容艺木特点

洗洗穿了一周的衣服吧

让五月哗啦啦的风

抖落满身的疲倦

 

周末的桅杆上

挂着我们密密麻麻的安棑

上街买几本书

看看施工中的文化宫

又增加了几层

找当了工人的中学同学

聊聊互相都感兴趣的事儿

如果大雨骤降

就靠着被子补看一周的《参考消息》

 

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希望

周末这面小小的帆

能载回一些更多充实的记忆

够我们咀嚼到下一个周末

 

黎明时的大学生

——华中师院 叶青

 

从不同的角度醒来

寻找工具

一群群新鲜的梦飘出夜晚

在他们肩上飘成青春的火焰

迎着太阳

他们走向同一条地平线

歌声按太阳的节拍响起

召唤树林里的小鸟

飞出来歌唱

 

神经在每根头发

每个毛孔里延伸,捕挺着

充满寓意的色彩、线条和音响

走在母一条路上

他们评判着路标..

晃动着细嫩的双臂

从来没有考虑姿势

他们坚信

一个点,一个圆,一枚青果

也能长成一个鲜红的太阳

由于他们的解释

大地和天空,眼睛和太阳

有了新的关系

 

他们走着,唱着

因为对时代信任而哭诉

因为有权力奉献而欢歌

在太阳的光环里

象血液朝着需要力量的地方流淌

单个的背影渐渐模糊.

溶成一片,落进

古老的东方的黎明


 

在大街上,在田野上

老牛的眼睛在发呆

刚学步的孩子

学着他们的样子扮着鬼脸

这都不用顾及

在这年轻的土地

无论是赞叹,惊讶,还是责备

都是在歌唱这群

走着唱着的大学生

 

关于树

——吉林大学 鹿玲

 

在没有浪花的土地上

鼓起哗哗作响的风帆

与春风涨潮般拍打海岸

树,便开始了没有海浬

可计数的航程

是树,就渴望果实

渴望七彩的旋律

集合起所有的枝干作为桅杆吧

苦涩紧裹的记忆

也能萌动绿色生机

每棵树

都度盖着属于它的

一个斑驳而隐秘的世界

每片绿叶

都网络着流动的渴盼

毕竟,并非每一条枝干

都会有金桔的闪罐

于是,秋天属于果实

也属于不曾开过花的树

当盖涩的绿叶

因苦恋而开放

当沉思的树冠、

为长久的憧憬而燃烧

秋,便异样地辉煌了

我真想知道

所有的生命都冬眠后

清冷的月光里

那心形的叶子

是怎样飘飘地掠过雪野

到春天去的呢

象鸟儿,还是象蝴蝶.

 

——安徽师大 石玉坤

母亲

盘坐在蒲团上

那双结满老茧的手

托着金黄的秋天

在筛

阳光

把她嘴免的微笑

镀成永恒

太阳也是一朵成熟的微笑呵

母亲,我给你摘来把.

放在你的筛子里

你定能筛出

一串珍珠似的日子

 

鹰岩

 

——绍兴师专 洪卫标

 

兀立群峰之巅

任落日在肩上作窠

大地在脚下沉浮 "

朝饮甘露,夕餐暮风

岁月因你而丰富

人生因你而昂杨

一只鹰的天然雕像啊

无论谁,只要望你一眼

心中便会升起飞的欲望

 

母亲的生日

——东北师大 李梦

 

明天,是母亲的生日

一个六十岁的老人

颤抖着撕下作废的日历

她划了根火柴

象童话书里的孩亍

点燃了纸片 .

又默默地望着——

似乎回到遥远的过去

她的身影又瘦又小了

明天,是母亲的生日

我将给母亲以十倍的糕点

点上长明蜡’

在一小杯鲜桔汁里

稀释她的疲倦

背她到沙发椅上

铺一层厚厚的海绵

我要跪倒在母亲面前

捧上一碗寿面

说一声:

原谅儿子吧,

妈妈!

 

初春

——黑龙江大学 杨川庆

 

我们跑向早晨

跑向早晨一样清新的季节

腊梅花已经说过了

达子香却在热烈地诉说

我们一步步捡拾着欢乐

心也是花朵

说过了还要说

杜鹃不是童话是历史

是阳光般炙热的记忆之火

燃烧着充满思念的岁月

穿过流淌着的小河

我们来到铺展着的春天

迎春花高兴地站在那里

牵系着我们的目光

欲说不说,欲说不说

 

台风过后

——兰州大学 菲可

 

没有一个时刻

象台风到来时一样

无数躁动的橄榄树

在南方的海岸

和香蕉丛,和橡树和

无数叫不出名字的树木

组成热带最庞大的家族?

抵御着来自海洋的风,

抵御带来崩塌的疯狂


一阵阵暴雨淋湿了

来不及归去的姑娘

淋湿了田野和

晾在阳台上的花手帕

风雨中停泊的船只

东零西散

仿佛一面打碎的镜子

五颜六色地表现着扭曲

只有阳光那一只柔软的手

从云中

从天空的背后

扶起一片片倒伏的树林,村庄

和海岸线上每天表示着

平安的灯塔

 

农舍之夜

——安澈师大 方文

 

夜静錚

象他身旁搖篮里刚睡的宝宝

 

凝起眉峰

托腮沉思

庄稼汉的双脚踩过五千年羊肠道

攀登知识和历史感

五千年没有灯的乡村啊

他寻找一盏灯

 

年轻的妻醒过来取笑——

“新官上任三把火”

他就是当代燧人氏

从那密密麻麻的铅字

探求火的源种和

关于一盖灯的诞生

他要用这盏灯

照亮祖祖辈辈的憧憬

 

夜靜静

天幕。圆月和繁星

交织一幅美丽的图景

 

远方,有一座山谷

——哈尔滨师大 潘洗尘

 

远方,有一座山谷

石头和树都在默默地记录

一个又一个早晨,阳光

在这里重复着立体的构图

山谷啊——山谷

你很远很远吗?云雾

正涌动着耀眼的思绪

 

远方,有一座山谷

伫立的梦幻在缓缓地倾述

一个又一个记忆,时间

过滤着季风般旋转的季节

山谷啊——山谷

你是我心灵的歌,投进了

群山的交响曲

 

不落的星星外二首

——胡圳11岁

 

星星们回家了

可是

有五颗星星

永远不落.

一颗是大星星

四颗是小星星

 

山公公

 

雪山公公

心里的高兴真多

一只眼蜻

笑出了长江

一只眼睛

笑出了黄河

 

彩色的茧

 

天真冷啊

我象一只蚕

膝头紧贴着肚皮

被窝是只彩色的茧

啊,不,不

妈妈才是真正的蚕呢

被子是她一针一针缝的

 

溪池渔歌外一首

——刘瑛14岁

 

缓缓的渔歌 ,

把早晨的太阳

唱到了湖心

小小的渔船

喝醉了酒

摇摇晃晃

顶着舒服的红伞

 

船尾的太阳花

摇摆着

船头的小姑娘

早就撒下了网

 

夏夜

 

夏天的晚上

我等待着

因为童话上说

这时候有夜莺来唱歌

 

树上的叶片睡着了

不再沙沙地响

月亮悬在枝条上

也不再游荡

 

纷纷扬扬的细雨

踏着急匆匆的脚步

赶未了

吵醒了枝叶和月亮

虫儿也开始大声叫喊

一起快乐地歌唱

 

什么是夜莺

我不知道

但是我相信了童话



第七个秋天

——楼冰

 

第七个秋天

孩子们一起

从摇篮出发

拍打着小书包的翅膀

 

书本

如花瓣一样

在他们手上绽开

伸展着他们的目光

 

他们曾蹭开被子的小腿

开始更有力地

走在语文和算木的习题路上

 

走向北极圏

走向父亲母亲到过的地方

走向他们没有到过的地方

 

去承接

未来放在整个人类面前的

重量

 

弓与箭

——唐元峰

 

我是箭

——妈妈

驼背的您是张弯弓

把我弹射出去

 

路在箭尖的方向延伸

背后是弓的热望与督促

弓忍受着寂寞

期待着远方的歌

 

溪流

——定明

 

我是一条浅浅的溪流,

大地背负着我向前奔走;

日月星辰使我光彩熠熠,

沙石泥土造就我的歌喉。

 

高山丘陵都存为我引路,

蜿蜒明秀、千里畅游;

树木小草是我们的真挚明友,

绿叶花瓣、倾心款留。

 

我要为它们尽情歌唱,

涓涓细语 永不停口;

我只冲刷那些尘芥污垢,

和泥土却日月同心,情意相投。

 

我是日夜潺潺赶路的赤子,

母亲正向我展开拥抱的双手;

我与千江万河齐声呼吼:

大海、是我们的源头。

 

选择

——易殿选

 

既然我选择了这片黄土地

萌动,吐芽以至生根

那么就拼命生长吧

让根的触须

坚韧地穿过粘土质的

地表,穿过沙层

伸进密集的地下水系

让弱嫩的枝丫

伴着我的忧郁、渴望

以及大胆而浪漫的幻想

疯狂地蔓延在天空

 

不是为了鸟的窝

不是为了洗涤疲劳的

那一片浓荫

我生长,信心十足地

丰满我的形象

生存不是.目的

从我身边走过的每一个日子

都将得到我绿色的祝福

我是一棵白杨树

我是这片黄土地

坚起的轰轰烈烈的风景

 

洗衣

——吴天

 

盆和盆挤

头和头挤

肥皂泡和肥皂泡挤

悄悄话和悄悄话挤

 

工作服搓出豪情

花衬衣揉出恋意

儿童装拧出顽皮

 

昨日随污水流去

今日被竹竿挑起

 

小院

溢出姑娘们的笑语

龙头

滴着星期天的韵律

 

云的蔷薇

——给一位台湾诗人

海抒

 

 

阿里山的云雾是你的诗吗?

云的蔷薇飘过,也沙沙有声;

 

海峡月是你搁浅的梦吧?

失眠的鸥拽着相思的纤绳;

 

有希望萦绕的地方就有心,

还唱那支歌吧:我们是龙的传人。

 

 

你也爱流岚嗡濛的山林,


蜻蜓翅膀上驮片透明的静;

 

你也爱听回声被深谷折叠,

然后再去看声音滴在崖璧上的血;

 

把窜来窜去的话用破雨伞遮盖

你怕它跳起来,去叫卖花的号外

 

瓦罐上的蓝釉说你瘦了,可别信,

有贞洁的海风在等你的笛音。

 

 

推你摇篮的风还在江南荷塘

蛙鼓声里流出一岸绿杨

 

太多的恍惚,太多的梦的驿站

尽头处总是一个褪色的像

 

母亲的泪眼象是孪生的月亮

想照你回乡,用了双倍的目光

 

月是故乡明呵,凝泪的琴上

你运弓,没有琴声、只有意象

 

无题

——裘小龙

 

你所认识的一切,

只是你所不认识的

一切的脚手架,

每天,爬上又爬下。

搬着一块块砖瓦,

从朝霞千到晚霞......

 

终于,竖起了大厦!

可你,只是不满地摇摇头,

又重新去攀登,

陌生的脚手架。

 

春夜

——戴达奎

 

春夜是多梦时节

繁星纷纷坠入我的梦境

家乡的老槐树下

奶奶叨落满腹故事

象摇落满树槐花

槐花和故事,一起

落满我稚嫩的心田

象星星一样闪亮和芬芳

 

春夜是多梦时节

春雨点点打湿我的梦境.

我听见布谷鸟在田野欢唱

象把我的乳名呼唤

我追逐着,一双小小的脚丫

在淌水的甶埂上拍达、拍达

沾满粉红和碧绿的春雨

也沾满“布谷、布谷”的鸣叫

 

春夜是多梦时节

花香阵降流入我的梦境

我看见蜜蜂在春野飞舞

金色的声音搂住花儿撒欢

就象我依偎在妈妈怀里

吐露只有她能听懂的呢喃

妈妈笑了,象花香一样慈爱

这溢自她心房的花香呵

 

春夜是多梦时节

童年在春天里悄悄长大

呵,但愿我的一颗童心

不要、不要从梦里出走

永远

 

渔船晚归

——叶曙光

 

舀一瓢水湖水

添一壶风光、

阿妈点着了炊烟

阿爹轻轻地摇着桨

 

女儿悄悄地伏在舷边

只有小船儿的波纹

在删改着倒影中摇曳的羞涩

还有那邻船的星光

 

涂掉多余的船

勾勒出一个粗犷而憨厚的形象

抹去眼亮的姐妹

等待着船尾夂盼的动向

阿妈故意埋头只烧火

让女儿的心曲

在火上沸腾

顶得壶盖儿悠悠响

 

阿爹看一眼手上的电子表

有意地醉晃晃

只见远处一支船,靠近

靠近,差点撞上了桨

 

燃烧的红月亮

——卢洁明

 

夜色开始包围天空

包围我和身旁站了许久的

苹果树

日光选择的道路上

所有的站牌终于变得模糊了

 

天空斑斓的壁画剥蚀

走远的细节重又开始变幻

.一种悄然生长的情绪:

正努力去跨越

老祖母玉簪划下的疆域

 

我站立着

举起纤弱的手

在你菱形的窗口,第一次

挂上一枚燃烧的红月亮

 

九月会

——杜永红

 

驰骋的駿马把赛马道拉直了

斗的牯牛把斗牛场撑圆了

姑娘们的舞步

被芦笙吹得收不住脚了 

九月的晴空

如蓝色的水晶杯 

被丰收的喜悦盛满了

 

来吧,老爹——

带着你新酿熟的米酒來吧

让你的银须在芳香中飘起来

一一昨天的折腾不会再回潮了

笑呀!大叔——



亮出你的新手表尽情笑呀

趁这时刻熨平额前的皱纹

苗家的岁月对准了北京时间

—是再也不会错点了

 

进城

——杨培勇

 

母亲小心地把旅费

缝在他嶄新的衣襟里

象把一辈子的宿愿

托儿子,带去那个

遥远的都市兑现

 

他踩着露水,踩着

那条漸漸被山里人踩宽的路

在交叉口,他搭上了

由乡下开往城里的早班车

 

从停稳的客车门口跳下来

从祖辈们藏在山务旯的梦中走出来 

他用父亲反复的叮嘱

去敲响旅社那高楼的大门

 

一位穿工作服的城里人

开门来抚摸着他的头

他的头——

属于父亲的骄傲

 

抿着甜甜的水果糖

嚼着脆生生的牛奶酥

他把山里的稀奇事

说得城里人眼睛滴溜溜转

 

小岛

——方文斌

 

大海中的

一个标点

航程中的

片刻休眠

默默立在

蓝色的海上

象插种的一粒芝麻

 

柴疙瘩

——江水

 

火塘里的柴疙瘩燃着

唱着一支自己编的歌

 

忽闪忽闪的火光

照出了老爷爷岁月的坎坷

就象春播时的土地

皱纹阡陌交错

 

无数柴草都烧成了灰

他仍硬朗朗地活着

一个个金秋被他赶了回来

路上印下了深深的车辙

 

久经燃烧的柒疙瘩呀

也象在对儿女们仅说

回忆和故事在燃烧

嘱咐和希望烤人约灼

 

他知道他最终将化为灰烬

仍没忘记教育后代热爱生活

就是做一颗小小的火星

也该投入燃烧的长河

 

银杏树的赠语

——韦锦

 

你告別我在一片沉默里

你走去的地方在一片向往里

 

而渐渐地,你的眼睛

将与天边的星星重叠在一起

 

我在这里,研究天空,研究土地

研究一个伟大的主题

 

为一个与春同来的微笑

我愿拼聚一生的努力

 

即使冬天再次下令

只让松树保留叶子

我也依然站在雪地里

我的爱情我不会遣忘

我的信仰我不会放弃

你去吧!放心地去吧

安慰我,不必用叹息

 

岛......

——乔大学

 

四面是水,

中间一片陆地,

——这便是岛。

 

它并不孤独寂寞,

浪花给新的港口铺展了航道。

野果在枝头上闪耀,

水鸟在崖边筑巢……

 

寂寞孤独的是山上昔日的残堡,

这里没有硝烟、没有风暴。

桅杆以森林般的手臂,

延伸着它的一片骄傲。

 

读《知识日历》

——董样云

 

唤醒了记忆

抛出去半生

找回来一个春的讯息

泪眼

楔进了蓝的天,绿的地

 

历史

由不得自己

可未来

却挂上了信仰的旗帜

象捧着一束娇艳艳的鲜花

象翻开一册沉句句的诗集

燃烧的心,缠满爱的思绪

 

翻过一页

也许又添一丝白发

但也多了一分中国人的骨气

 

不要说

青春已去

青春已去

 

教师的心

——罗士成

 

象抚摸着

祖国的一小片土地,

我抚摸着

孩子新交的作业。

该不会是欠收吧?

轻轻,轻轻,

扪着热乎乎的心

我走进田野......

 

大树

——林珂

 

伐木工人用电锯

拆幵一封封

从遥远的年代

寄来的信件

 

古老的大树

从断面 

露出了

历史加盖的

一个个邮戮

 

——朱亚楠

 

我默默地称着

你的重量

送进

信鴿的嘴里

于是

一个幻想的梦

向远方飘去......

 

年历

——龙彼德

 

大兴安岭的枝叶沉枳,

我踩着的是一本本年历,

有白头翁与黄鹂的鸣啭

有金丝桃与山杏的秀丽......

凋谢了多少秋月春花,

筛下的日影赛过珠玑。

我一步步向前走去,

踏响了多少记忆。

莫非踩着了谁丢失的欢乐,

竟弹簧般将我弹起……

 


上一篇:1984年第3期诗人辑
下一篇:1984年第10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1984年第6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田冯太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