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2012年第6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 文章来源:2012年第6期诗人辑 时间:2016年06月1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在苹果园(外二首)

孙晓杰


我肯定是一枚果实。譬如苹果

但在苹果园里

我像一缕布满皱纹的风

苹果在那里:鲜嫩,饱满,甘甜

挂在枝头。而我不是

我布满皱纹

但我仿佛从它而来

我没有错

我肯定是一枚果实。但

苹果在那里。我像一缕风

布满皱纹


山洞

我半途而退。拨开篙草、野艾和刺丛

潜入幽秘的山洞:怯儒者的天堂

我是非法闯入者。但黑暗爱我火把的气息

放弃了黑暗的起诉

我触摸到山峦深藏的欲望

内部的岩石、暗河、潮湿而寒冷的火焰

在更深处有蝙蝠的翅膀

在尸骨的腹部有黄金、野兽的粪便和尖叫

我像一辆犹疑的火车

在喘息中行进,带着世界巨大的音箱

我抓住一滴溶液

比时间更为恒久的隐忍和耐心

没有尽头―山洞咬住更深的黑暗

我像一颗孤立和摇动的牙齿


三江源

这是三列火车的始发车站

一列黄河,装满了黄铜

一列长江,装满了玻璃

一列澜沧江,也装满了玻璃

玻璃是生活用品,更多的是被

镶嵌在窗户上

我们可以从透绿的南方

看到黄铜闪耀的北方


时间在旷野中等待(外二首)

三色笙

等待杨柳依依.柳絮缓缓低语

等待兼蔑苍苍万物开始频频隐喻

等待昨夜小楼又东风,油菜花点亮

寺院的酥油灯,一滴清露灭了意念

等待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惊喜

等待雏鸟簌簌的丰展羽翼,拍打着春天的堤岸

等待人们从冬天的门槛中醒来

等待风吹来一申大地深处叮叮当当的声响

等待中年所有的色彩,在某个季节开给你看


晚景

夕阳深处的那匹瘦马

再也不能像多年前那样扬蹄草原

那些用旧了的粼粼时光包括隐耐想象

它的高邀

让即将到来和正在赶来的风暴

使世界荡漾的瑟缩起来

它来到人间

正是为了一步步走向靠近的宿命

为了在田坎边深深地爱上晚归的女子

它坚信:冷下来的晚景

使夜色轻轻的闪耀了一下

隐喻的冷

你冷吗?那么来谈谈近日的天气吧

谈谈被阴霆覆盖的匾乏而消瘦的风景

谈谈镜子上落满的月光和灰尘的分量

谈谈生活的烟岚里那些淤积的出口

我知道,这很沮丧,很消极,很没有必要

或许,被时间挤走的不只是时间

还有赶往天堂的火种与人类的意义

它们散发着腐肉的气息,欲望的气息

让人如此阔绰的抒情,锣嗦的有些词不达意

沿途的事物,只有冻僵的天气是真实的

只有哥特式建筑旁细数日子的老人是真实的

只有顶着大雪灌满了寒冷的铁器是真实的


乌鸦(外一首)

王单单

就像我的哭声,把夜晚锯成两月

属于我的那片黑多么空旷

我真的不是你所说的乌鸦

我的黑并非为了涂抹天空

我只是想向你证明

有些光。需要黑才可以擦亮

有些爱,需要痛才让人难忘

父亲的外套

这些重叠的补丁,二十多年了

总焊在父亲的皮肉和蔑箩之间

磨通之后又被再次缝补上

前几天,我从它破烂的布层里

抠出几粒干瘪的豆芽

摊在手心时

真像我死去的亲人

在田野里睡着的样子,难道

要在它芽尖抹上我的血

才可以救活下一个春天

难道,要我穿上这件外套

你才能认出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


想起民国(外一首)

卢辉

想到那条辫子

想到笼子里装的是人,想到墙头那么多的头颅

一根根长长的早烟

他们在刁娇底下该是个男生

还是投江的黄花闺女

其实不一定都是刀枪,不一定

都是阴谋,政权,和血

一切的江南,些许的莽原

经常在花拳绣腿里吃喝

声音尽可能大一些

国,也一定要大,大麻也就不必再大了

想起那么多老家人

想着北有大槐树,南有石壁村

一个人,一生就不过是一个姓

为何有那么多人

闯起了关东

想到那么一群人死于乱枪,想到

一声声肃静,以及小白菜真的不是一棵菜

还有堂前厅下,那么多的人

高高在上的明镜

通天下地的本领

那是土匪干的,想起大红灯笼

想起乔家大院王家大院

琐呐声都可以免了

睡个炕,有个女人,哪怕逛个窑子

据说

都属于天地之间

我不说朽木,也不说逢春

挨上朽木

也许没有明亮的事,比如蛀虫

擅长在黑暗中吃大锅饭

蛮好的

集体主义

一窝的子孙后代

这多团结,这多威风

不怪蛀虫

不怪朽木

也不谈此木可雕不可雕

当所有的腐蚀

松弛得

就像老人仅有的一颖牙


过北站隧道(外一首)

马成云


四季如春的昆明

北站隧道

像延安窑洞一样暖和

雨是淋不着了

但不敢保证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被水淹

太阳是晒不着了

风却成了一位不速之客

说来就来

一年中,哪怕短暂

总有几天滴水成冰的日子

表明冬的存在

我乘公交车穿过隧道

是为了挣回每月三千二百元的薪水

养家糊口

被生活逼进隧道过夜的人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床单是麻袋

麻袋是被子

城市的喧嚣与奸声唱和

明天能不能填饱肚子

来年有没有一间屋

并不妨碍他们在冰冷的人行道上熟睡一宿


父亲

有人说,我的故乡穷到

没有留恋的余地

那些籍贯不详的风从这里路过

也不曾歇歇

我承认他们所说的是事实

并不接受他fl’1所下的结论

因为父亲挑起箩筐的

身影,永远走不出我的记忆

父亲挑着我们

到很远的集市上去交易

回来时,左边箩筐里的辣椒

换成了洋芋

右边的我,兴奋变成了哭涕

我就是在这样的摇篮里

摇大的孩子

是我把父亲的扁担

哭弯,弯成他直不起的脊背


怀念(外二首)

仲春竹青

我一生的等待享受

一支烟的距离

是吾妻

平凡点火喜悦痛苦

点燃至燃尽

囚禁我刺激我珍爱我

以灰烬的方式

离去

以余香的

酸楚令我

惦记

刻骨

铭心

一支烟嫩尽

油盐无味

天空黯然

把自己邮寄

老家的记忆里

背娃娃的美少妇

像一林一林苞谷苗

抽穗的

顶着红头巾

生机勃发的汲取营养

喂奶腰间的小苞谷

慢慢鼓胀成熟

在秋时的黄昏

发黄的空气凝固她

她已厌倦独自经历的风雨

不知娃他爹何时归来

她和她忧伤的房里

莫名的孤独

凉和冷颤

老屋前枣树的尖上

红灯笼似的枣像欲穿的眼睛

把自己邮寄

牧羊

牧羊的人

把羊养在心上

不许羊走出手掌

汗里的盐喂着羊

心田里的禾苗猛长

越过江河和海洋

打开往事(外二首)

刘文

打开一个突然而至的下午

走入一条胡同又转过街角

老天爷一下子就洒下纷纷扬扬的雨来

就像一个孩子走在路上

因为无助一下子就失声哭起

粉红女人已踏雨而去

一把玫瑰撒在水中

背影却赖下来让记忆患上风湿病

打开一间原本昏暗的小屋

打开小屋里一豆灯火

照着笔尖跳出的文字落在纸上

又在纸上排列成笨拙的诗句

照着我最初的梦想慢慢长大

多年后一张张善意的嘴巴一声声叫我诗人

我在梦里的脸泛起红晕羞愧难当

打开往事打开你

我眼神里藏着你的倒影

一片薄云飘来一缕轻风掠过

我转过三百六十度的背来

你以一杯酒一壶茶的品质将我浸泡

名字背后的你

你名字的叶片散发芬芳

正好做我窗前这棵树的标题

接下来,顺着你名字的脉络

一只风筝飘进树冠深处的枝极

吐出它的千丝万缕开始理窝

傍晚小鸟飞回来了,不分你我

就把叽叽喳喳的吵闹娜进我的窝里

等待好梦来把它们光临

思想的电磁一波漫过一波

扰得小鸟一夜失眠―

而名字背后的你是我要迎娶的新娘

这里的春天

地皮在啦哦发叫

一张张新鲜的口子烧着火苗

浅处深处的血脉

最终消失成泥土的颜色

一条河的山寨心惊胆战

山寨里的部落已断了迁徙的路

一条河的全部家底

就要被太阳的眼睛攫走

与河一衣带水的垂柳

扫U邑和挑战并存

那一个个欣赏飘飘长发的日子

或许只能留在短暂的记忆里

遍野的草环村的果木准备发芽开花

一个梦噎在脖子里

眼睛看看天空是一片眩晕

它们的嘴欲言又止


雨珠(外一首)

石顺华

在适当的时间

来看看绣出的作品

是否完美无瑕

亲自听听土地想说的话

也许是埋怨

也许是赞赏

也许什么都不是

但还是有必要问问包谷

能不能在中秋的夜晚

相会在一轮明月下

放下所有的恩怨

在干枯的心田

撒一粒种子

在滴滴答答的声响中

圆一段亘古不变的梦

妈妈

根根银丝上

还飘着白天与黑夜

她的世界里只留下

对儿女的分分牵挂

等待的饭菜

能说出其中的滋味

就算是时光错位

也永远改不掉的老毛病

唠唠叨叨地对着晴天雨天

说着那个一辈子的话题

别怕有妈妈在

一切都会好的

那个残疾的孩子

有一段残缺的爱情

求主带领他走出黑夜

赐光明给他

直到永永远远

妈妈我的心碎了

找不到缝补的地方

你可以用日月

把它修好吗


大风(外一首)

李艳琼

大风过后。天空被鸟鸣抬高

被更加广阔的蓝占领

你抚过风的大手里

一粒种子穿过弥漫的尘

风衣紧收

抵达土地温暖的皮肤下

天空下

你的枝叶.一次次拔节

沉默

嘘!别弄出声响来

我的舌下压着一粒

矢车菊的种子。我咬紧牙关

我不能说出。暴雨是怎样

骤降,一坡的花朵

是怎样在霞光初霎时

被撕裂

咬紧牙关。我不吐一字

任疯狂的叫嚣

高过我的额骨。而我

宁愿低下头

为母亲梳理那云朵般

安详的鬓发。为爱女缝缀

幸福的嫁衣


父亲(外一首)

汤云明

那个年轻的父亲不见了

在女儿眼里我成了

我记忆中父亲的模样

我有些害怕当父亲把

年轻一点点地

移植到我身上

他还剩下什么

春天里

春天里我再次感动于

那一群被世俗的风

追逐在乡村与城市之间

奋力抢占车站码头

背负期冀艰辛迁徙的兄弟姐妹

春天里我突然想起

一个面朝大海的年轻诗人

他用了结生命的方式

彻底根治诗人们

春暖花开时的通病

春天里我仿佛看见

桃花梨花樱花海棠花

山坡站满搔首弄姿的

妖女柔情似水地

勾引我的魂魄

春天里又一颗

思想与生活的种子

从夜空中播撒下来

躺在温暖的泥土上

低头思考

抬头表白


消失的斧头(外一首)

黑羊

好多年了

一直没有见到斧头

一种农具消失了踪迹

如同她转身离去

改嫁山东

不甘心的是火

没有了斧头哪来柴禾

没有了柴禾如何打铁

从今以后

谁还能打造一把明晃晃的斧头

给大树

乏熨弓

少年郎

总是把心挂在气球

往上飘

在夜游中呼唤志向

反反复复

从挂着甜果的细枝摔落

再爬上

抬头看天

一条麻绳把远方缠绕

近看身边

多少人住在高楼

还有多少人想象着海市唇楼

天高不算高

雏鹰走出窝

在悬崖边锻炼翅膀

一次次告别惊慌

把视线拉长

远走高飞的日子

近了,近了


轻轻(外一首)

吴彦宁

轻轻走进翠绿的竹海

大地深吸一口气

不敢久留

生怕污浊这方世外

轻轻走近清澈的湖面

照照自己憔悴的脸面

不敢久留

生怕一池湖水立马就黑了

轻轻走入你的梦中

和你做对蝴蝶翩翩飞舞

不敢久留

我的市井生活尚未结束

轻轻你来到我的坟墓

不叨扰我的平静

为我点支烟

送束秋菊

致攀附的植物

譬如爬山虎、刀豆、牵牛花

这些植物

得找一个支架

一个夜晚

朝上攀附

别说自己无骨无型

这是攀附者不得已的理由

老了我走上一座陡坡

借助一根拐杖

得以看见,这人世苍茫

萧萧

这是必然的,我爱上黑夜的唇

爱上它遮掩的软语

我刁、心把身体靠过去,然后饮泣

拒绝光,从生活的背面握住磁铁

不让灵魂走失

我一次次,无声地穿过街道与黄昏

和晚霞道别离

抛下慈爱,我就得不到安息

而放弃疼痛的白昼

夜色中安静的眼睛

又会温柔地,折断我的骨头


普渡河铁索桥随想

余文飞

几根铁索拴不住

普渡河原始的野性

山崖掉进河里

顽石掉进河里

阳光和月辉

白云与蓝天

一一被撕扯成碎片

挟裹着翻搅堆积呼啸

再后来

枪声掉进河里

炮声掉进河里

那些叫嚣和呐喊

怒吼与呻吟

一一落水

有了英勇的记忆

普渡河更加奔腾

一些荡气回肠的咆哮

轻一声

重一声

土地

安文海

在坷垃里刨了半辈子

才知道,你能留给我的

不只是温饱,还有命

我血液里流淌的不只是血

还有世事和风雨

离开土长成的东西能有什么好味道

亲爱的,我年复一年侍弄的土地

就有生命的颜色。最少,所有的颜色中

从土中生长出的颜色是最艳丽的

现在我只想种好我的土地

不管风吹还是日晒

不管细雨还是雷雨

当我种不动的时候

任土地收走我的血脉和气息

感悟

鲁绪刚

阳光断裂生命像落叶一样

失去了固有的青翠

一汪清水在一株高粱的根部荡漾

尽可能相信时间可以穿透一切

如果挪动一下世界会不会有一滴血

发芽并且盛开花朵

而花朵的叹息会不会篡改

乱石和草丛中的道路

鸟鸣是钉在天空的钉子它的力量

可以击穿大地和一个人的胸脯


看见鸽子

曹立光

心想今天该有鸽子的时候

四只灰色的影子,一闪

斜过3-37B楼角

“快看,是鸽子”

我指着翅膀飞翔的方向

对走在身后的儿子说

我希望能够告诉儿子点故事

让他记住每年的今天,不至于

在可口可乐的泡沫中把苦难遗忘

我想,我是错了

楼的阴影下,男人们在打麻将女人们在遭狗,聊天

对某些人,这是中国最平常的一天

要么无所事事要么庸庸碌碌

只有少数人,几个人

想起或曾经为了忘却的纪念

采摘鲜花编制花环,背对

阳光仰望历史,在墓碑下

沉思。7月7日

这时接我办事的车来了

妈的,是日本丰田


哈哈,房

姚波

属于轻蔑的一类

它让我们低贱下去

让我们作为奴隶

靠近她的裙摆

不可回避啊

作为婚姻的前奏

它属于物质

作为精神的层面

它高于我们前世的姻缘

我不想让你去猜

不想让你跟着我去流浪

在城市的一角

这不可一视的君王

让利了最后的希望

却让所有抱着希望的孩子

低沉下去

哈哈,房

一个空壳

套用了春暖花开

却坠落了我们自己


一生

冬萧

我注视着一个人的出生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

一座小屋升起了炊烟

多好的山林水田

一个人似流水来到这个村庄

特别渺小,犹如空气中隐约的香味

他弓着腰,深埋在麦穗里

若有若无,他站起来

实实在在.给了世界唯一的影子

向土地上迎风生长的麦苗问好

在早晨,向诗歌问好

向诗歌中展开的土地问好,向土地上

迎风生长的麦苗问好,向麦苗上的锈病、霜冻和冷

问好,向被土地和麦子反复折磨的农人问好

此刻,他们已早早醒来,像被梦境剪碎的叶子

挂在乡村这棵苍老的树上

一丝小风就可以吹落。我克制着自己的声音

用远山的青翠、溪流的明澈、虫鸣的飘渺

用我堆积一生的忧伤向他们问好

可他们谁也没有理会我,就径直钻进麦田

很快被巨大的绿吞没。我向一大片起伏的绿问好

只有一只鸟飞出,栖息在我的诗歌中

像一块经年不愈伤疤


上一篇: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专辑
下一篇:2012年第12期诗人辑
(作者:系统管理员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2年第6期诗人辑]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王丽娇
  • 胡兴尚
  • 犯人三哥
  • 依托之地
  • 黑皮鞋、白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