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1985年第9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1985年第9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代人四首

       ——姚永标

 

       跋涉

 

跋涉过一种沙漠

始知道滴水的价值      

 

你说你的思想很轾很轻

曾想长了翅子去飞

让星月伏于银色的翼下

土地成遥远的幻象

再从非洲人般的黎明中

站起来长成东方美

 

今夜是踏着银色的月了

而翻过鞋底看有黄色的尘土

启信读着了混浊的母亲泪

且推窗也推不开一片故乡月

细巷子又在叫“卖开水”

 

点一支烟深吸

必叹息一种意象成灰

 

想儿时柳叶帽下的游戏吗

上帝原也是你手中的一座塘泥

来饮一杯红葡萄吧

从此写泥土于我们的珍贵

 

有信

 

有信自远方叠来

叠出一程风雪

言语也被覆于黑色的尘土

 

我曾是害着深深的怀念病

怕你在异地心也异了

使血性冻滞于雪国的冰谷

 

如今我知道

你常常踏了那片黑土地

打着有力的手势与众人说话心

穿了厚厚的皮大衣很快地走路

然后一壶高粱液

把你染成一株红高粱

夜里有灵感来敲你不眠的窗子

你说你要写一部关于北方的书

 

坐在怀想的日子上

该信成一种幸福

让我把你幻想成一棵

高大的北方树

 

一壶

 

一壶夜茶煮浓话题

你又说起你的小村

 

起伏的犬声报告着不眠人的走向

屋外间或有四月的晚风敲门

 

我想起某一个四月的傍晚

鸡公车不再沙哑地叫了

村口长槐下有卒子蹚河的水声

你告诉我你要写一支曲子

《从城里来的傲慢女人》

 

今晚我们和小村一起老了

任炉火烛着沉默

盐老鼠扑响于渍湿的瓦隙

你又说起你的小村

 

你说你是小村人

小村人有小村人的自尊

 

于是我明白那天我走时

你为何不来送我

说是不愿看渐渐远去的

列车的背影

是怕想起来一支歌中的女人么

 

常忆

 

常忆起十月的秋声泼满寒塘

听残叶脱落于枝头

空中悬微露成霜

一脚踏深了夜时

你的谈锋很亮

 

你说不知道如何能使你忧愁

想严冬里必有冰雪

荒沼上常寄生虫草

平原夜会走过黑魆魆的马帮……

 

现在你踏了平安的岁月来

一切想到的都在经历

一切经历的都平淡无奇

你说你

正对一种格斗产生巨大的欲望

想从此踹开脚重重地走一程路

即便如我成倦于远行的疲乏人

常负了重荷来问道于自己的迷惘

 

你无忧愁的南方人

没有忧愁不正是你的忧愁么

 

深山的鹧鸪三首

——子页

 

想你

 

想你,在滴入雁声的小河旁

目光

被雨淋湿了。风

轻轻抚慰我的叹息

 

无论我走到哪里

都愿守候小河

同它一齐

等待你最初起飞的丽影

检一根羽毛


好编织那一方多水草的沙洲

 

为什么始终没有消息

冬天了,雪花纷纷杨杨

冷色的调子

不该是我们生活的内容

冻结的小河

暗示着一种存在

来不及猜测未来的结局

 

小河流动了

是一种献身

去迚接跋涉的归雁

我没有翅膀

也不长鱼鳃

站在小河旁,望头顶的月

此刻,是不是也照着你?……

 

深山的鹧鴣

 

冬天

总是过早地走进我家的土屋

重花从窗缝挤进来

在母亲的发衆上

久久地回頋

 

听五婶讲

是三月的天气

一顶打补丁的花轿抬过了石桥

山的对面

传来一声声鹧鸪的啼叫

河边

急匆匆走来一个壮实的汉子

祖祖辈辈的石匠

生下来就走着石头的路

站在山路口遥望

 

家里有了女人

灶中就有了火

院子栽满了树

树上结着鸟巢

一个接一个的儿女

都从这里飞出

 

如今,石匠已睡在山岗上了

山岗显得很矮

落叶时时地飞动

令母亲想到冬天

一顶毡帽下

石碑上滚动的汗珠

 

不知不觉冬天又来了

还是那新娘的姿势

坐在坑头上的母亲

侧耳听深山里啼叫的鹧鴣......

 

水上的日子

 

水上人家的日子

在江流的曲线上

变幻着

一会儿白

一会儿绿

一会儿红

 

白了一个季节

伤感的月

再也记不得

唱在浪尖上的婷婷的一株羞红

 

相思的鸟

不会飞走

选择一片浓浓的绿荫

对唱着湿漉漉的生活

 

当秋天连太阳都熟了

该原谅他的失约

满江的枫叶

辨认不出了是谁重叠的脚印

 

常有一股灼痛的风

从山ロ吹来

搅得清亮的江流日夜不宁

 

神奇的边境线二首

——梁南

 

满洲里的诱惑

满洲里,你的名字带着边远诱惑

带着古罗马至今缺乏的神秘

 

纵使流放你,把你一下流放到

叫卖风沙的不毛之地

风沙也会感染上你风貌的奇异

何况坐在毛桃花喧闹的边境

你的神秘美就不能不略帶严肃

 

马车钤铛的轻响,落入融雪

迟缓而过,后面立即裸露

脱掉八个月雪衣的消夏胜地

半城彩色铁皮屋顶重又耀亮

满街新花对远客重把芬芳奏起

 

茂盛的树茂盛的笑走来围住你

呼伦湖薄纱一般浮动的凉爽

赶半小时路就把湖风泼满人心

边境一带象住进彩亮的静物画里

你可用目光任意采摘异国风情

 

中国绿荫投上外国情调的建筑

每一片眼睛般明亮的叶子

都飘下中国特有的恬静,含意

街头忙碌走来走去的丁香树丛

更以粉紫的花粉给你留下来话语

 

满洲里,我已把你折叠在心里

以便让你时刻为我轻弹一曲......

 

夜航黑龙江上

 

一条水蓝航线半浮半沉的夜晚

期待和信任的两环眼圈

烧灼着相思,由江由岸

探触在精选的会晤领域

 

江面蓝睛脉脉,庠边瞳仁凝聚

透过云愁雨湿的远方传来秘密

水上百合光轮忙把爱投向这颗星

随其指引,向美的境界加大马カ

 

投问的眸子和解答的眸子

一整夜始终联系在永恒中

烧红夜色一线:对视、回应、接近

使漫长的距离悄悄滑出夜的衣襟

 

光的语言温柔无声。新的亮度

不断把旧的黯淡代替;波涛上

被热恋的视线画入永夜的美丽

一直画入结束会晤的另一个黎明



天尽头

——陈锡民

 

山东成山角是中国海岸伸向最东方的角落名“天尽头”。

 

是什么

使亦悲亦喜的感触,变一捧

冷冷热热斑斑驳驳的海域

指缝间,赭黄,淡褐的记忆

省略号似地,点点

筛漏下来......

 

三千年神话飘移流传

仙翁已去

秦始皇已去

真实和不真实的传说已去

唯独,甲午年的硝烟

高扬一个英雄的名字

一百多年了没有飘散

邓世昌的驱体,躺成

史册上的一行

 

无怪,那半扇山似的峭壁

棕红,岩石充血

崖畔三两簇野花充血

(日本海军当年首次从这

里登上中国土地)

其根茎,想必是深插在那个

版图被瓜分的年代么

 

溟溟天空

精卫鸟衔石而过

松驰又綳紧的海平线,近

近远远

引逗它们

灯塔守望雾笛招魂

而“天尽头”是未改其性

的孩童

日日,最早倾听且耐心守

候太阳车

辚辚滚动万古之乐声

 

观《霸王别姬》

——沈天鸿

 

公元前202年

一个无月的冬夜

楚歌,早冻住了江东子弟。

旋转的红袖。

冷冷的宝刀。

泪水打湿的灯影里

一个美人

在作最优美的死之舞蹈

帐蓬,在绝望而深情的歌声中

一阵降、一阵阵地颤栗。

 

(英雄也会失败的。

失败了就是一个凡人

缩短了与人民的距离。

这未尝不是一种

更久远的胜利——

池座中,有穿连衣裙的少女

在为这两千年前的悲剧哭

泣……)

 

灯灭了。乌骓马

仰天一声长啸。

悲角声起。

 

无题

——白桦

 

在与云南省青年现代问题研

究会文艺部的年轻人联欢时即兴

而作。

 

笼着云的山,

披着雾的水;

一切色彩都溶和在一起了

梦一般的自由。

 

云飞雾散,

清新、明丽,

刺目的反光,

咄咄逼人的真挚的爱。

 

试问:我们——人们,

在扯去面纱之后,

能象绿树这样相依相爱?

能象溪浪的乐曲这样和谐吗?

 

这颗树

——读仓央嘉措情歌

汪承栋

 

只要世上

还生长爱情的茂密林木

这些情歌

就是一颗永葆翠色的藏檀树

它的根须,

深深抓紧历史的沃土

它的枝叶

在岁月的河流上飘拂


这棵树多高呵——

真实在上面筑巢

人性在上面栖住

这棵树多香呵——

含情的蝴蝶,善感的蜜蜂

环绕它轻歌曼舞

 

它的绿萌是娴静的

清秀、柔和而朴素

可它胸中潜流着

溶岩的滚滚赤浪

火的飞瀑

 

它的年轮是古老的

却也能逗笑太空服

羞乐喇叭裤

它的阔叶下设有长椅

让双双恋人交换肺腑

为情话遮挡午夜的寒露

 

它曾遭风雪猛袭

但根儿已扎进人心

任谁也拔不出

连我这两鬓斑白的采风

人依树仰望片刻

似乎重游初恋的五彩路

 

看它结满浪漫主义鲜果

至今仍灿美夺目

賜我一个清醒的领悟

神威与权力终将枯萎

万年青的

是动万年情的智慧树

 

邂逅

——王正秋

 

我没有料到

你也不曾估计

在一块绿色的站牌下

我们

突然相遇

 

(地球真小,而且还是圆的)

 

终于,谁哭了

眼泪泄露了私密

再一次串拢了

那些褪色的日子

 

谒释迦牟尼

——张锦堂

 

久远的虔诚

锈蚀了

歇在寺檐下

 

无题香火

常年习惯

撞动十二只风铃

你也一声不吭

 

神的故事

转了方向

另一天地

你乘不上宇航船

啊,我将走了

携带十万种期待

再见

释迦牟尼

 

——高烈明

 

缝合

此岸彼岸

两半隔离的心

两片相思的情

 

肩挑

太阳月亮

两盏明亮的灯

照亮奔忙的路程

 

背稳

世界人生

以起点为终点

以终点为起点

 

单人床

——一个中年编辑的夜

张新泉

 

推开书稿,伸臂

把一个惬意的懶腰

写到墙上

和打呵欠的午夜

各式龙飞凤舞的字体

各类喜怒哀乐的灵魂

一齐投向、投向

——单人床

 

路灯光又早来

占去床位的一半

灯影里,群蛾的迪斯科

正跳入癫狂

忍气,睡成一条鱼

在另一半空档

夜班车尖啸如锥

把稚嫩的睡意

戳伤……

 

书报垒成的枕上

思绪如春草竞长——

调函早涉过“银河”

妻可在打点行囊?

呀!夜神送来好兆

有盈盈的皓月临窗

……《皓月》的作者明晚

抵达

接车的时间千万别忘

写首诗吧!月色真好

(比李白床前的好)

暖暖的,是第一流的

月光……

 

把鱼姿换成虾姿

梦来时,好沿着胡须

拾级而上

明晨照样去长跑

纵然困乏,也要跑成

八九点钟的

太阳



请为三毛祝福

——三毛死了,是真的。

王坤红

 

她的橄榄树和她的草原常看见她

而她走得比树根还深比草原更远

再没有回来的路了

只记得你去的路上

人醒着梦也醒着

那只绕在手指上的红蜻蜒

一会落在人间

一会寄在天上

 

她的沙漠她的天空

现在反过来找她

而她早已把血脉留在中国

把爱情留在西班牙

把根留在非洲

仿佛没有绞过伤ロ

她的爱

就把自己扯成粉碎

 

从此

她再也看不见她的过去

听,不远处有人在唱小夜曲

如同几年前她的春晚

再远处,还有人踏着清明

如同踏着几年前她的旧情

 

哦,除了大地

谁能让她那样地走过去

除了死亡

谁不知道她会在夜里经常地来

除了无缘无故地

寂寂、靜静、茫茫

谁又能猜透那漫天的杳花烟雨

此时此刻又随她漂向哪里

 

也许,终有一天

这人世间

会让出一条容她过去的路

那么,随她去的

一定是风,是雨,是雨晚

 

为什么我还要歌唱

 

别问了,别问我

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有什么事

别问我太阳,战争和唱的歌

是不是都有一条

被踩得结结实实的小路

别问我大地和海洋

船长和他的船

还有起居室里零乱的人们

是不是都比谁更早地谈论过自由

 

别问了

 

别问我

是不是有过不止一次的爱情

别问了

哪是我为此沉沦和升浮的地方

在那里,我相信

人生再不会留下什么不能

理解的深度

也许,就因为这支歌

我才经历了不止一次的死亡

也许,是因为这支歌

我的每一句诗行

都能随意出入那些生生死死

死死生生的世界

 

别再问了

 

我会不会把那道寒冷的闪光

牢牢地锁在手无法抚摸的高处

也别再问

我那满头的天空满脚的荒野

会不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流浪中

失去苹果和水,空气和音乐

 

是的

我说不出我为什么还要歌唱

也许

是因为那些最深的创伤

曾绞是我最深的感动

 

路的诞生

——刘益善

 

老人和猎枪和大黄狗

和腰间葫芦和葫芦里的酒

大头皮靴咯吱响起

一忽跌进深沟野壑

深壑中狼啸起恐惧

一忽飞向巉崖峭壁

峭壁上苍鹰飞翔死亡

而死亡恐惧被踏过了

只要有巡山人的双脚

就有巡山人的道路

就有巡山人的坦途

遥远的小木屋升起炊烟

报告大森林的平安

 

有咯吱皮靴响起的地方

大山刻下了深深的印痕

脚印是道路的种子

在野花和山风的陪伴下

等待着发芽生根开花

那一天就要到来了

当山样的原木发出呼唤

载重车就发出隆隆的歌唱

老人就着葫芦咕一口醇酒

真正的路就这样诞生


上一篇:1985年第8期诗人辑
下一篇:1985年第10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1985年第9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田冯太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