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1996年8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1996年8期诗人辑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沙陵诗选

里尔克

 

 

故乡,在哪里?

里尔克浪迹天涯

这里,已是

黄昏渲染过的

一片静逾后,有待鸟归时分

寒流,以孤独

造象天地

眼下

没有记忆,一切

尚未成为过去

异域,那海洋彼岸

山的轮廓外,灯火深处-

港口的呑吐,城市的呼吸

人影蠕动,如蛇岛上蛇的窜动

叫机器惊扰得不安

 

熟悉而不亲切

陌生非所企求

似乎都和流浪者

存在着很大的距离

丄投蓿,为了启程

&鹤爪雪痕……

云烟,风波

诞生

为了生命追求

木是为了爱的毁灭

脐带衔接的是苦行者.

走不尽头的路和

 

 

重重的负荷

寻求,以千百倍的勇气

面对天上地下

四荒八野投下的重量总和

花在夜间死去

星从天上陨落

里尔克

一身骨架和

胸腔里的火一

一种火的燃烧,燃烧着

爱的追求

但不是为一种诱惑的异性

或轮番的季节

子然一身

寻求其第二故乡

伸出的手,敞开的怀

如此礼遇下

没有永恒的留恋

也许,那墓穴的人口处

有只手向他未完成的人生

打开着门

一朵花上

蜜蜂能停留几多春光?:

岂能摭来

被粉碎了的梦的碎瓣

奉献给天堂

或者陶辭于

战争间息那被刀剑

吹碎了的碎片的平,并以此

去装潢历史的框架

像穿山甲在向

时空的纵深不綴止的掘进

向着未知

 

 

向着障碍……

离世俗

不太遥远的地方

黄金的河流

人影绰绰,步履杂沓

尽情捞取所求

此处,虽是古今的垃圾

堆起的光辉的废墟

但却有无负责管辖的欢乐

5

生命的冲动

不是生命。里尔克

在孤独中,如山的平静,肃穆

生活不是快乐 '

而是人生遥远的漂泊,追求……

在诗人的眼中非是

山的外貌

而是山脉下的未知的奥秘,和

无穷无尽的贮存

故而,他从时间出发

他从人生迈步

脚步把喧嚣隔在夭外

身子靠在

衰老的太阳身旁

那只逃出铁笼的黑《豹》

没有来打扰诗人的宁静

此刻,仿佛他是隐藏的一座孤岛

 

预支五年百的新意

诗人总嫌他太陈旧.

于是他又从夕阳下开始新的启程

留下的 珍藏了一个世纪

痛苦了一个世纪

响彻了一个世纪

 

里尔克的故乡一:

在缪斯每根弦上的流响

汇成

野性的风暴,蓝色的海啸

 

乙亥年断章短语

目光泅去

是一种神话和童话的造型

 

寻呼有海啸对话

一个世纪云一

白发飘飘的庄周

——渡海蝶影的行踪……

风下

以其穿透宇宙的眼神

探询万年不解的静谧中的蕴藏

岸上

留有踏云破雾的芒鞋

日出前混沌茫然……

海老了,涛还年轻

岁月老了,星正靑舂

海岬利刃和狂风箭镞厮杀不休

 

羿,鸣镝,射落了第几个太阳

3

……狂澜后落潮

大地.

一帙黄卷

尘封了万里云月

叶叶是悲怆的泪脸

有谁

一笑

把哭隔于天外

一种语言,把

血泪凝聚成铁的山脉

纵横百代春秋万年

 

一朵花

挽舂长驻

一颗心,盼季节早熟

唇边

杯中千古忧患猝然而释.

一粒圓圆的果核和树根

寻找它萌动的时间

 

阿西木嘎

诗选

在我村庄里的日子

 

 

在你的普照里

我收集某些躯体的部位

赋之以神性,比如幻美的颜色

那些通过泥土映照自己的人

是未尽的陈述,他们就是

生活在我村庄里的日子,崖草的哨音

那些怀念的工具

伸向原野的舌头

怜爱的口水,孩子的欢笑

奔入秋天,激动。

辩证的国度里一朵红杜鹃

教会你如何面对真实的宗教

如何报出谱系之端鲜艳的名字

最初的聆听:鸟语花香是

最初的啄破:凉语清风是

最初的宫缩

 

散布的植物,妇女,儿童

日子的牧神早出晚归

用一把竹火照彻夜色的局部

那躲过夕阳后的

两个成年爱神,相拥:

携众人进入了村口

陌生的释婚者——

你将在泪井里布道

你将接受怀念的风

 

在我村庄里的日子

一个白发的语汇 .

如历史,端详着自己的苦心.

那传授故事的祭手

我永远少不了你就如酒杯的呻吟还有狂暴的掠夺像

龙卷风以我为支点

还有刺破蓝天的战争意象

梦里有匪徒坠岩 ,

精子腐味弥漫如

咬着自己尾巴的狂犬

这一切都告诉我村子的另一些曰子

雾气中烟火的村庄

美丽无锁的村庄

那一个个被飘散的日子

被回忆贮藏在不同的肤色里:

一群金色的马蜂谁敢招惹?

 

 

 

“最美的报答……”

 

最美的报答

是逃走是黑夜的路

使自己孤零零并使自己

毫无悲伤。记住和石头般朴实的训言

如今山和我只剩下仇恨如川

用来构建一座黑幽的教堂

鹰喙般清高那教堂

会在裂掌里升腾如月光振颤

这时我攥紧母马的乳房

在教堂里召集我固执而多情的兄弟姐妹

选择最深的面孔

散种拍天野火里的文字

 

那些时候时间如期而至了

时间的笑容散落一片尘埃

那只饥眼在逃路的尽头

 

 

走过了所有血迹的隐秘

沉淀于生辟的表达

 

垦草地而居者最最幸福

而谁又能不再次迁徙?

无人认领的墓地和无人呼叫的地名

我们能否还称之父亲与母亲?

报答者啊,循着黑灵的指向

你必将爱得发狂而愤然出走

你必将捧着出土的灰炬而

喜极而泣

 

快乐

外一首

〇吴晨骏

 

 

我是

人类中的一员,藏身于众人之中。

在寒冷的冬夜

翻阅某个

陌生诗人的作品。

忽然间

 

我胸中一亮,-

那个诗人

是怎样写下

这不朽的诗篇!

我不认识他

仅从纸上

从那连续的句子中

隐约辨出他的身影:

纤弱

多愁善感,

大多数喜欢月亮和夜晚的人都是如此。

在我心中

在我的身体中

第一次出现了读书的快乐:

它那么持久

近乎永恒的河水

 

女友

 

 

我继续吃完饭

洗净了碗筷

站在门口向外张望

等着我年轻时的女友

我现在静下心考虑

怎样回答她对我的提问

掏出一颗梅子

塞在自己嘴里

梅子是女人的零食

但此刻我没有代替它.的

我年轻时的女友

是我在咖啡馆$

认识的流浪女人

她不会为我干活

只喜欢在冬天

衔着梅子

吊在我肩上



旧日历

〇颖闻

 

 

旧曰历布满每个人的唇印

甚至齿痕

撕下一页

曰子又脆生生地开始

失去手感的蝴蝶

变为春天的伪证

所以人们都争先

涂满一张纸

用汗用血用泪

真实并且努力但

最后的呼吸却永远也达不到

另一张纸

隔壁一老者

专门收集废纸

担子越来越重了

据说他是我们这里最老的人

 

 

泷口雅子

 

一九三三年生乎京城。京城第一高等女校毕业。

现代日本诗人会、新日本诗人会会员。诗集有《瘦马》

《钢铁的腿》,曾获第一届室生犀星笑。

 

 

瘦马

 

 

那些沉人海底的闲言碎语

又泛浮起来了

透过海水的波纹

我看到一匹马

一匹瘦骨嶙嶙的马

眼睛瞎了

依稀还记得那匹瘦马

给人驼到背上

奔向海底

那匹瘦马

什么时候起生活在海底的呢

身上溅飞起了血的浪花

 

这是痩马自己的鲜血吗

还是别人的鲜血呢

瘦马憔悴不堪了

抖着

身上缠住的海藻

拐着腿在奔跑

那瘦马的失明的

眼睛

微微添上了

一层比海还要冷寂的

幽蓝

海浪冲洗着

那受伤的马腹上

 

□孙钿译

 

 

渗出的殷红的鲜血

海浪不断冲洗鲜血

鲜血不断流淌……

秋天了

寒雾弥漫海面

瘦马

拐着腿

孤独地

蹲伏在海底的岩影里

忍受着彻骨寒冷

忍受着无尽等待

 

 

白石嘉寿子

日本当代著名女诗人,一九三一年生于加拿大温哥华,大学时代开始写诗,作品富于现代主义倾向,

4集有《黄色旧街》《一艘独木舟回到未来》、《砂

族》等,曾多次获奖。

 

琢木鸟

 

啄木鸟飞来了

 

在木头房子上辛苦地啄个窟窿

有个男人吓傳跳起来

整整八年,那个男人

为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

盖起房屋

而在啄木鸟还没啄出窟窿之前

有一只啄木鸟

给她妻子啄开了窟窿

妻子就从那里出来

不知飞到那儿去了

再不回来

 

 

 

啄木鸟飞来了,辛辛苦苦

还在啄着那个男人的住房

 

川崎洋

 

曰本当代诗人,一九三〇年生于糸京,诗集有《树

的想法》、《川崎洋诗集》等,曾五次获艺术奖。

 

语言

 

人们

不听音乐演奏

也能使音符在耳朵鸣响

所以即使沉默无语 ,

一种思绪

也会在人们的心中飘动

莫如

写成语言

因为

这世界正在混杂起来

我的“青色”

岂是你的“青色”?

你的“真实”

难道是我的“真实”?

长谷川龙生

一九二八年生于大阪,战后开始写诗,诗集有《巴

甫洛夫鸟群》,《虎》等。

工田供士

 

在理发店

 

 

 

鸟海号巡洋舰

渐渐卞沉

那巨大的舰身

被晃动的绿色海藻团团围住

终于咕咚一声落入海底。

那只巡洋舰是一九三二年制造的

同我们在长崎三菱看到的一样

二〇厘米高角炮一门也没有

 

真是厉害的家伙。

我想大约值二千万元吧

 

 

价格可能还要

尚涨。

新宿的一家理发店里

客人照着嵌在墙壁上的镜子

说完话后便把头颈弯下

理发匠小心翼翼使用剃刀

锋利的外国剃刀

斜斜地刮到客人的眼皮之下

大冈信

曰本当代有影响的诗人一九三一年生,诗臬有

《我的诗与真》,《记忆和现在.》,还著有评论集《现

代诗试论》。

 

 

仅仅是当前的评论

 

 

在滑溜的青苔上燃烧的影.

在我心上燃烧的蔷徽

小鸟乘风频频飞向市镇

筑巢在我的眼瞳之中

早晨阳光的树荫里

已经梦见午后的绿色

路遥远尘土飞

舞蹈在尘灰中的孩子整齐行进

早死的母亲慈软的手

把枚小石头

扔到池畔

池边响动小鸟的脚步

那是梦的翅膀的声音

张开飞上季节的屋顶

 

用五趾的足探寻晴空在何处

在青苔上星星从长眼中醒来

你的细语开拓了我的夜晚

在我的唇边出现黎明

 

责任编辑邹昆凌


上一篇:1996年7期诗人辑
下一篇:1996年9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1996年8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第十四届滇池文学奖颁奖典礼举行
  • 获奖作家—赵雨
  • 获奖作家—内陆飞鱼
  • 获奖作家—傅菲
  • 获奖作家—飞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