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文学奖 >> 获奖作品 >> 浏览文章
获奖作品

赵雨作品-我房间的空调坏了

作者:佚名 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年06月21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赵雨作品-我房间的空调坏了

  赵雨,1984年生,浙江宁波人,有作品见于《青年文学》《小说界》《散文》《青年作家》《创作与评论》《雨花》《福建文学》等刊,出版短篇小说集《白鹭林》。


我房间的空调坏了

        短篇小说 赵雨

 

  我房间的空调坏了,坏在 39℃高温的晚上。本来我和妻子洗完澡,正进行睡前准备,她在身上抹马油,我拿着一枚棒冰往牙齿下咬得咯嘣脆。天气实在太热,饭后,今年春季保持下来的散步半小时因酷暑无法为继,这么热天只能钻进房间,打开空调,等待睡眠的到来。

  谁知空调坏了,是我妻子先发现的,她问我空调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奇怪?我抬头看看,那声音是有气无力的“噗噗”,像一个溺水的人被救上岸后往外出溜游丝般的气,不到两分钟,它就不出冷气了,我明显感觉到房内的温度在慢慢攀升。妻子让我关掉,重新打开,我照她的话做,结果一样。五分钟后,我就坐不住了,房内还有一丝冷气余存,没开门窗。

  我得想点办法,想到空调的操作手册,我把它放在客厅的杂物柜里,来到客厅,一股热浪扑来,我后悔当初客厅里没装空调。打开杂物柜的门,翻了翻,全身出汗,找到时,汗已沾在背心上。我找操作手册的目的不是自己来修,有个售后电话,拨通号码,一个清脆的女声,讲着机器人一样的标准普通话,问我有什么需要咨询。我说我家的空调坏了,你们来个人修修。她说好的,她帮我接线维修部,因为现在是夜里八点,不能保证维修部还有人值班,如果联系到了,再打回给我,行吗?我说,行,不过最好快点。

  打完电话,妻子从房间出来,问我怎样?我把接线员的回复告诉她,她说那就等等。接着,我爸从他的房间出来了,去年,我妈过世后,我把他从老家接来跟我们一块儿住,我和妻子住在主卧室,他住在副卧室。他问怎么了?我告诉他空调坏掉了。他说这么热天,空调坏了怎么办?我说,已经联系售后服务,应该很快会派人来修。他说,先进他的房间坐坐吧。

  他房间的空调当然是好的,这个提议让我蛮感兴趣,转念一想,还有妻子在场,我进我爸的房间没问题,她进去难免有点别扭。我没立刻说好还是不好,妻子看出我的迟疑,说,房间还有冷气,她正好有点活没干完,去干干完。她干的是那种不用坐班的会计,接一些小企业的业务来家做。这理由合情合理,我挺感激她,我实在是个很怕热的人。

  我进了我爸的房间,副卧室比主卧室小了一半面积,自他搬进来后,我还是第一次进里面,所有东西摆得一丝不苟,彼此的间隔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每块布或毯子的棱角分明,地板光可鉴人,打过蜡一般。我明白这是从我妈身上传染的习惯,我妈生前是最认真严谨的人,不过有时过于细致,让人觉得这样活着很累。老实说,我和他们的关系并不好,我是个丢三落四的人,他们总爱管我,小到东西的摆置,大到做事的眉目,都爱过问。

  这不,进来坐下不到两分钟,我爸就说开了。

  他问我,前两天是不是辞职了?我说是的。他问为什么辞职?那公司据他了解是很不错的。关键这份工作是他托人帮我找的,做电工。我说:“因为干得不开心。”他说:“工作有什么开不开心的。”我说:“一天到晚没休息,在机器底下爬进爬出,还要登高。”他说:“当初你不爱学习,上个职高,没有文凭,还想怎样呢?”这话就让我不开心,我说:“没文凭只能一辈子干体力活?”他问我接下去有什么打算?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电工太累。

  他又问我,是不是跟公司领导处得不好?他好像在我公司安了眼线,什么情报都掌握。我说:“这也是一方面原因。”他说,他早就跟我说过,工作最重要的是处理人际关系,这比工作能力更重要,“你和领导到底怎么了?”

  “打了一架。”我说。

  “怎么闹到要打架?”

  “三个电工,他只派活给我,另外两个当老爷。那天,我修完一台机器,进电工房,看到两个电工和他坐在空调下聊天,我就上了火,说:‘你们他妈的来公司吃白饭吗?’领导站起来说:‘你说谁呢!’我说:‘说你这龟儿子还有两个小龟儿子。’两个电工也站起来,要教训我的样子,我就给了领导和他们每人一记拳头。就这样,我被开除了。”

  我说:“爸,你能不管我这些吗?这件事让

  我他妈的也不舒服,心里现在还有气,我来你房间是吹空调的,你要扯这些,我就走了。

  我爸叹了口气,拿出一根烟,空调房是不适合抽烟的,但这会儿我让他也给我一根,我们对抽起来。他边抽,边吐烟雾,说:“别怪我现在啰嗦,我也是为你好。”我说:“我知道,我这么大人,知道自己要什么。”

  过了一会,话题转移到我妈身上去。我爸说他挺想我妈的,将近六十年夫妻她先一步走了,丢下他一人。我说:“你自己过得开心点,还有我呢。”他说:“我是指望不到你了,我一心想抱个孙子,你却一直拖着。”这话又戳中我要害,我说:“跟你讲过多少遍,不是我拖,这事急没用。”

  “如果身体有问题,就去医院看,现在好多人有不孕的毛病,不丢脸。”“我去看了,医生说没毛病。”“史音呢?”史音是我老婆。“也去看了,也没毛病。”“那怎么生不出孩子?”“我怎么知道!”他又叹口气,把烟灭掉,说:“现在我就害怕见到那些熟人,一见面就问啥时抱孙子。”我说:“这种人不见更好。”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我猜是售后服务,果然,对方自称是维修部,一个男人的声音,嗓音低沉,问我家的空调坏了吗?我说是的。他问,怎么坏法?我说,出不了冷气。他问,能开起来吗?我说能。

  “你现在有没有在空调边?”“不在,但很快能过去。”“你先过去,再听我说。”我来到自己房间,史音不知从何处找出一把扇子,坐在席上扇风,身上只穿着胸罩和内裤。我把门关上,来到空调边,对电话里的男人说:“我到了。”他让我把手机凑近叶片,给他听听声音。我照他说的办。

热风吹在脸上,像一条条小虫在爬,然后我把手机放回耳边。

  “手头有工具吗?”他问。“什么工具?”“螺丝刀?”“要螺丝刀干什么?”“拆开空调外壳,我教你怎么修。”“你的意思是,我自己修?”“是的,不难,电话能说清楚。”“但我为什么要自己修呢?”我说,“你们是售后服务部门,为什么你不亲自过来呢?”“八点了,我们都下班了。”“这我不管,你们这样的服务态度让我不满意,我没想过买了一台空调,坏的时候,要自己动手修。”电话那头好一阵没出声,我以为他挂了。“你的空调在保修期内还是保修期外?”我翻看操作手册,保修期两年,我的超出了范畴。“那么,如果我过来,费用是要你出的。”我突然觉得烦躁,不想再跟他废话。“行,你先过来,来了再说。”“好的。”他挂了电话。妻子问我:“他来了?”我说:“是的。”

  她说现在的售后服务一团糟。我爸站在门外,问:“怎样?”我说:“维修的人现在过来了。”他说:“好的,我出去走走,你们可以到我房间等。”没等我答话,脚步声经过客厅,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时间是八点四十,窗外吹来一丝自然风,现在外面的温度肯定比屋里的低,过了片刻,我对史音说:“我也出去走走,你去我爸房里吧。”

  下了楼,屋外风大,小区有不少人在散步,老人、女人领着孩子,悠闲地走着,甚至有夜跑的男人,齐膝短裤,背心,满头大汗。入夏以来,我从没在晚上出过门,我觉得夏夜只适合待在空调房里吹冷风,没想到屋外有另一番感受,颇不赖,刚才不适的情绪一扫而空。我想走远一点,时间走长一点,修空调的那家伙到的话,可以让他在楼下等一等。

  我走出小区,来到大马路。这一带的居民区都比较老旧,最高才五层,没有一栋电梯楼。马路边全是档次不高的店面,我沿着左边路道走去,一家家大排档将餐桌搬到外面,露天做买卖。顾客多半是附近施工场地的小工,有的刚下班,坐在红色、白色塑料椅上围成一圈,脚下放着几箱冰啤,一边喝酒一边吃烧烤,吃小龙虾。烹饪的烟雾从店家墙上的排风管里出来,飘到路灯下。清洁工坐在清洁车上,穿着荧光色的黄衣服,车斗内装着满满的垃圾。

  走过这一片区,从一条小道穿过,到了另一处地界。此处有个正在拆迁的村子,不知为何,拆了一半停下来,现在就像一具剖肠刮肚的尸体暴露在光天化日下,到处可见断壁残垣。村子一旁有个保存完好的野地,我来到田埂,四无遮拦的夜风迎面吹来,身上的汗一下收了。视野宽阔,水稻田和农地传来极具质感的青蛙鸣叫,一记记打进耳膜。头顶不少星星,城里的同片天空,仿佛星星都躲到这里来了,高挺的芋艿叶犹如荷花,一旁有藏在绿叶下的绿皮西瓜。

  我想起小时候的夏夜,吃过夜饭,爸妈经常带我来这里散步,当时除了机耕路和田野,什么都没有,除了手拿蒲扇的人,见不到一辆车。我才六七岁,我爸和我妈一人牵着我一只手,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总是乐呵呵,跟傻子似的。路上遇到挑着箩筐,筐上盖着棉被的,就是卖冰棍的人,停下来,两毛钱向他买一根,剥了包装,放进嘴里咬一口,直冰到心里。如果现在让我吃到一根这样的冰棍,付一百块钱都愿意。

  一道手电光在水田里闪烁,是个男人的身影。我想去看看他在干什么,脱了拖鞋,放在一边,赤脚走去。烂泥地留着白日太阳的余温,像走在被海水打湿的沙滩上,我不怕田里有咬人的活物,从小就跟这些东西打惯交道的,就算蛇也不怕。一只青蛙蹦到我脚面,凉飕飕的,又蹦到田里。

我到了男人跟前,打声招呼,问他在干什么。

  他说,收黄鳝笼。

  抬起头,一看,这不是德忠阿公嘛!

  “德忠阿公,是你啊。”

  他在暗里看我不清,我马上说:“我是赵小铭,赵十一是我爸。”

  他说:“哦,是老赵的儿子。”

  我们以前住同个村,屋前屋后的邻居。

  我分了支烟给他,他穿着胶靴,戴着胶手套。

  他接了烟,问:“你爸还好吧?”

  我说:“好,就是住不大惯小区房。”

  他说:“让他还搬回老屋住嘛。”

  我说:“老屋租给别人了。”

  他说:“可惜你妈走得早,以前两个人多好,我们都看在眼里。”如今碰上故旧,都会提起我妈,她在老家的名声不错。

  我问他:“现在还有黄鳝呢?”他说:“有,当然有。”手电照着,从田水里捞起一个笼子给我瞧。那是梭子状的竹笼,中空,入口处慢慢变小,黄鳝爬进去就出不来。他将手电照进笼口,一条拇指粗的黄色滑腻大黄鳝在里面盘游。我问他:“咋还不享清福,晚上来干这营生?”他说:“闲不住。”

  抽完烟,我走上田埂,在一处清水洼洗脚跟,穿上拖鞋,跟德忠阿公告别往回走。时间已是九点,街上的人愈发多,一下都从家里钻出来似的,大排档的生意愈加好,已有喝高的人,大着嗓门,胡侃天。两个男人手搭肩,凑在一块叽里咕噜说一通,摇摇晃晃往前走,没几步,其中一个摔倒,另一个将他扶起,扶不动,这酒喝的!

  距离小区几百米处,有个超市,为了吸引顾客,店家在门口摆了张方桌,桌上摆着台电视,站在电视前看的闲汉有十来个,赤膊,另有几把小凳子,也坐着人。我看到我爸也在人群中,吃一惊,见他坐在凳上,像个小学生,双手放在膝盖,盯着屏幕看得认真。电视上放的是打仗片,不一会,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从超市出来,该是老板的女儿,手里拿着遥控器,“噌噌”按了几下,换到少儿频道,看一部动画片,闲汉们于是跟着看起动画片。

  讲的是一只小鸡,天生只有一条腿,别的鸡仔看它和自己长得不一样,不愿跟它玩,它觉得寂寞。它每天带着那一条腿,跳来跳去,跟个傻子似的。后来它长大了,别的鸡仔也长大了,都被主人宰了吃,主人因担心一条腿的小鸡长成这样是带着什么病菌,没把它吃掉,最后整个鸡窝就剩它还活着。它当然不知道别的鸡被主人吃掉是件可怕的事,为了能和它们一样,它想要主人也把它吃掉,却始终没等到那一刻。它再次感到寂寞,不管出生还是死亡,它都孤零零一人,被遗弃了似的。

一堆成人就跟着小女孩看这样的动画片,有几个看到后来还笑出来:那小鸡不知怎么一想,觉得活着没趣吧,撞一根铁栏杆,把自己撞死了。

  我奇怪现在拍的都是什么鬼动画片,怎么能让一只小鸡自杀呢,给孩子看这样的动画片太他妈荒唐了。我原以为我爸会走,却没有,他保持一副正襟危坐的姿势,把动画片看完,结束后,还不起身,想再看一部似的。他的背影让我无话可说,我想,假如我妈还活着,他是不会去看动画片的。

  走上楼,掏出钥匙,开门。门一开,妻子从我爸房间出来,问我:“外面凉快不?”我说:“还行。”客厅里的热气不到一分钟就包围我,刚收尽的汗又贴住背心,这热是有重量的,既闷又黏,皮肤上、汗毛间一粘上就抹不掉。我把所有窗户打开,突然怒火腾起:那修空调的家伙到现在还没来!

  拿出手机,拨电话,响了好久,才通。

  电话那头传来不紧不慢的中低音,他告诉我,他的电瓶车在路上坏了。

  “什么时候?”我强压怒气。

  “就五分钟前,我想办法联系下修理店,把车拖去。”

  “这么说,你来不了了?”

  “不,我会来的,说过会来,我就会来,只是需要点时间。”

  “多久?”

  “差不多二十分钟。”

  “你怎么来呢?”

  “走来,这地方离你家不是很远。”“行,你到了打我电话。”

  “我的手机快没电了。”

  “麻烦的事倒是都让你遇到了啊。”

  我很想戳穿他,别再他妈编谎话,当我是三岁小孩呢,但我没这么做,想看他能演成什么样。还没等到答复,他就断了线,再拨过去,提示手机已关机。

  这让我彻底火冒三丈,想找个地儿发泄一下,想来想去,转而拨通了一开始打的总台电话,接电话的还是那个声音像机器的女人。

  “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

  “我八点打过电话,空调坏了,让你们找维修人来修,现在还没来。”

  “您稍等,我帮您看看……”一片静音,“记录显示,维修人员已接单,我让他跟您联系,若联系不上,再帮您问,您看行吗?”

  “不行,”我说,“就在一分钟前,我跟他打过电话,他说在来的路上电瓶车坏了,手机也没电了,我联系不上,你凭什么能联系上?”

  “抱歉,我马上为您核实具体情况,等下回复您,行吗?”

  “不行。”我打定主意跟她杠上了,她那种冰冷的像编程的嗓音让我特别反感,甚至超过了对维修人的不满。

  我不信她生活中跟人讲话就是这样子,她为什么要这样跟我讲话呢。

  “那么,您的意见是?”她说。

  “别再张口闭口您您的。”

  “实在抱歉,我不知怎么答复您。”她的语气有了一丝松动。

  “我告诉你,你们售后服务烂得像坨屎,卖出东西,赚到钱,就万事大吉了是吧,你家里有老人小孩吧,在这种天气空调坏了,你会是个什么狗屁心情?当然你可能正坐在空调房,对我这样的顾客讲些不顶用的屁话,还让维修人员掉链子,你们都串通好的,没错吧。”

  “你不能这么说。”她被我一通话激得终于变到正常人声,“我第一时间就为你找维修人员,我每天要接上百个电话,每个电话都是录音的。我不该跟一个顾客讲这些,那意味着我将丢失这份工作,这是公司制度。你知不知道,为了找一份像这样不怎么辛苦的工作我花了多少力气,你为什么不能体谅别人呢。”

  “还有,”她接着说,“我家里没小孩,不知道这种天气空调坏了对小孩意味着什么,我不像你这么幸运,家里有一个孩子。我的孩子一年前死了,被一辆卡车撞死的,你满意了吧。”

  电话挂断,听着“嘟嘟”的忙音,我出了片刻神,想想,又拨回去,接电话的换成另一个女声:“您好,有什么能为您服务。”一个分贝相似的机器音,我没出声便挂掉。

  妻子说:“你怎么这么跟人说话!”我说:“你别烦我。”她说:“你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差。”我说:“说了别他妈烦我。”在客厅沙发坐下,手肘拄着膝盖,汗从额头慢慢往下流,一串水珠从脖子流到胸窝,流到腹部。

  到后我起身,找出工具箱,里面全是工具。我是一名电工,为什么不能自己来修那台喷不出冷气的空调呢,在公司,再大的机器都修,没道理修不好一台小玩意,浪费这么多时间,如果早自己动手,修好了也说不定。

  我把工具箱提进房间,妻子也跟进来,看我怎么做。我跳上桌子,站在空调下,螺丝刀打开空调壳,研究里面的部件。这里黑乎乎的,电路板、压缩机、冷凝器,每个东西都是熟悉的,将电笔伸进去,探了探制冷回路,又捣鼓捣鼓别的部件。

  这时,门铃响起,就是说,当我在闷热的房间打算对一台空调动手时,门铃突然响了。妻子跑去开门,一名中年男子站在房间门口。

他大约四十岁上下,穿着半袖的格子衬衫,底下一条宽松裤,一双凉拖,皮肤黝黑,脸上裹着一层汗水,手上也提着一个工具箱,绿色的。妻子说:“维修师傅来了。”

  我不知怎么跟他打招呼,原以为他不会来了,时间正好过去二十分钟。

  他脱掉凉拖,我说,没关系,不用脱鞋。他还是脱了,赤脚走进房间,对我说,抱歉,他来晚了。我点点头,他说:“让我看看。”跳上桌,打量片刻。

  “是过滤棉的问题没错。”他打开工具箱,拿出一块洁白的过滤棉,换掉空调内沾满灰尘的那块,盖上盖子,一按遥控,冷气“突突”往外冒。

这么简单,当然不难,他在电话里说过的。

  我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问:“师傅,你的电瓶车修好没?”他说:“没,放在维修店。”我问:“你真是走来的?”他说:“我说过会走来,并不远,不过还是耽误了不少时间。”我说:“没事,你能来我很感激。”

  妻子从冰箱拿了支冰棍给他,他推让一番,接了,剥掉包装,咬了几口,说声谢谢。我问他,换过滤棉多少钱,他说一百二。我给他钱,他收进皮夹,开了张手写发票给我。

  吃完冰棍,他把棒子丢进垃圾篓,说他该走了。

  我送他到门口。下楼前我问他:“那位通知你来的总台服务员,你认不认识?”他说:“不认识,售后部的接线员都不认识,你有什么事?”我想了想,说:“没事,随便问问,她挺尽责的。”

  我爸回来了,见我房间空调修好了,放下心,走进自己房间。我和妻子关上房门,准备睡觉。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看电视,卧室内再次充满冷气,被冷气包围的感觉真好,我想古人夏天没有空调怎么过日子呢。后来妻子睡着了,我还在看电视,百无聊赖换着台,没什么好节目,无意间转到少儿频道,在超市门口看过的那部动画片又在重播,少儿频道经常这样,一部动画片一天能反复播个一百遍。这真是一部无聊透顶的片子,现在的孩子看这种东西,长大肯定会变成傻子二百五。

我把电视关掉。

  我睡不着,想到那个维修人员,想到那个接线员,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因为对我说了那通话被开除,我感到很抱歉——从没像现在这样对一个陌生人感到如此抱歉。空调温度打在十八度,有点冷,到了半夜,我把空调关掉,余冷可以用到明天早上。

 

 


上一篇:赵雨作品-我哥给我打了个电话
下一篇:赵雨作品-好小说应该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作者:佚名 编辑:dchwx)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赵雨作品-我房间的空调坏了]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张庆国
  • 第十四届滇池文学奖颁奖典礼举行
  • 第十四届滇池文学奖颁奖典礼举行
  • 获奖作家—赵雨
  • 获奖作家—内陆飞鱼
  • 获奖作家—傅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