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2017年第9期诗人作品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7年12月12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2017年第9期诗人作品

诗人


人狼格  云南省丽江市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人民文学》《民族文学》《星星诗刊》《北京晚报》《滇池》《边疆文学》《青年作家》《四川文学》等报刊杂志。


人狼格的诗




放生


他种过地

如果钱够了

他只想把那头老耕牛

从屠宰场里赎出来

放生在自己的糟糠里

他还养过鱼

如果钱够了

他就想把那些

总想跳过龙门的鱼

从厨房的刀俎下赎出来

放生在世俗的深海里


现在 他在自己缝缝补补的

生活窟窿里穿来梭去

如鱼得水

把不用花钱去买的自己

放生在命运这张大嘴的牙缝里


他给自己三皈依

念无数遍的往生咒

回向给自己


每逢初一或十五

他都会认认真真地

按照仪规

把自己放生一次


一次又一次的放生

让他明白了 

被武装押运的时间里

自己是在生活的底面上

必须见证兵不刃血的

最后一件冷兵器


自始至终

他都在使用铁的呼吸



老枪


这是一把

流落异乡的老枪

它见过一些岁月

见过许多烈士和罪人

它是无数冤魂的见证


其实 它没有故乡

硝烟 杀戮和战场上

自始至终

它都只是

一块会奔跑的铁


只有食指

才能把它惊醒

手的温度在那里

那里就变成了异乡

它就开始了铁的呼吸


现在 又有人

用它顶在自己的脑门上

告诉自己:这是最后的机会



存在


一棵早已枯死的大树

依然 横空出世在

巨大的悬崖上


其实 把紧抓着

整座悬崖的错综盘根

摊开成死去的手掌模样

就可以完成了自己

钉在石头里的

铁钉的硬命


一棵悬崖上的枯树

坚硬成一段弯曲的历史

根依然在石头里

抓住活着的刑具

用巨大的影子

在森林的树尖上隐喻


这棵枯干在悬崖上的树

让我们想象 一根骨刺

从颈椎里穿出


其实 我们知道

真正的存在

就像一张东巴的嘴

含满了咒语的锋利刀片

故此 在我体内的朽木里

一条柴虫

正在埋头学习警惕



神话


雪山被白雪覆盖了

无数犬牙交错的山峰埋藏了起来

青山长满了绿树

无数纵横交错的沟壑被绿色填满

我浑身被语言沾满

而无法表达真正的内心

就像一只被蜂群包住的蜂王

连螫刺都被翅膀淹没了


一只神的耳朵

贴在我身上催促道:

你快说

2017年第9期诗人作品

李季  80 后,云南富源人,教过书,干过新农村建设指导员,现供职于某街道办。有作品在《诗刊》《诗潮》《特区文学》《诗歌月刊》《作品》《滇池》《春城晚报》《中国诗歌》《都市时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并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


李季的诗



大河遗址


他们出洞就捕鱼 拾螺贝 泡在湖中消暑

深夜趴在洞口喝水

像弓着腰 端着一个盛满月光的巨盆


当然 他们也捕飞鸟 追走兽

他们全部的家当 无非就是几根木棍

几块石制的器械和几块兽皮


庆幸的是 他们在洞中生起了火

在茹毛饮血之余他们就围着这堆火

讲着数万年之前的大河话


然而 天灾就像一个恶煞

湖泊没了 他们和石洞被牢牢的埋入大地

直到有一天 人类的文明终于把他们翻了出来



倒春寒


我们的目的地是寨子西边的一片树林

那片树林在一座高山之顶


我们爬上山坡 大雾从山顶下来

寒风从山顶下来 风雾中的雨点从山顶下来


我们走得艰难 春天的寒潮使路面变得泥泞

每一个人仿佛都是前往虚无之境的悲伤的囚徒


其中的十六个人 他们必须走稳

他们的肩上 扛着一个刚刚躺进棺材的亲人



春耕


春风呼呼地刮 梨花开得茂盛

该耕地了 张老汉

开着他新买的微耕机

突突突地就耕出去一大片

可是从某一刻起

他的机器不走了

停下来 却依旧发着出力的声音

当旁边一个放羊人 终于发现不妙时

在转动的铁齿下

已经躺着张老汉残缺的尸体

那天 有人看见在不远处的山坡上

一只布谷鸟始终不叫



春风沉醉的夜晚


我们走得踉跄 灯光从柳枝间漏下来

一条小路在春天的夜晚斑斑驳驳


这两个说着酒话的男人

此时尚早 不必急于回家


四十二岁那个在讲着生活的苦楚

三十一岁这个在提前为自己的罪责忏悔


有一刻 他们差点就抱在一起痛哭

是一阵风 让他们最终安静下来


最终躺在一片草地上 之前

旁边早已躺下一条哗哗的河流



假期


终于坐上父亲的电动三轮车

两条黑狗在旁

父亲温暖地讲着狗事

而我 却在感叹一根柴草的枯萎


拿起火钳生火 这铁打的夹子

曾经作为母亲教育我的工具

依然一边长 一边短


院子里那棵玉兰

一夜之间 开出嫩白嫩白的花

清晨 我从下面经过

居然没有发现

是冷的天气 让我错过了一场盛开



羊群


一只羊去饮水

一群羊去饮水


一只羊爬上山岗

一群羊爬上山岗


羊群的身后

放羊人披着落日的光


责任编辑 段爱松


上一篇:2017年第8期诗人作品
下一篇: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作者:佚名 编辑:hxs)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7年第9期诗人作品]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7年第12期滇池之友诗歌
  • 2017年第11期诗手册
  • 2017年第10期诗人作品
  • 2017年第9期诗人作品
  • 2017年第9期诗手册
  • 2017年第8期诗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