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浏览文章
《滇池》诗刊

寂静(组诗)

作者:毕俊厚 编辑: 文章来源:原创 时间:2018年07月09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寂静(组诗)

/毕俊厚

 

泸州的长江

 

长江流经到泸州,气息是均匀的。

平铺直叙的江面,偶尔有几朵小浪花

也有缎面似的皱纹。

 

江面上,小船不多,大船也不多。

只有岸边,堆积着光滑的石头

像是一个个刚刚跳出生活的人

棱角全无。

 

在我的想象中,长江是咆哮的

像是醉酒之人。而此刻

安静的长江,步态优雅地流淌着

毫无疲倦之意。

 

长江边那些捡石子的人

他们,也无疲倦之意。一定是喝了泸州老窖的缘故

是的。他们一定是被酒神相缠

忘记回家的一群人

2018/1/22

 

 

立此存照的羊们

 

那些羊们,竭尽一生

都在草间徘徊。荒芜中度过

碧草连绵中也度过。但是

它们没有更多的欲望。

我是说,它们潦草的一生,必须

经历断荒期。经历无数次反刍后

重新将苦难吞咽的过程

2017/8/10

 

 

挪移

 

它们在挪动。像时间之手

搬着老人在走。其实,时间是轻松的

而老人却一直没动。只是

错觉在动。像是错觉在有意无意

打捞这即将走失的虚空

 

在一座寺庙里。阳光是祥和之物

它们仿佛在给所有的事物,一遍又一遍刷上金质的油彩。

而那位老人,匍匐在地,身上同样镀有佛性之光。

哦。不要惊动他们,这盛大的日照

来自尘世里最温柔的曲线。此刻

正被一份泰然的慈祥,轻松接住

2017/7/19

 

 

小兽

 

你在说小兽的时候,她

摇了摇头。你又一次在说小兽的时候

她还是摇了摇头。

 

她似乎没听懂你说的话,但

似乎又像是听懂了什么

 

正是豆蔻年华,她疯的厉害

不回家,甚至

夜不归宿。

 

她毛绒绒的样子,可爱极了。

常常偏着小脑袋听你讲童话里的小矮人。听你

喋喋不休的样子。

 

但,更多时候,她是伤心的。

两只前爪搭在木质地板上,小脑袋平平地放着

想心事。

 

我想,你该不该和她一样

有着一样的童年。你的父母漂泊在外

你该不该,和她一样

无助

 

我在喊小兽的时候,那么多双迷茫的眼睛

齐刷刷地射过来,仿佛空洞的村子里

一下子点燃了无数颗

星星。

2018/3/22

 

 

 

元中都的草

 

要不然,我把你们移出草原

要不然,草原的荒凉,会比现在更深一层

要不然,你们不会弯着腰,向帝王鞠躬

要不然,以我的肉身,来救赎你们满身的枪伤和疼痛

那么,你们就哭出声吧

把元中都所有的悲戚,一起交还给狂风

2017/8/29

 

 

寂静

 

在说寂静的时候,他们仿佛

是两个奄奄一息的人。仿佛是

两尊泥塑。或者是失去声带的两个人

一个在伺弄油腻的老烟袋

一个在老花镜下,不断翻剪修补

陈年累月留下的破旧衣服。他们

都不说话,似乎

一生中的语言,早已说尽。有时候

他们,只是摆摆手,点点头

相视一笑。有时候

他们只是指指偏西的日头,或者

院子里喊叫的猪羊努努嘴。他们

只是用肢体来完成表达。他们

喜欢这样心照不宣的表达。但

更多时候,他们是寂静的。

从未打破。几十年了,他们

一直在寂静中度过,从未打破。那怕

一星半点的声音,都会打破他们

心有灵犀的时光

2018/3/9

 


上一篇:异乡的春天(组诗)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毕俊厚 编辑:河北毕俊厚)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寂静(组诗)]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寂静(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