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1985年第7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1985年第7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雪雕外一首

——俞郁

 

厂长突然皱了皱眉

让姑娘们出来扫雪看来已是一个不小的错误

尽管她们都拿着铁铲扫把并且十分的卖カ

可这那是扫雪呀

简直是在折叠柔绵的手绢

简直是在玩耍童年的游戏

不信你瞧瞧

有蹲着的站着的指手划脚的

在那儿进行雕塑

(这一天她们竟成了中国的罗丹了)

红朴朴的手象织绸一样的自如

什么白胡子爷爷啦,卖火柴的小女孩啦

维纳斯啦,大湖渔帆啦,雪太阳啦

飞天啦,丝绸之路啦

还有爱情、梦,弯弯而又曲曲的梦

(其实一点也不象

这些咋呼呼的姑娘怎么就不想想

她们是否有那么个本事)

 

厂长开始拉长了脸

可那群姑娘却忽然一下子围上了厂长

叽叽喳喳地笑呵说呵

甚至大胆地将厂长的棉帽子摘下来

戴在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头顶上

她们象理解雪花一样地理解厂长

理解中国绸緞一样地理解厂长

她们笑呵呵地也让厂长理解她们

——女人和绸緞和雪

(当然有时得使点顽皮

得做点小动作)

 

厂长终于被惹笑了

(那个戴棉子的小女孩就是有力量)

他开始仔仔细细地审视那些个雕塑

(象审视他厂子里的每一台丝织机

象审视他厂子里的每一个工人)

发觉那些都是虎虎的有生气

它属于工厂、属于优质绸緞

属于想象、幻想和瓦蓝瓦蓝的天空

中国女人

 

后来,不清楚太阳升高了几次

厂长突然板着脸问姑娘们那些雕塑去了那儿

姑娘们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又一齐朝向厂长

厂长拿手戳了

一个胖姑娘的鼻子说

她们都跟你们走了

留下的也全成了坚硬的土地 

 

我们是一群渴望出名的男人

 

我们是一群渴望出名的男人

我写诗,他写小说,他画画

还有唱歌的

白天我们各自拼命地工作

为了不让工长说我们不务正业

晚上聚进钟声里,发奋

为了事业

夜深处

沏一杯浓茶放上糖

往嘴里塞儿块薄薄的苏打饼干

我们,一群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插队,待业,也卖过高价烟卷

但我们爱想得多一些、深一些、远一些

活得有意思些

(尽管我们连初中都没有毕业)

快乐时互相请客举着酒瓶子干杯

痛苦时咬咬牙同女人说几句调皮话

或者点上一支烟

让风吹吹,让阳光晒晒,让别的男人揍一拳

我们——群渴望出名的男人

渴望

发表一首诗、一篇小说,一幅画

而那个方方只希望登一次舞台

唱一支歌

一支在睡梦中唱了一百回的

倔强而又忧伤的歌呵

我们

渴望出名

总想把自己坦率地

告诉

别人

 

可今天我们终于出名

当不远处的一座工广突然发生火灾......


我们用胸膛筑起围墙

筑起长城般的爱和愤怒

此刻

我们渴望成为泡沫灭火机。成为

我们的脸焦黑如炭

手灼伤

衣服破碎似洞穿之旗

而方方的喉咙呛得沙哑……

当阳光还没有为我们伸展出宽宽的手掌

新闻记者走近了我们

晚报和今晚的电视屏幕

第一次出现了我们

 

——第一首诗

     第一篇小说

     第一幅画

     第一支歌

 

我们感到

难到出名只是出于偶然

难道出名必须以一场大火作为代价

难道我们就这样出名

况且

救火是应当的

 

我们

开始默默地

忘掉那场火灾吧

忘掉那场火灾吧

我们——

一群渴望出名的

男人

 

发涩的蜜

——陈放

 人生是花,而爱情便是蜜。(雨果)

 

 

该用什么笔调记叙十字路口的巧遇?

目光之一瞥,只感到人生的痛楚。

熙攘的人群中脚步追逐脚步,

我的呼唤,他的回答,拘谨而麻木。

惊奇地看到我所日夜渴念的人,

皱纹埋着悲苦,睫毛抖着泪珠。

一阵突来的羞缩,继而又坦然,

我知道自己面对抱婴孩的少妇。

 

一个声音:“过去的让它过去吧。”

于是,我隐藏起自己尚未痊愈的心,

用微笑的祝福,作为重逢的礼物。

而滚动在她眼眶里的泪珠,

却长久地、长久地湿润我的肺腑。

 

 

我曾在心灵深处描绘她美丽的形象,

衹请丘比特之金箭洞穿爱的心房;

也曾用最虔诚的语言穿起诗的项链,

羞涩而迫不及待地想挂在她的颈上。

 

月色下,我看见她那双清澈的眼睛

湖一般深,也象两颗遥远的星星;

树荫里,我听见她惶乱甜蜜的声音

风一般柔,也象飘浮的云般轻盈。

 

微颤的接触,暖流从手心通向手心,

从嘴唇通向嘴唇,很快又归于平静;

波起复落,花开又残,圣洁的初恋

终于被封进透明而密实的玻璃瓶。

 

记忆里却常浮起她柳荫后的笑容,

风雪路上寻觅她缓缓远去的足印。

我想:感情的酝酿并非平易,

爱的泉眼,为什么会奔涌悔恨?

 

 三


十年过去了,多么寂寞的等待。

等待喲……我象在无穷尽的航行中,

帆降落了,驶进没有风浪的港口;

唯有心儿知道:等待是青春打了个休止符,

多少次划着梦舟,我仍在情海里畅游。

 

我等待什么呢?昨天已走向尽头,

昨天的爱情也已经走向尽头,

难道,我不懂生活的花会枯萎?

我等待什么呢?血在失望里流动,

心是黑夜里一盏孤灯,

难道,还要让失眠折磨责春的眼睛?

我等待什么呢?乞讨一颗心,

却已经献出一颗脆弱而痴情的心,


难道,还要保存不可捉摸的幻影?

 

然而,我等待……爱过一个人,

不会轻易地去爱另一个人,

我等待时光弥补恶作剧的裂痕。

然而,我等待

是因为她还深深占据在我的心,

人和人距离越远,思念钓距离越近。

然而,我等待……无形的手指,

不时地拨动我思想喑哑的弦琴,

颤抖的音响在寂寞中袭击我的心。

 

 

看着她缓缓远去的背影,

我又属于自己了,悄悄拣起

跌落在尘埃里被玷污的热情。

是的,在搏动的筋腱中,

我开始感觉得到:花叶凋零的地方

又将萌生新萆,又将开始耕耘。

 

生活中的悲剧是过去的故事,

痛苦是前进中该被弃掷的东西。

现在,爱情的韵律将重新展翅,

在空气里,在白云中,挑起顫跃的阳光;

现在,爱情的轮声是和谁的音响,

在人生之路隆隆,碾碎冷清和失望。

 

尽管爱情曾使我心灵无益的激动,

我也不承认爱情是生活的补丁;

尽管爱情曾使我的热情被窒息,

我也不会说爱情是青春的流星。

啊,莫要说迟误了好多年吧,

不可乞求的是怜悯,

不可摧毁的是坚贞,

如果说动乱曾酿了发涩的蜜,

现在,我祝愿一切真正追求爱的人......

 

夏夜外一首

——陈所巨

 

夏夜,扑蚊子的葵扇

有星星的香味

北斗星是七朵栀子花,很香

 

锒河边没有老水牛

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遥遥相望

七月七日他们会团聚

会在鹊桥上流很多泪

我记得天空有许多遨游的小天使

有流星和飞碟

天上的灵魂都有一团乳白的光珲

 

风从北斗星上吹来

北斗星上有风源

北斗星是七朵梔子花

北斗星上有七个白衣小姑娘

 

很短,才一个故事

北斗星便生出白头发

生出许多母爱和慈祥

 

葵扇摇着

摇着银河和那些小星星

母亲那多皱的手

让夏夜清凉如许

 

鱼鹰

 

在南方的阳光中

叼出尖月亮的鱼鹰哟

 

南方水不再荒凉

南方水里有好些

鲫鱼鲇鱼和梭子鱼呢

南方水里有好些

笑嘻嘻的浪花和小旋涡呢

 

叼一枚新月

叼一只织锦的梭子

叼一大块晃眼的亮银牌

叼一丝南方的鲜美

 

渔人一般的鱼鹰喲

你属于秀美的南方

属于南方的男子汉

不加修饰的沉默和勤劳

属于古战场一般深绿的南方水

 

如沉默的南方水

如南方水一般少言寡语的男子汉

鱼鹰哟,你一头扎进波涛里去

扎进南方水的心窝里去

叼那新月



老牛

——兰芳

 

田垄一圈一圈爬满你的颈

四蹄写岁月的艰难于泥泞

当你如一座小山轰然坍塌

瞳孔里的夕阳呵

跌出来

碎成了满天晚霞

 

尾巴不再悠杨牧童的歌声

反刍反刍

一点点青草系耐读的传说

久久咀嚼不厌竟让你

嚼出一个真理

死即生生即死

生生死死都应庄严

 

西伯利亚寒流

——刘昕

 

背靠着背就背靠着背吧

睫毛下的两片大海

无力地垂落

珍珠霜的风暴夜盖了额头

四面八方的荒凉

由衷地涌来

 

西伯利亚寒流真冷

温馨的话语开始结上冰霜

人们说男孩子加上女孩子

就是甜蜜的世界

可我们的邂逅

布满了沉默的冰凉

 

要是树还没长叶子

要是还有一张没有地址的信封

我们

就不会化作驼峰

在难言的沙丘里

周而复始

 

背靠着背就背靠着背吧

只要大雪

不再是舞台上的布景

某一个瞬间

我们都听到海关的钟声把大雪

踩得嘎吱嘎吱

少年宫的旋厅

张开了长不大的日子

 

强情绪终于在我眼角的驿道

奔騰我提醒你记住

在我的书里

你曾是一张飘满雪花的插图

 

回答

——张锋

 

我们相爱

但我们没有房子

我们去公园幽会

一路上说说笑笑

 

(二十世纪末了

我们不怕什么)

 

当我们的行动

被蓝色警察发现以后

我们就平静地说

我们没有房子

 

让蓝色警察目瞪口呆

让天空中所有的碎瓦片纷纷落下

走出派出所的大门

天空有鸽子飞过

我们手拉着手

继续向前走去

 

(二十世纪末了

我们不怕什么)

 

下雪

——何小竹

 

雪下起来

盖满楼群

街道变白了

白得象穿越大森林的驿路

 

我梦想一群狗拖着我

找到了雪地里

那幢木板房

烧木柴取暖

啃野猪肉

打个嗝儿

敲门的是披老羊皮的

老山鬼

挤在一块大声地打呼噜

 

我也想过

诸如卖火柴的小女孩

但不真实

实际是应该有个老姑娘

在街上

把一堆堆的雪

塑成她的过去

 

——李娟

 

我知道你会来的


打从我站在这里的时候

黑夜在紫丁香身边慢慢蹲下

它疲倦了

可是我没有疲倦

每一个走这里过去的人

都对我说:走吧

但我相信你会来

你一定会来。打从

我站在这里的时候,我就知道

你会来。一定会来

不信让黑夜下次来看

紫丁香会对它讲一个故事

不信让黎明也来看

黑夜的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泪滴

 

窗纸

——袁冬苇

 

窗内,你站着。

窗外,我站着。

一层薄薄的窗纸,

在你我中间隔着。

 

你说的话,

透过窗纸,

激起我心的浪波,

即便假话,

我认为也千真万确。

 

窗纸,虽然很薄,

但维系着你我,

千万千万

不能把它戳破!

 

你的信我的信

——林珂

 

我读着信

也读着你

我在你的信笺上

认识了你

 

我一千次地想象

你又是怎样读我的信

我甚至会从地图上

选择一条最笔直的航线

放飞我的思绪

 

当世界被甜甜的情绪

演变为一辆邮车

我的指缝里

就会日夜流淌着

它的行程

 

石头

——黄建安

 

你是大山的儿子

你爱父亲

不是用嘴,而是用心

用自己被太阳烤热的胸脯

去紧贴大山被风雪吹冷的身躯

用整个生命去丰富大山的形象

这就是你的爱

爱得元言

爱得无形

 

等候

——唐元峰

 

我的心

在茶杯里沁凉了

热情和耐性

越来越淡

我不爱呼唤

宁愿出发

在被剑麻锯断的路上

漟出腥红的

霞光一片

 

我站在讲台上

——杨培勇

 

这里是草原是大海是一片刚刚萌

起的森林

这里的星子们全都是黑色的

一颗星几颗星几十颗星

便汇成富于幻想的星群

 

这里每一口呼吸都是新鲜的

新鲜如三月花朵的清香

这里的蓝天蓝得滴水

一滴水可以洗亮一颗心

 

幼稚在这里被编成纵队

我刚站到讲台上

无数双眼睛便来雕刻我

我知道经过雕刻

母亲脸上的皱纹便会深一道浅一

道地

繁殖在我的肌肤上

这是一种母性的遗传

这是一种雕塑家罗丹不能表现的

中国线条

 

我挥动手臂

安静的空气随我指尖的柔波缓缓

地流动

我心的每一次颤跳

都会掀起哗哗作响的澎湃

象夏季的阵雨象翻滚的潮汛

吊钟悬空的鸣响惊起白色的鸽群

站在楼梯口凝视无垠的蓝天

我多么羨慕这些奋飞的翅膀

和清丽的鸟音啊

 


上一篇:1985年第6期诗人辑
下一篇:1985年第8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1985年第7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田冯太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