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1985年第11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1985年第11期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你不会失去好梦三首

——石贺

 

走向湿淋淋的清明

 

我走向湿淋淋的清明

我走向军人的立正姿势

向所有生者致意的

密密麻麻的纪念碑

我走向一个昨天刚刚讲完的故事

我走向一个光荣的寂寞和永

恒的开始……

 

我走向永远年轻的同伴

我走向被第一顆流弹

总结的一生

我走向所有的英雄和

不是英雄的战友

他们都能看见——

我来了

 

我来到这个历史的秤台

认真地衡量自己的生命

 

鲜花覆盖的猫耳洞

 

我们的十字镐曾经

沉闷地向这条山谷

讲述过战争

我们在挖掘足以掩藏躯壳

而使仇恨的种子无恨澎涨的

猫耳涧

猫耳涧

当紫葡萄般的血泡爬满手掌

血却不能流出来

我们倒宁愿挺着胸脯

走上赭色的前沿阵地

让敌人的高射机枪

在我们灼热的心里

凿出血的喷泉……

 

可我们还得忍耐

我们想象着敌机象苍蝇一样

在头顶乱飞

炮弹象麦粒一样在山谷播种

我们戴着防毒面具

象死神一般蹲在自己挖的洞窟里

当又一个黎明来到的时候

在敌人制造的废墟上

却城墻般地站起了我们——

年轻的进攻之神

 

啊,我们的十字镐

在这山谷种下了好多战争之梦

而那场预期的大战

却成了没有写完的历史稿本

许多年后,当人们来到这里

拨开鲜花

就会发现一个狰狞的提醒

在这块美丽富饶的大地上

随时都会发生惊心动魄的事情

 

你不会失去好梦

 

闹钟,敲响了f铃

撞碎了刚刚放映的好梦

穿衣、摸鞋、操枪……

哨兵,把彩色的梦

丢给空荡荡的床铺

走向黑黝黝的古堡般的哨栩

 

夜色的庇护

并不能使我获得宁静

星星般的瞳孔搜查着暗夜

对每一声蛙鸣

都要仔鈿辨析

对每一道流萤

也要默默地问一声ロ令

那刚刚开头的梦被彻底忘却

只有警惕的惊叹号

写满哨栩的每一秒钟

 

一切都在神秘的夜里进行

没有人会知道

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

总是踩着秒针的节拍.

履行祖国赋予的责任

我们并不能给予人们什么

只是把自己节约的美梦

注入祖国大地上

每一个绀睡的家庭

 

山中故事二首

——车前子

 

 

她跪了下去

跪在淡淡春草的废墟

半山上这一座小庙

早坍掸了

只有位老僧还苦苦守在这里

铜香炉

袅出锈绿的青烟

阿弥陀佛

有如梦凤蝶

掉进了香灰里

美丽的翅胯挣扎着

象她磕头的姿势

托起了它

托起了它

一只枯槁的手无怜无爱

把它送上天宇

 

她抬起头来

凤蝶一飞一飞

象从池塘里望见了

自己驮柴的影子

满山的杜鹃

忽然开了

颓圮的山门外

一朵红颜的挑花

羞涩了秀长的碧叶

春草淡淡呵

 

灰绿色的小虫子蹦上僧鞋

蹦上她含苞欲放的胸脯

到家时候

才想起忘记了香钱

 

一飞一飞,凤蝶

飘过了院墙

是不是山上那一只

 

 

大黑石头

被她的身子躺暖了

她常躺在大黑石头上

把索索成声

听成了脚步声

但没有人会跑到这里

风响起来了

她真希望草丛中

跳出,哪怕是一只野兽

(这里是有狼的)

而野兽也把她忘记

 

她在大黑石头上

睡着了

下山时候

知道有人来过

只是不知道是谁

她怨恨自己睡得太死

 

草细长了

却把她吹大吹冬天的时候

村里人捆她在松树上

一切都会清白无辜

只要下一场大雪

 

早料到会有这事的

风早料到了

在千年前百年前

就和月亮吹得大大

吹得圆圆

——好让村里的聪明人

有所察觉

 

在西部中国行吟三首

——林染

 

黄昏,在鸣沙山上

 

落日,在玉门关上溶解了

夕光缓缓地、缓缓地

同蜂隧、碱泽上的红柳

同我一起

在大漠浅褐色的神秘里

流动着

 

山谷。月牙泉

一把波光粼粼的梳子安恬地等待

党河玉女娘子就要梳晚妆了

 

悠悠的萧管。是从莫高窟

那幅天宫伎乐困上传来的

传来的还有释迦年尼庄重的抒情

他正在花雨里说法

 

接着是一辆面包车

异邦的旅游者走进故事:

中国,敦煌

鸣沙山的黄昏

 

吐鲁番市郊的黄昏

 

清真寺和它的新月

又一次照亮穆斯林的黄昏

白手帕在葡萄架下虔诚地铺开了

缫衣黑紗的老妇朝向西天

朝向遥远的耶路撒冷

垂首静跪着

默默诵起“大哉其主……”

 

路畔,流水也无言

是那个老妇默诵的经文吧

 

那格尔鼓声。是婚礼

婚礼随鼓声震颤着远去

一辆毛驴车也咿呀远去

一位长衫的老者也摇摆着远去

一个戴花帽的姑娘也姗姍远去.

远处,白杨林最深的地方

苏公塔正播撤神秘的星斗

 

哦!.黄昏的吐鲁番市郊

和我,驼背上的远方来客

和我飘染黄昏的蓝色风衣

是《天方夜谭》的一个故事

 

寄给岭南的椰子树

——再答M

 

我摘下我胡杨树上的一片绿叶

寄给岭南的椰子树

 

我是大戈壁的孩子

我为寻找泉水的骆驼队而歌唱

为向荒芜散花的飞天神女

为溫暖四月的塞草而歌唱

 

也许我就是一峰骆驼

受流沙和黑风的百鞭之笞

最深刻地理解了渴望与爱

所以我也为岭南的椰子树而歌唱

当她把一片诚挚的绿影

把她枝头上一只深情的翠鸟

渲柒在我褐黄的岁月里

 

就请收下这片绿叶吧

让我的感激和春天的诗情一起

在你青春深处悠长地和鸣

 

默想那次满月外一首

——李发模

 

此刻,也许你正靠着月夜

月夜一样沉默

玫瑰色的幻想飞了

我,月缺一样守着遗憾

默想着那次满月

 

你穿着皎洁如月的衣裙

穿过雪一样皎沽的月色

穿过生活的风雪而来

走向我

心儿如皎月一样清白

我们相依靜坐月下

月亮离我们很近

月色如你,洁白了野外

你如月色,温柔了我的粗野

 

请再给我一次

月一样大胆的凝目吧

在我退进这月夜的时刻

多么渴望星空灿烂

有你初升的妩媚和中天的明朗

我完成一天的工作

走入记忆的时候

请带给我目光的皎洁

 

今夜,唯忆你那皎洁的微笑

象一片片

洁白的雪花落上我心中的柳叶

 

绘影子

 

阳光下

总是跟着我

比我还大

比我还我

 

一遇风云或雷兩

你就躲开了

逼迫你逃走的

必定是险恶的乌云吧

你能逃避,而我

又怎能闪躲

 

阳光来了

你又跟着我......



游十三陵

——杨然

 

一个人死了

留下千秋功罪

留下小小的城

一座最浪费的智慧

 

死就死吧

也许有人哭过

无论真哭,假哭

被迫的哭,被骗的哭

哭成一页乌有

使后人发笑

 

今天,没有任何人来哭

而是来舒杨

来吃昂贵的茶水

留影,很彩色

 

被埋葬过的天空

被挖掘出的历史

 

无论牌坊,或是石像

门,墙,金冠,凤衣

总之一个人死了

原想留下自己

结果都留下了

唯有想留的不在

 

留下禁区

被后人辟成游园

只能如此

中国的皇帝

 

四月

——写在纪念碑前

李燕丽

 

我们编织四月

用青春、鲜花和慰藉

把怀念

安放在

纪念碑前

请你们收下

——四月的花环

 

四月的广场

严冬已把旗杆下的我们

锻打成为青年


我们——

读过雄渾史诗后不再迷蒙的

眼睛——

今天,要在这里宣读誓言

 

我们的声音是深沉的

带着四月早熟的沉淀

我们的声音是沉穗的


带着四月拓荒的信念

 

让我们凝视浮雕

凝视民族的苦难和觉醒

用四月的尺子准确丈量

你们走过的和我们走过的

——每一段珞

然后,我们将格外珍惜

土地和时间

然后,我们将格外珍惜

四月里的春天

 

我们不是岁月的奴隶

我们不会因负重而过早的驼背

我们一直在想

象你们一样大胆设计中国

我们一直在思索

改革和新技术革命

也许,多少个四月

我们这一代仍不能完成使命

那么,我们会在倒下前

把火种

亲手交给四月里出生的后代

 

我们的孩子

也会在四月里

走向纪念碑

请你们收下

——四月的花环

 

到海边去

——朱平

 

走走走,到海边去

到嵌满玛瑙镶满彩的海边去

鱼腥味灌你醉你

垂柳糸个结缠你留你

你们我们同去踏浪

于一片柳叶之上

人生每眨一次眼

就闯过一个浪头

如果你趺进海里

就让海水呛个够吧

呕掸五脏六腑的烦恼

爬上去继续航行

 

我们正值年轻

我们在风浪线上跳绳

我们躺在海岸线上小憩

我们在成里浪里抒情

 

走走走,到海边去

到嵌满玛瑙镶满彩贝的海滩去

不管是在南方北方青岛昆明

星期天最最使人心旷神怡

 

秋夜兩,老去的爱情故事

——敬晓东

 

还是这样缠绵地倾述

一怀淅淅沥沥的愁绪

如秋之蚕吐着

一缕缕苍老的白发

树枝已落下绿色的骚动

只有熟透的季节垂在枝头

依依不舍

如一滴熟透的泪珠

不肯坠地

风吹散云巢惊飞了燕群

为临产的婴儿准备冬眠的大衣

 

那箱星孚育三个季节

分娩了一年的丰收

就要疲倦的睡去

啊,不要留恋快闭上眼睛

任眼皮挤下那些清泪

让婴儿吸干它成为白色乳汁

那么明年便会长成一位纯洁少女

那么明年便有太阳呢喃你的故事

并且继续

你对土地的爱情

 

河心石

——宋渠宋炜

 

这石子把背水的少女

弄成椭圆了

少女便永远不再走出

永远也不出嫁

 

在黄昏鱼儿游过

把石子里的少女

当作了镜子

少女的脸红红的

鱼儿的一天变得温暖了

 

月亮光俯身下来

感到一块发热的石子

看见那个背水的少女

便忍不住哭泣了

目水被嫦娥

给了吴刚酿酒

 

天明时有人来到

那石子被检出来

那少女已成岁月

那个早晨已成一块琥珀

 

母亲

——赵春迎

 

大家都说

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

 

你的爱是一条河

从高山上走来


从森林里走来

一路上跌跌撞撞

一路上曲曲折折

石头磁碎了你

你便重新汇合在一起

湖泊收留了你

(湖泊的水是父亲的心)

你便一往情深

大家都说

你的爱是一条河

 

你的忍耐是一座山

在大地的动荡中

默默地凸起

于是,你

默默地忍受着风

默默地忍受着雨

默默地忍受着闪电

默默地忍受着當击

你让小草生长

你让大树生长

你让幼稚生长

你让年青生长

只有蹒跚

只有衰老

留给了自己

大家都说

你的忍对是一庄山

 

大家都说

你是一个

了不起的女人

 

春雨

——董祥云

 

别用祈祷来亵渎我.

愚昧的时代已经过去

我接受科学的催化

为世界积聚着饱满的甜蜜

 

但也不要对我唱太多的颂歌

其该赞美的是晶莹的汗滴

还该把广博还给纯诘的大海

把充实还给多情的大地

 

再也不要神化的吹捧了

金秋的收获不全是我的功绩

我倒愿借一阵冷风清醍地飘洒

在平凡的所在寻找朴素的哲理

 

让战场留下育春的光辉

——侯建辉

 

告别家中的亲人,

告别故乡的山水,

我是一只绿色的小鸟,

唱着歌儿飞向祖国的边陲。

 

我不是来享受,

也不是来游山玩水,

更不是为了个人的羽毛,

涂抹上儿笔金色的年輝。

我是走向战争的最前列,

用理想和鲜血书写自己的墓碑!

啊!

如果不准备献身,

何必骗取光荣的领幸和帽徽?

那还不如游进浪花,

变作一只苟延百岁的海龟。

 

我愿这战场火红的熔炉啊,

把我冶炼成一颗呼啸的手雷,

以便在今天的战场上,

在边疆的沃土中

留下我青春的光辉,

让祖国大地的花朵,

开得更加鲜美!

 

致翠湖(外一首)

——聂索

 

我们用歌声柒绿了

这清汪汪的湖水

每一朵撖笑的涟漪

都蹦跳着难抑的欢乐——

于是我敢说

翠字是滚动在

我们舌尖上的音符

而我们的胸房

犹如浮光耀金的湖面

决不允许决不啊

让痛楚的沉滓重新泛起......

 

问桨

 

正因为小舟载得动

无穷无尽的幸福

那些划者才奋臂摇桨

问声桨儿:那欢声那笑语

你能劈得裂吗?

 


上一篇:1985年第10期诗人辑
下一篇:1985年第12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1985年第11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田冯太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