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1985年第3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1985年第3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酒外二首

——陆萍

 

酒,很醇。

我醉了——

醉在大草原那一双眼睛

强烈而犀利,

抖落了我所有的不幸。

 

一种欲望——

带着冲动,

带着柔情;

我压抑着,把它

消失在狂放的诗韵。

于是,我没有睡去,

没能。

倾听着大西北深夜的狗叫

断断续续,一声,二声。

是的,那一天繁星很亮

我不知该做些什么,

是的,新疆的葡萄酒很醇......

 

赛马场

 

马蹄

烟尘。

浑黄的颤枓中

扩散着一千种亢奋多

我感受到一股冲击,

——很真!

 

摆脱生活的荒凉与寂寞

——就是厮拼!

 

友谊

 

一切又复归为平静

平静地等待

平静地相逢

没有焦渴与狂热

没有绝望与痴情

爱,从理智中脱颖而出

写成二个字

——神圣

 

花山崖壁画

——成林

女人是缤纷的色彩

是鲜红的浆果碧绿的蕨菜

洁白的茶花

男人是丰满的线条

是綳紧的弓弩锃亮的火铳

锋利的渔叉

岁月,这才气横溢的丹青妙手

将一个古老民族坎坷的历史

绘制成叹为观止的图画

悬挂在陡峭的山崖

 

就这样,一个古老民族的追求

犹如坚韧的籐葛

征服了冥顽的岩石

并且,在麂子绕开的地方

在每一条爬满苔鲜的缝隙里

繁衍成绚丽多姿的奇葩

风,无奈它何

雨,无奈它何

难有天神似的鹰隼

月晕般围绕着它

如同忠诚的卫兵

以犀利的目光铮铮作响的翅膀

守护着巍然屹立的灯塔

 

在这色彩和线条为时尚的年代

花山崖壁画

给人们深刻警醒的启发

生活不是廉价的明信片

也不是徜徉于湖面上的晚霞

而是旺盛的冷杉树

纵使面临梦魇般狰狞的深渊

依然挥舞着手臂

将艰难跋涉的开拓者迎迓

 

我是

——杨永萍

 

我是一棵果树

大地上一个

倒立的人字

没有走进果园和庭院

旷野的风

消瘦了

我年轻的日子

露出苍劲的信念

当南去的雁阵

在天空呼唤的时候

我把燃烧的信念

 

挂满枝头

三月

我渴望绿茸茸的爱情

把我不够丰硕的果实

献給大地

和馋嘴的孩子

 

——李晓松

 

 

拓荒者的脚印


写下一段遗嘱

后人追随它

获得一笔財富

 

 

路在你眼前的时候

你是一个悠闲的读者

路在你身后的时候

你是一个负重的纤夫

 

版纳的雾

——熊明生

 

黎明熟睡在里面

早晨躺在里面

只有寺庙的钟声在蜿蜒

匆匆的雨

又给它膨胀的速度

傍晚,牛钤甩出一串串音符

小路渐渐模糊

翡翠似的芭蕉叶上

晶莹地滴着版纳的梦

 

致银杏树

——杨振昆

 

我期待着你的果实

那一顺颗晶莹透明的心

纵然,绿叶会变黄

飘零,如金色的雪花

但经受一次叶落

便收获一次成熟

并且,树还是站着

根牢牢地恋着大地

 

哦,银杏树

除了果实,我深知

那苦涩的

是你艰辛的记忆

 

青藤苦瓜

——严谅

 

低头走自己的路


隔膜着不相识的时日

尽管我们都诞生在

同一个季节,同一块土地

那些被揉皱的穸月

和在岁月中挣扎的花朵

都被折叠在各自心里

 

请不要看我,一次也不要

透过篱笆的遮拦

等被风雨解释清楚之后

生命的果

才会炸开嫣红的心

来亙相慰藉

 

音乐

——刘世勤

 

切割凝固的时间

流过心中的田畴

如同初夏的黄昏

 

如冬夜的寒星

白光透过旷野

切切丝弦

组织激烈的进军

 

象细碎的雨露

流过少女的柔指

指点生活

 

清晨

——杜显斌

 

清晨,我仿佛

从轻音乐中走出

双手轻松得

象两副五线谱

每个指关节都能弹响

草尖上悬挂的露珠

幻想随意升腾

好象透明的炊烟

把霞光拽出

 

凉丝丝的风

吹过我的胸脯

啊!我高大起来了

衔接幻想与现实

在炊烟与轻风交叉处

让旋律紧张起来

用砂石撞击滚燙的汗珠

把指关节攥紧,再紧些

每道指缝都流淌咯嘣嘣的音

 

八条钢轨从十指间流淌

流淌我的立体交叉路

流淌我的复线交响曲

啊!人生纵横的列车

呼啸着驶出躁动的心库

 

街心裁缝摊

——徐德华

 

这里

是繁忙的城市

裁下的一角

一张台桌,一张笑脸

从街道拥挤的人流中涌出

为了不再象昏花的补衣衫

用细针慢慢戳着岁月

你们在街心

摆下了五颜六色的的季节

手中的皮尺细心地丈量起

生活和人们脚步的距离

然后用剪刀

裁出一片充满希望的土地

使每个寻找春天的人

在这里

都能满意地离去

这里


是繁忙的城市

裁下的一角

也是这城市的

全貌

 

换着阳光的人

——郭文平

 

目光的小鸟

死在眼眶的巢内

他,想飞

他知道

夜是黑的

烧饭锅是黑的

铅字也是黑的

太阳,象一盏灯

熄了

黑暗,象洪水

漫进他的眼睛

从此

他有了一根长棍

长棍象一柱金红色的阳光

驱逐黑暗的重围

支撑起他垮下来的天空

嗅着花的芳芬

丈量着脚窝的尺寸

他拉着棍

扶着烫乎乎的阳光

在日光的丛林中走过

把脚步声

留给风空洞洞的哭声

留给瘫瘓在地上的雨水

留给那些象乞丐一样,等着

捡他跌倒的笑话的人们

 

石磨

——雷恩奇

 

为了完成一支歌

一只欢乐和痛苦组合的歌

于是,你行吟,你跋涉

每一天都留下嘱托

岁月,在你的匆忙中

匆忙地流过

时间,在你的吟哦中

变成纷纷杨杨的碎末

唯有那支歌总也讲不完呵

只能无数次地增加音节

 

抱娃娃的老人

——马及时

 

他站着

是一棵苍老的大树

风在他身上吹起的皱褶

岁月在他心上雕写的年轮

和不可抗拒的

将会衰老、枯萎的忧郁

被一片鲜嫩夜盖了

他站着

是一棵幻想的大树

孩子

在树身上萌发成一枝新绿

他站着

是一棵生气勃勃的大树

 

致萧红

——陈义海

 

一颗鲜红的太阳

在一个古国的东方

刚刚升起了一半

一辆属于一个社会的铲土机

向地平线铲去

从此,这颗鲜红的太阳

永远是分裂的两半

永远是分裂的两半——

地平线下的

让世代的诗人

永远悲鸣、慨叹

地平线上的

是一座永远发着光芒的

弧形的坟墓

 

荒滩

——张洪波

 

春日里有一匹绿色的小马儿

跑来了

踏碎了你的怅惘

驮着你的笑意

以往的拒绝都失败了

从此你开放了自己

 

风雨花

——郑江涛

 

生命在风中开花

理想在雨里萌发

身在逆境不自卑,

青春无比焕发。

不甘于生活的平静,

偏爱风雨的敲打,

举着不退色的旗帜,

呼唤旅行者加快步伐。

你呀、火红的信念,

点燃我心中的云霞,

在人生的征途上,

象一支小小的火把!

 

谷草

——小鸣

 

曾有过金色的骄傲

而今,形容枯槁

在最后的日子里

还没忘记

给牛犊添把草

 

 

水流是荒野

波涛是荆棘

你是一柄长剑


在荒野和荆棘中

劈开一条路子

 

水车

——马瑛

 

水,总是往下流的

而你

却要使它改变方向

这不是神话

就发生在农民的脚下

也和农民结满胼胝的泥脚

一样真实

一样担露由朴素和顽强

我无意赞美你的陈旧

更不愿描绘你的寒酸

只想翻译你哗哗的声音:

永选向上吧

虽然很难,很难……

 

听箏

——孔令更

 

叭嗒,一滴晶亮的青光

滚下北方的沟檐

蚯蚓在黑土地里蠕动

松针和晚毛抖落着雪屑

雏鸟从避风的粟里

探出毛茸茸的脑袋

鹿群在白桦林中疾驰

冰层下隐隐有雷阵滚动

燕子,黑色的鞭影

嚓地在心上划一道裂痕

冬天塌陷了

交错着,撞击着,撕咬着

炸开了野马群

隆隆地一江奔迸呵

弹拨我吧,敲击我吧

我是你着魔的指尖

乱颤的泉瀑一样

解放的沉默呀……

 

我在雨中等你

——颜广明

 

黄昏的枝头

摇曳着夕阳

因为骤然的风雨

玫瑰般凋谢了

我象界碑

站在寒冷与温暖之间.

等待着你,等待着

岁月,在沉默中缓缓流过

你说,不能总是希望着啊

期待在睫毛上

碰落一串晶莹

绵亘的远山

那凝固的波涛

似乎卷动了起来

象因激动而不断起伏的胸廓

爱 不怕淋湿

目光会照亮前行的路

穿过风雨将暗夜

戳一个窟窿

让太阳铁环般滚来

挽着我,走吧

挽着我的思想

不要让胆怯毁灭了我们

你,总是顾忌

走吧,我们走

别理会那些

站着做梦的树

 

梅子树

——王建平

 

高高的山岩上

长着一棵梅子树

六月

梅子刚熟

 

她隔着墙头喊我

羞羞地叫我“哥”

知道她馋梅子了

我挽挽衣袖

爬上那棵高高的树

提着我的鞋

她站在树下

吓出两颗泪珠……

 

我们钻进一个山洞里

分吃红红的梅子

吃完了,数核

她的少了一顆

“吃了梅核

头顶上要长梅子树的”

而她,却没有哭

红着脸儿

她告诉我

她情愿长成一棵梅子树

每到夏天

就结满红红的梅子

悄悄地在山的那边等我……

 

如今,故乡的梅子

不知红了几度

可有一棵小小的梅子树

为一个远方的人

默默地结满殷红的祝福

 

秋绪

——林晓燕

 

秋天,在童贞的眼里

不是感伤的电影

 

t己得外婆说过冬天的恐惧

而我是在秋天里生的

不知道严寒

我的小名叫柳絮

小抱裙里有片枫叶

那是***秘密

 

他也说过爱秋天

爱那微微寒冷的风


爱那扰去了绿色外套的山岗

爱那火红的枫叶

一个成熟的记忆

 

他走进我的日记

就是带着片香山的红叶

 

远眺

——蔡国瑞

 

你是幸福的

因为你是海的女儿

在海边j

你能呼吸到海的气息

 

当我看到

海风轻抚你的发丝

仿佛揭开了

人生的一层奥秘

 

为了证实你忠实的爱

洒凡滴泪

脱几层皮

这有啥稀奇

现在

在大海身边生活

还有什么解不开的谜

 

不信

理一理你的思绪

是否象湖汐那样

升起 落下

落下 升起

 

书中的银杏

——马文青

 

我曾是那枝干上的流云

向蓝天将两翅舒展

我曾落叠在大地的胸上

用金衣挡住入冬的严寒

我曾有过怎样迷人的年龄哟

吸引画家的双足

千万次流连在我身旁

哦!

当你把我从地上拾起

小心地在书中珍藏

我便只能在你不停地翻动中

流浪

每一页里无不滲有过去的留

 

现在的孤独

和未来的渴望

 

外一首

——黄建安

 

和高大的帆相比

你只有瘦小的身躯

但你不象它

要借助风力

而是完全靠自己

劈狂风,斩恶浪

前进,前进

风再大

吹不干你身上的汗珠

浪再高

也无法淹没你

 

晨露

 

每当太阳升起*

就再看不见你的踪影

哦,你又悄悄地

去编织珍珠的项链

准备挂在

下一个黎明的胸颈

 

夜校

 

——陆皖玲

 

冬夜,披一身严寒

走进这充满智慧和友谊的课

于是,我有了

一小块属于我自己的领地

谁说只有阳光才美好

在灯与月的光环下

我残缺的大脑得到了填补

我停泊的小船升起了风帆

谁说只有春天才温暖

在笔和纸的摩擦中

我冻疆的心灵获得了热量

 

建筑工人的自豪

——夏永康

 

脚手架的钢管

是我伸直的臂膀

风风雨雨中

泥刀奏鸣曲在轰响

一踏脚

竖起根柱子

一挥手

横空架起钢梁

沙灰的装饰音滑过

砖头的音符升降

哦!巍峨的大厦

立在我的手上

 

荷叶上的水珠

——梁晓刚

 

倾斜的荷叶上

有一粒小小的水珠

不怕生命的短暂

也要在荷叶的舞台上

大胆地旋舞

因为,在它小小的心里

同样有太阳居住

 

你来了

——梁晶晔

 

我在记忆的

每一个角落里搜寻

象一只觅食的花猫

然而,我还是不知道

从什么时候

你走进我的心房

悄悄地、轻轻地

也是那样

执着、自佶


 


上一篇:1985年第2期诗人辑
下一篇:1985年第4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1985年第3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田冯太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