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之友 >> 作品选登 >> 浏览文章
作品选登

2018年第6期滇池之友诗歌精选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年06月08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刊中刊】滇池诗刊

特邀策划:霍俊明 主编:段爱松


滇池之友诗歌精选


杨蕊 (云南昆明)

木槿子(云南玉溪)

仲春竹青(云南昆明)

李鑫(云南昭通)

杨斌(云南曲靖)

杜小龙(甘肃临洮)

李永超(云南曲靖)

赵枝刚(云南昆明)

成仁明(云南文山)

桑田(云南昭通)

叶华荫(云南大理)

王人天(云南曲靖)

阿炉·芦根(四川乐山)

金雪松(辽宁黑山)

张美华(云南大理)

贺麒公(湖北十堰)

陆建辉(云南红河)

李治(四川成都)

梁刚(云南弥勒)

胡游(广西南宁)

邬跃武(云南怒江)

周锋荣(江西余干)

苏铁(贵州纳雍) 

李雪梅(云南昆明)

甄长城(安徽长丰)

晏先树(云南昭通)

雷焕春(云南曲靖) 

樊小坡(黑龙江哈尔滨)

黄瓜皮(云南弥勒)

刘坤(安徽临泉)

陈玉梅(广东深圳) 

杨凤金(云南文山)

与子书(组诗)

杨蕊(云南昆明)



与子书(组诗)

杨蕊(云南昆明)



梨花春曲


我想背靠着石头忏悔

愿时间能再慢一点

把落下的人问一问

把落下的书读一读

把落下的日记补一补

把落下的街道转一转

……

但是,梨花用高贵的白告诉我

曲子已谱好,无需有人听

它自明媚动人


春光百里,孩子手中的半截木棍

正在调慢花的时钟



木棉


远山,草木已落叶

还未听到故乡下雪的消息

节令独自染白郊野

耕作的人和叛逆的庄稼进行较量


炉火印在你的脸上

好像一团木棉花

每次想起它

总与岩壁、江水、雾气有关

我最爱的木棉

仿佛,那是爱情的长久馈赠


起风了,稻草人摇摇晃晃

这是多年后你所认识的故乡


愿河流在着

小路在着

那些亲人依然在着



归来


喜欢风

没有理由

飘起长发,扬起花香

我一直在它的腹地奔跑

做梦,长大

红色,绿色,蓝色,黑色

描绘的村庄

越走越远

停下来,等待风来

我还要走回去

有另一个我生活的地方

芦苇苍苍



一只背包


暮色微浅,你几地辗转

来到我的小镇

在红色的石头背面

刻下我的名字

就像藏在玫瑰园里的暗号

他人无从知晓


蓝色的背包装满笔纸

写字、画画、沏茶

茶,是我从老家带来的新芽

润口、静心,如故人面

那年的木棉,依江岸盛开

像隔世的恋人

浓烈、奔放、缠绵


背包不会说话,去了远方

那晚的月亮比天空还大



讲述(组诗)

木槿子(云南玉溪)



老地方


黄昏的时候,我会到通往江一中的老路

走一走, 那条弯曲的土路

窄了许多

过路的人,少了许多

野生的植物,却长得苍笼茂密

走了很久,几乎见不到

炊烟,和下田的农人


静静走着,我会想起一些事情

上学的路上,晚霞刺眯的双眼

父亲丁丁当当的自行车声

它们,是我灵魂深处流淌的清泉

是我内心最柔软的疼痛


回来的时候,我摘下裤脚上的粘人草

它戳疼了我的手

这样的事

许多年前的某些个黄昏

也曾经发生过



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有时候,它像是我的小情绪

我常常忘了伤口

不停地为自己开脱


有时候,它像我衣柜里的衣服

比我更熟悉我的身体


也像是母亲用心思

熬煎的中药

那熟悉的味儿,从时光那头

远远的,穿过来


仿佛回到从前

回到温暖的老屋

母亲喊我,喊我

我张了张嘴

满满的,都是咸咸的泪水


风,浩荡的吹过



秋至


树叶如蝶,妩媚

如华丽的汉赋

光线从前方,穿透过来


这斑斓的小树林

小虫隐身在树叶下,万千植物

和秋一起,绽放


往前走,迎着来自秦汉的风

马蹄儿踩着节拍,从快三到慢四

可冥想,可凝思,可追问天空的蓝


——秋天是可以用来炫耀的

不仅仅是丰收,静美

还有,日渐饱满的爱



月光漫过枫林


月光,一点一点地落

落进枫林

那里,空无一物

只有潮湿,冰冷

没有你的影子


如果有星星,那也是流亡人间的眼睛

如果有灵魂,那也是依附在草尖上的叹息


月光与我无关

枫林与我无关

我逼自己捂住心口

夜,太寂静



短歌六首

仲春竹青(云南昆明)



蓄养


鸟声蓄养了屈原,蓄养在古树的年轮里

泛绿在叶片上

蓄养在风的歌喉里,鳞片和鱼刺的内心

蓄养在时间的端午节轮回里,菖蒲

艾叶的纸页,载着他飞

蓄养在汨罗江,江水不息酒谣不停

酒中的火焰燃亮离诗,在雨中

我听到星光怀乡之语,弃岸的红船

驶向虚无的未来



白鹳


晨醒时分小江流经河里湾村

一群白鹳开始开工了,离开柳枝

江风吹拂,风吹过这群白色

吹散的白色慢慢染白整个湾巷


飞起的白鹳的叫声,吵醒阳光

冬阳的慈悲焐热这大片种植膜带露的冷

也焐热了我

一颗匆忙赶来的心



陷塘


留下地点和名字的

是流水和时间,坐在纸页上

文字清亮,数字间一团浆糊


他折枝而立,一时找不到

进入石门的开关



碎末


扯开窗帘

推开玻璃

双手流光

我看见光里的尘埃

一颗,两颗……无数颗

它们也一定看见了我

——一颗最大的碎末

正跟着它们

追捧阳光

我已伸出探向世界的双手

擂坏钟表的滴答声

逃出窗外




挖出来时它是黑金

包着烈焰的火

没有人知道它所经历的一切

颤抖,倾倒,翻滚,碎骨和一直埋压在

地下的黑暗

如今它反复燃烧自己,是因为

它一直有话要说

说出来,就能熔钢煅铜



回应


冬阳的巨手从牯牛山顶峰,千百次

覆盖着生活的忧伤,鸟儿减轻了对惆怅的吟唱

夜化作村庄第一缕曲折的炊烟

人们似乎离开了黑暗。行走、劳作在光亮里

远山也把雨后的云雾深情地送回天庭

野池的鳞波有奔向四方的暗示


盘山路转弯处,有车辆蚁行

玻璃反光着某种回应

向上,向最暖和的地方,譬如掌心

布满血脉和温情的时光

紧紧握住谷底的小城



这座城市飘着空瓶子(外二首)

李鑫(云南昭通)


我一个人坐着的时候

肋骨中的雨水,比外面的天气还要冰凉

合欢花里的风暴

将零星的情欲卷得高高的

我知道我再不能充盈一颗豹子的心

这座城市飘着空瓶子

从街头到街尾,从南到北

他们在我眼中空空的身体,没有雷声


你不爱我,这些年我的闪电凝固

再不像春水一样柔软

那么多紫红的刺,从天空掉下来

这事件一定足够疼痛,所以才会刮起大风


我不是一个拾荒者,却常常站在窗口

望着河流中的鱼群

他们相互擦拭着鳞片,吐着稀薄的泡沫

我之所以盯着他们,盯着人间死看


是我爱你,在这漫无边际的夏日里

我常常期待山洪爆发,将你手里的帆船

带到我胸口,装上这颗摇摇晃晃的不死之心



田野里开满罂粟花


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末路穷途

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断头台,审判室

田野里突然开满罂粟花

你想不到,你的半生已有这许多致命的伤口


他们往山外去,往星火栖止的湖泊

往存放落日的森林中去

你怀揣的罪恶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

一直撒到田垄上,撒到河床和坟地

突然就开满罂粟花


时间的味道多么好闻

除了萋萋迷人的情节,还有那么多身份

衙役,刽子手,地主,矿工,还有许多在青楼的女子

涂抹着雨水冲刷不掉的芍药

人们根据气味分离对方,再根据气味

进入一场迷雾


田野里开满罂粟花

色彩把香气稀释,搅合在这降温的人世

有一些新生的念头已经结冰

这有什么关系,我的口袋里还有那么多那么重的罂粟籽

有人出生,我撒上几颗

有人死亡,我撒上几颗

有人替我走了一段路,比我走得更远,更好更飘曳

我就又悲哀地撒上几颗



石块与石块之间


在无人惊扰的山野

那座老坟是安静的

这么多年,石块和石块缓慢地远离

和活着的人一样

一次次修改着完整的定义


远行的男人又一次跌倒在圈子之外

那些大大小小的眼睛

第一次被雨水填满,他们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失去了平静的内心


在石块和石块之间

一株鸢尾轻轻地走出来

挂着露水和怜悯,望向停下脚步的耕牛

他们彼此对视,呼吸,退缩

再舍不得相互打扰



高地(组诗)

杨斌(云南曲靖)



寂静


羊从山顶转身,隐藏在草丛中的小径

又独自,向夕阳走了一程

像一个人,面对突然到来的寂静


蝴蝶也飞走后,我才看到

落下来的花瓣,一片一片的辨认

这在时光深处行走的心跳,温暖及艰辛


夕阳跳下山崖时,收回最后一抹残红

擦伤了,一朵野菊花的身子

那是寂静,发出的回音



在郎木寺


朝佛人手里的转经筒在转

插着经幡的小板车轮子在转

喇嘛手里的念珠在转

酥油灯的灯光在转

众生若游鱼,绕着大殿转


格桑花在转

天葬台上方的秃鹫在转

白龙江在转

黄昏里,我是时间来去匆匆的过客

一个人围着一座孤零零白塔

也在转



尕海


两只起飞的黑鹳

掠过水域的边界

波澜消隐过后

尕海,回到黄昏的寂静


围栏外的马匹,走走停停

总走不到,枯黄的尽头

让你,一眼望不尽秋野的苍凉


一株芦苇,在夕照余辉的阁楼顶端

摆动、燃烧,这荒草间沉浮的灵魂

在逐渐膨胀的暮色里,显得多么持久和热烈



在甘南


一只藏羚羊撞向红日,尘烟里

光线似松脂,滴落在空旷的巷道里

神情模糊的游人,像蚂蚁

把一缕缕光线拖进巢穴

它们背光的那一面,暗藏什么样的光影


我必须在你身后等待,等待另一只藏羚羊

忽远忽近地在东山顶出现

以及它牵引着的那片月亮露出头来

我才能看见他乡人在异乡,如何翻找自己的影子



入冬记


入冬后,走过的路,静止下来

一年的收成,摊在眼前


去远方的路途上,多少人没有归期

村前流水,带走多少沙石,又滋生了多少草木


村庄的人,八个老死,新生五人

又有三个怀孕的小媳妇回村

年底,人口基本平衡


还有一件事,刘二狗在树木秋黄时犯了疯病

他坐在黄昏的村口,扒着手指和脚趾数他的羊

数累时,对着红红的落日,使劲笑



暮秋飘来果香(外一首)

杜小龙(甘肃临洮)


徜徉在山野 群山寂寂的穷乡僻壤

捧出醉红果香 阒无人迹的虫吟钻进耳朵

委身秋天。我重新成为虫族的一员

蹲下 降低身体

和炊烟一起呢喃:满足的喜悦充满内心


此刻看来 十八年前的出走多值

重新打量几根隐秘的烟囱 缓缓吐出酸涩

滞重的烟煤抖落 化身草木散逸

暮秋飘来淡淡果香

我突然想感谢这寂寥的西部小山村

突然为莫名的愧疚眩晕:十八年的债务轻轻散去

故乡拖着母性的光 递来果香



听雪


风钻骨头 风湿攀援而上

关节里蚯蚓蠕动 艰涩 迟缓

骨髓灼烧 冬天拖着这火把


站着说话腿疼 嘴也疼

小雪大雪 缓缓从舌尖挤过

二〇一七年 雪飘下来了

庄稼已刀枪入库 秸秆们却噙着霜


也许 一场抑郁症掩盖曾经的杀戮

可是 霜冻的阴影传染心脏

冬至 白色的血会轻飘飘地下进来

北方冬眠过亡灵的世界

穿过漫长生命之冬 一场雪

塞满归途


哦 听

丝绸碎裂的哀乐



游春融公园(外一首)

李永超(云南曲靖)


在春融公园,一排蚂蚁

把一棵杜英树当成天梯

径直向云霄爬去。我一言不发

继续故作深沉地朝前走

每迈一次步都小心翼翼

未惊动风,未触及茵茵小草

秋水静卧,三五株水草

七八只小蝌蚪是它的语言

而我苦苦追求的诗在哪儿呢?


微风吹起,一片银杏叶缓缓飘落

落在我掌心。我仰头查看

无从知晓它自哪根枝上落下

又为什么要选择落在我掌心?

黄灿灿的银杏叶就像一枚精致的书签

亦如美少女含羞的素颜


心里忽然暖暖的,于是

在叶子上写下几句不是诗的诗:

就从一片叶子的飘落开始

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已足够让你领略

秋天的内涵

美丽的重量



在斗南


夜里,骑电毛驴者死驴一样活了起来

吃了春药一样精神抖擞

他们一脚油门轰下去

一辆辆电毛驴便也活了起来

且有了撕心裂肺的嗥叫


一辆辆电毛驴嗥叫着飞驰在大街小巷

像极了一只只用汽油点着的老鼠

一样的不管不顾,四处乱窜

一样的歇斯底里,鬼哭狼嚎



春兴(外一首)

赵枝刚(云南昆明)


走着,走着,春天就闹了起来

在河堤上吃草的水牛吃饱了

就扇着耳朵看红杏害羞的样子


衰草比春天长得茂盛

一匹毛驴打了几个响鼻

那些沉默的杨柳就扭动腰肢

几只飞鸟在枝条上荡着秋千

一个人沉默了一个冬天

无非是孤独的想着春天的往事

暮色敲响了南山的晚钟

我一直对尘世有爱,只是无法言说



满眼苍茫


谁管一个人的苍茫

天空云卷云舒是我的幸福

落日燃烧西天的云彩是我的孤独

一阵风吹过世界就苍老无比


一声清脆的鸟叫天就亮了

就算我把窗帘拉得再严实

外面的世界一样鸟语花香

那些尘土一样飞扬跋扈


有人想拿走我的灵魂

摆放在商店醒眼的地方

作为欢迎惠顾的招牌

我讶异自己有如此魅力


那些小草经过秋冬的霜染

终将腐朽为微笑的生物

百年之后有谁还能收留

那些曾经消融了的爱恨

我只是你曾经遇见

世界每天都遗忘的部



路过(外二首)

成仁明(云南文山)


山路有积水塘

干燥后留下凸凹

我尽量避开险坑

有时候我停下来问询

一张脸像半片桃花

我捂住心头突突心跳

我不想回头去看

真怕一回头

就遇见吃药的人,上吊的人

被苦痛折磨着的人



苦藤子


我扯来一把苦藤蔓

熬煮汤汁

黑黑黄黄的汤液

有时候养胃

有时候去除风湿

有时候治疗感冒

一大把苦藤蔓

花朵有时候是小月亮

有时候是小太阳

看着看着,我明白了

我一直用太阳光和月亮熬煮汤汁



遇见


她用全身的力气走路

用全身的力气说话

甚至用全身的力气挤出

一点点笑意

她的房子是泥土木料结构的老房子

她的男人是一个三四十岁本分的庄稼汉

她唯一的新是孩子的脸,像一枚朝阳

让我们这些过路人

也分享了阳光



阴郁(外二首)

桑田(云南昭通)


迷恋阴郁,像从脚骨里拔出铁钉。

脊背抽掉的瞬间

窒息会带来快活的叫喊

有时,太阳很近,在我的左肩上燃烧。

有时,星光太远

在我的睫毛下冷掉。

只有那些顶着芭蕉叶疯跑的孩子

才看见荒野里最后的雨水。

我被时光挤压得只剩一条眼缝

看见荒冢里最后的女鬼穿衣起床

除了心跳,一切和一切都静悄悄......



雨后黄昏


往事落在地上

像宋代的雨水敲打窗户

残花落处,暗香依旧。

雨水肥过的梅子

最终成长为饱满的果实,

站在黄昏的水塘里

被树影纠缠,抬头看见大雁南迁

它们的心事很多

一生都在漂泊中度过。



成人礼


飘雪的天空下一双孤独的翅膀

每一次张开就是每一次成长

那些受过的伤就像歌一样

总是在没有人的地方喃喃低唱

晨起,不要惊醒花瓣上的露珠

你爱这江湖水深就不要回头张望

所有的苦涩都需要亲自去尝

青春灯火阑珊,一直都会在路上

阳光下的梦境,总在荒芜里开场

穿过一岸韶华就能看见叶绿花黄

我在草长莺飞的季节里绕过时光

每一次收回翅膀都是为了再度飞翔



树包塔(外一首)

叶华荫(云南大理)


穿过鸟蠕动的肠道

和翻飞的羽翼

来到塔檐的一粒种子

依旧固执地

忠于纯洁的自己


身心入定

在虚空中长出根茎

将高大的佛塔揽入怀

与之结为一体

穹隆下共攀云梯

天宇又撑高几米


浓阴里

敬香的老妇说

这是菩提



独树成林


胆小的树

怕孤寂

长出

一个树林


胆小的树

藏在自身的林中

像我

置身人群


晒太阳

沐浴鸟鸣

是一生中

最好的光景



黄昏流云荡芦花(外一首)

王人天(云南曲靖)


一切都没有了

在红土铺满的大地,草样的生命

窜过风口,就走到了秋天

以一个诗者的昂性,直上天空

与流云相触


剩下的,在这孤漠的黄昏里

独有一份诗的躯囊

对于那些

满身披金戴银的事,顺利者的歌唱

我从没有去进行奢望

更不敢奢望沉沉收获,果实累累

也许从草样的青春,一路疯狂

未知时,个个都与我一样,拼命狂争

到底想争些什么呢

在这黄昏里

突然就明白了,风吹过芦花

诗性的躯壳,在风里飘摇

每一个到达生命的人,都不知道

放眼一望,只见芦花在流云间晃荡



可渡关遗址


驿马远去了

伴着时间远去了

剩下的这段是尘封的历史


古碑不看

古碑上布满了灰尘

飞檐斗拱不看

飞檐斗拱是古代的神话

枪垛不看

枪垛是战争的血光

门臼不看

门臼是古老的枷锁


我看的是庭院中茵茵的草绿

以及草绿中戏耍的小孩



向日葵(外一首)

阿炉·芦根(四川乐山)


你的眼睛总是含着

向日葵的方向


我走到哪里

太阳就等在那里,至少是

它的金灿灿的手势


我走的太多

你明亮的籽粒消耗着仅有的

两颗眼睛


顺着向日葵的方向

剥向日葵给母亲吃


太阳就会翻过她的睫毛,太阳

又从那里翻回来

像漂泊的眼神

重回故地



古遗址


我们首先测算死了多少人

留下多少后代,再从

服饰的花边花瓣上算出族别

从彝族到汉族到白族——最后才算故事,算

多少件故事,怎样的故事,怎样的主人公

才能排出如此之大的废墟。那段时间

我们死了,把自己算死在古遗址的梁柱上

而古遗址活了,活在我们的故事中

因为,我们把自己活着的故事

算在了死者头上。



安眠(外一首)

金雪松(辽宁黑山)


也许星星是宁静的

也许你喜欢

然而仍少不了

喧哗的松叶,戴红冠的山鸡

故乡人路过时,一身的露水

整个夜空已属于你

安眠的父亲

当玉蜀黍开始吐穗

传来浓浓的乌米香

在垄沟的阴凉处,以及断裂的

砖块上,那弯曲的酒水印

散发了原野的醉意


那悲泣后的土地,你黑色的土——

手扶犁铧翻过的日子

啊安眠的父亲

那明亮的犁铧歇了

大地安稳,进入梦境般

停止他悠长的回忆



它们安坐在田野上


它们安坐在田野上

当春天雨水浇灌它们的田园

淋湿它们尘世的子孙

当碑体上的黑字遁入灰暗

世界瞬间也沉入幽冥


在它们身边,世界的慌乱

就是我们内心隐秘的悲伤

就是一株深埋地下的树

在雨水的不断追问下

开始长出地面——

像它们这些坟墓

开始从记忆中长出



一个吻,秋天就熟了(外二首)

张美华(云南大理)


太阳吻了稻穗、玉米

秋天就黄了


风儿拥着核桃、栗子

秋天就饱满了


雨水清洗苹果、红枣

秋天就熟了



秋风中的银杏叶


从叶子冒出的那一刻起

就心心念念想要变成蝴蝶

幼芽嫩绿,春意撩人

成叶淡黄,间或有些绿色

不经意成满树耀眼的黄金

秋风吹着口哨翩跹而至

银杏叶作别高枝,回归泥土

满地金镂衣,静美之秋

拥吻着泥土时它暗自思量

明年也要活成自己



湖水的骨头


湖水有皮肤

风一吹它就起了满身的疙瘩


湖水有发丝

只不过冬天会枯萎春天很繁茂


湖水自然也是有骨头的

它撑起的蔚蓝便是鱼儿的天空



瓦蓝天空下的灰鹤

贺麒公(湖北十堰)


羽翼是明亮的像鲲的鳍

那时青春,别样梦魂

心比天高,不惧风高浪急

逃遁沼泽之地


时间的深海藏着含沙的怪兽

暗夜的穹顶闪烁着鬼魅的寒光

我把忧伤告诉秋风

窃窃私语无人聆听

天空是瓦蓝的比谎言盛大

鹤立鸡群蜚语如焚

埋葬我们的是缤纷的自私心

白雪皑皑的山岭春草又萌动


天地之间有腐败气,更有英雄气

煎着百草之药

熬着有限的时光

深情地呼吸, 雕琢美



木薯情怀

陆建辉(云南红河)


像来自乡间的亲人

纯朴、厚道、不善言辞

千年来,一直在农业深处

静默生长

硕大的根须

一头连着大地

一头连着我的情思


不像夏季的桃李

带着湿漉漉的心情

总喜欢,在高高的枝头

随风炫耀


如果可以选择

我来世还做一条木薯

地地道道

生长在故乡清新的地头


即使被刨挖

本性不移

回馈亲人或牲畜



六月 

李治(四川成都)


每逢夏至,太阳会燃起炉灶

与麦穗较劲。它们

一露出头,太阳就会把它们烤成金黄

热浪过后,有熟透的馍香


对这个季节我怀着感情,

我亲近于水的热情和厮磨

绝不让快乐干枯

穿不过炊烟的手的人,是一面铜镜。


时间久了,照得人像低垂的穗子

骨子里越来越顽固,是一把镰刀

伸向那低眉顺眼的满足。


多年来,我已越来越无力。

攻城掠地者一波接一波

我会做这场战争的配角

也许会沦为掠夺者的阶下囚

甚至某一天,我会躲在影子的后面

目睹蜻蜓,在荷叶的烘托中

高昂的头颅。

是太阳烧出来的



石则坡村的黄昏

梁刚(云南弥勒)


在众人的望眼中

乱云飞渡,林涛如海

毕摩攀爬上村头最高的山峰

那峭拔的山峰顶着最后一抹夕照

平常是云朵和风雨的练兵场

也是老鹰起飞的跑道

山风正烈,87 岁的人,尽管还有

猿猴一样的身手

但他站在上边时,身子小成

一只鸟影,夜色像他身披的蓑衣

已经浓得化不开

有人告诉我,一场铺天盖地的雹雨

明天就要来临

他攀登上万丈高的峰顶

是要用祖传的本领唤来神灵

把雹雨阻挡在另一片群山之间

那里还没有庄稼和牛羊

我站在山脚下

站在村里的男男女女中间

站在飞舞的蠓虫之间

仰望山峰上那团

比一朵油菜花大不了多少的火

和大人小孩一样

我手中端着满满一大碗酒

心中满满地怀着

大山一样深沉的虔诚



麓山寺(外一首)

胡游(广西南宁)


麓山寺在阳光下金碧辉煌

如披着袈裟,在岳麓山底打坐

那么多行人经过,古人也经过


很多游客买了红绸缎挂在古树上

我不知有什么用意

再多的用意也会乌有

只有坟墓与我们越来越近


古树浮沉,看起来与鹿山寺年纪相仿

古树上停过乌鸦,也停过喜鹊



云上的西藏


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穿梭来往的人都那么安静

安静地遇到,安静地消失

不想惊扰天上的星辰

布达拉宫的灯光彻夜不眠

它们也在修行,时光就走不动了

罗布林卡里的飞鸟聚在一起说话

而我们听不懂

吃了手扒羊肉,喝了奶茶

在那喷着烈酒气味的呼吸中

我想做一个肆无忌惮的女人



蚂蚁搬家

邬跃武(云南怒江)

 

十年前,我用双手高高兴兴

往单位宿舍里一件一件搬东西

两年后,我又用双手,气喘吁吁

来回把宿舍里的东西一件件搬出去

到园丁小区的七楼

去年,快马加鞭

我再用双手把园丁小区的东西一件件

拆散,搬空


搬着搬着

我就有了妻子,孩子

搬着搬着

我就特别想父母


成长,读书,工作,生活

究我一生,所做的无非

都是在做蚂蚁搬家的事情

搬着搬着

就特别想回到小时候,不回来了



桃花,赶一场相亲的集

周锋荣(江西余干)


从严寒中钻出

从枝娅上探出半截身子

听从春风的召唤

丢下羞涩和等待

纷纷去赶一场相亲的集


三月的路上

桃花熙熙攘攘

一张张烫红的脸

吐出粉红的火焰

蹦着跳着的

用歌声扭弯了路面

叽叽喳喳笑个不停

抵达一个心跳的方向


这是春天主持的一场集体相亲

热闹的集市里

拥挤着梨花、杏花、油菜花

站立着燕子、布谷鸟、喜鹊


花期铺远了春天的憧憬

一朵花是一个梦想

坚毅和果敢

一直往前赶路

把清香和回忆扔在背后


我一路尾随

捡起来,酿造体内的蜜

并对春天这个词爱不释手



关于一张白纸的比喻(外一首)

苏铁(贵州纳雍)


松树林,寺庙。敲打木鱼的声音,卷起老树的魂

拍打着岸上的脚印,失聪的哑孩子

这夕阳,这黄昏,爱得毫无顾忌。

关于一张白纸的比喻,漂得再远一些

是一朵泊岸的梅花。

而一张白纸包裹着一颗糖,取出咀嚼

无须着色。五岭逶迤。



在秋天


在秋天,裸露出臂膀

灰尘可以随意进出胸膛。才能体验到

清风徐来


向一条河走去

河滩上,啤酒甁里一半是水

一半是空气。一定要从衣兜里抖出一粒黄豆

装到瓶子里,往里一块一块地装石头

哦,水涨船高。是谁在逃离



晚风(外一首)

李雪梅(云南昆明)


像草原的长调

悠扬婉转

穿越时空而来

摩挲过每一片树叶

在屋顶,与瓦片呢喃后

匆匆离去

声音里满是呜咽与不舍

如前世,弥留之际

我们彼此凝望的目光



山峦


天色已晚

夜幕下出现起伏的线条

将灰暗与深暗的色调分开

更深的是山峦

宛如一团化不开的浓墨

孕育出化不开的乡愁



在大理,仰视射雕英雄的人间

甄长城(安徽长丰)


持持一片落叶,把自己深藏起来

潮湿,但不阴冷。大理的天,像在深山

料峭、逍遥的爱情。早在心里打好结,等你

安顿好,沟沟坎坎的人间


秋色披挂整齐,再把心情、文字洗一洗

年代有些旧,一只千岁山羊七拐八拐走进大理正堂

石室的蛛网长成碗口粗的藤条,巨大的白龟

背题:武自华山,孽起大理


习一阳指的南帝,被神寺请走,出书

老玩童与刘贵妃的爱情,已解了死穴,远游

满山的茶花、烂漫得有些天真。被爱,一箭穿心的人

从桃花岛追到千里草原


翻开武穆遗书,相邻的铁掌峰摇摇欲坠

坍塌的石壁,水上漂抱着惊魂遁走。撕去仁义封皮

爱情遇血封喉。草丛里的碑记逃之夭夭

坐在石头上,用马头骨的篝火把晚霞依次点着


大漠的风烟垂直升腾,弯曲的是

降龙十八掌、逍遥游、蛤蟆功。我在九阴真经的破洞中

进出,消费着时光。北方的风雪中,道士、丐帮

携刀剑、火烧、酒肉、诳语、不曾开花的光阴,又踏浪

向南涌来



看雪(外一首)

晏先树(云南昭通)


雪花又一次开在枝桠上

这时,需要一个合适的借口

才能翻过一座山

寻一处庙宇

烧香,拜神,给盲僧点亮青灯

然后赶在日落之前

把积满冰凌的松涛声

以及大地上的苍茫

一起,收进光圈

假装寒风从未穿过脊背

而人间,正一点一点收容我们



流星


一句誓言在风里走失

我担心找不回来了

黑夜那么冷,那么深


一颗星殒落了

我担心所有的星,都会哭

黑夜那么大,那么空



不能拒绝的事(外一首)

雷焕春(云南曲靖)


没有一株草芽

忍心辜负春天

没有一个湖泊

无故拒绝一条溪流

我能焐热一块石头

却无法让他开口

在暮色中说爱我

在晨曦中问早安



多事之秋


你说,深秋的月光太魅惑

她洒下的冷清总能燃起欲火

我无处躲闪

圣洁之光将我点燃

十月,本就是一首忧伤的曲子

怎能怪秋风撩拨起一片茫然

月光缠绕着金桂的芳香

悄悄哭泣



砂轮

樊小坡(黑龙江哈尔滨)


借旋转的力 铺一条

红地毯 光洁你回家的路

那些生锈的时光 在脚下化为

尘埃 而你寂寞多时的酮体

还在回味钢铁密集的热吻


那么多浮躁的往事 随风而逝

只有铸件铭记的伤痛

在脑海深处 入木三分

生命的天轮 旋转日月

棱角 毛刺在风暴中消遁


相比于圆润光亮的自信 飞翔的

路上 叠印日趋消瘦的身影

纷至沓来的赞美与叹息 洋洋

洒洒 而车轮的飞驰与高炉的殷红

正为你没有被锈死而庆幸



悬崖上的草(外一首)

黄瓜皮(云南弥勒)


风,或者鸟,没有心计的

无为之作。与高尚无关

但改变不了约定俗成的卑贱

比如墙头上的草。只不过

草,在悬崖上惊魂不定

是为站稳了,站直了

有一刻宁静眺望故乡



夕阳照进树坪


夕阳照进树坪

小鸟在枝头歌唱

在这寂寞就要来临的傍晚

我爱的人远在前世

晚风的哀愁漫过空旷的原野

思念就像那忧伤的夕阳

把一抹橘黄洒在树坪上



在水边

刘坤(安徽临泉)


在水边

荷叶遮挡了鲤鱼的睡眠

树上的叶子

把花蕊洒向水面

当成眼睛的夏天


你的气息

在岸边蔓延

小舟停在芦苇丛中

是蜻蜓和水鸟的家园

时光是那棵老柳树

掰着手指数出的年轮


红色的长裙

点缀在绿叶中

一不小心

成了我脑中的景色

而那道彩虹提前来到

小雨点点 没有蛙鸣

一夜好梦



他乡

陈玉梅(广东深圳)


我说的他乡,是未曾谋面的他乡

我说的他乡,是理想的他乡

我说的他乡,一定有如故乡一样纯美的事物


有黄土或黑土种植花草树木

有牛群或羊群随意漫步

有清清的河水映照阳光

有善良的男子爱着纯朴的女子

有炊烟散落在稻田上

有鸟鸣轻敲柴门


山清水秀,天蓝云白

我成为天然的画家

画出万物丰富的形态

画出一切可以用美来定义的事物


我在他乡是一个幸福的人

和那些被沃土滋养的小草一样精神



这个春天,我认识了一些植物

杨凤金(云南文山)


这个春天,我认识了一些

植物。他们生活在田间

卑微的站立在乡下


他们中一些,从来就未曾开过

花,甚至没有养过一次果

他们简单的生活

简单的死亡,简单的开心

简单的枯萎。在一群盛开的花草中

他们没有自己的名字


在雨中他们也是安静的

我们曾经如此接近

像失去无言的自信一样

包涵着生活的苦


在一次回乡的途中

我犹豫着: 是不是该替他们

流下一次鲜红的血


责任编辑 胡兴尚


上一篇:前世你是一朵梨花(外一首)
下一篇:2018年第6期滇池之友作品(1)
(作者:佚名 编辑:hxs)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8年第6期滇池之友诗歌精选]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8年第7期诗人作品
  • 2018年第6期滇池之友作品(4)
  • 2018年第6期滇池之友作品(3)
  • 2018年第6期滇池之友作品(2)
  • 2018年第6期滇池之友作品(1)
  • 2018年第6期滇池之友诗歌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