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展 >> 浏览文章
诗展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作者:佚名 编辑:胡兴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年12月19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滇池诗卷

女诗人诗页

图画素描集 / 魏已然
兰花瓣 / 周兰
菱形碎片 / 唐果
景泰兴隆贴 / 王倩
头绳诗札 / 李青青
水光签 / 河畔草
在地面上 / 任如意
乡间散章 / 普蓝依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魏已然,诗人,现居北京。


图画素描集
魏已然


圆通山的狮子
 
8:30,狮子爸爸出门去上班
梳梳鬃毛,系好领带
把儿子送到幼儿园,在单位门口抽支烟。
刷卡,和售票员打招呼
和饲养员打招呼,和老虎同事打招呼。
在动物园开门前,他们一起打扫笼舍
把玻璃擦亮,浇花
要开始工作了!
狮子爸爸打了个哈欠,换下西装
到工位上趴好。
差不多10 点钟,游客们就来了
人们趴在玻璃上
跑去看狮子爸爸的名片:叮叮和当当
来自非洲!(其实就住在景星街)
狮子爸爸觉得这工作有点无聊
但那些人看起来很高兴,小孩子也是
跑来跑去。
他对面办公室的老虎同事一直带两个孩子来上班,
清闲的工作,大概更适合妈妈。
狮子爸爸总想换一份工作,但又没想好
几个月前,他的两个狮子女同事都辞职走了
不知道跳槽去了哪里。
午饭点了米线,下午睡一觉
什么时候才周五啊,想带儿子去抚仙湖划船。
下班了,狮子爸爸到翠湖边买了烧豆腐
哼着歌带回家。


圆通山的百度百科

圆通山位于昆明市中心,形如一片柳叶
东西长而南北窄,总面积约26 公顷
是昆明市区观赏内容最丰富、
游人最多的公园。
圆通寺,修建于唐代

从东北口进入公园,需要买一张票
“今天我们去圆通山看狮子!”你说,
嗯,售票员递出一片纸:
文字变浅了
视觉变得温顺,图像合拢了簇叶
记忆,仍呼吸,
一如炭火,不识于炉心的光亮。
它变得扁平,
变成印刷品在你手中折叠。
你走进圆通山,去看看记忆如何生活
如何在展览
在儿时的夏日油亮亮地闪光

早在认得“公园”这两个字前
你就喜爱这里
“从前,圆通山也有过熊猫”
如果你站在食火鸟的笼前,
会发现:
真正的门票,仍是以“从前”开头的话语。
三个昆明人背着手,
观看那吃炭火的南美鸵鸟,
其实,是在看二十年前养在这点儿的熊猫


七只獭獭

从捷克来了七只獭獭
胖尾巴,小耳朵
游客高兴呢不行:“看!水獭”
“水獭,水耗子。”
讲究呢人讲:“唐朝人就有养獭的习俗,尊獭如士。”
饲养员讲,云南是全国少有的,仍生存着野生水獭的地方
年轻人给獭獭拍了照,发微博
“日本人也喜欢獭,没想到国内动物园就有”
北京动物园的獭獭就是云南老乡啊。
东欧的小毛球,一下子就来了
仿佛从来陌生
一个新同事,连名字都没记牢固。
大家忽然意识到:
原来,动物只存在于城市的潜意识中



一种动词。
当空间之于空间,它定义了方向

桥?
凌空飞跃时的一种姿态
白鹭,从圆通山
如书页抛起
又轻柔地抖落,直至它们黄昏的字符
成影于江面

桥,
悬置着河的意识
经过时,
总忍不住低头望望——
水的深浅,必然是比倒影
更像鱼的研究

若没有桥呢?
你就没法从五华区回到盘龙区。
桥就是动词
人啊,吱吱呀呀地往返。
而白鹭
如另一种叹息,无须语法


学生与菜农

中学生经过菜市场
鸡的臭味令他恼火,还有鱼
更糟糕!
云大附中刚放学,人群中
三两件校服
盘算着,菜市场之外的全部世界

学生们路过菜摊,卖菜的知道,
就像小雀飞过田地
怎会分辨大地众多的名字?
荠菜、苦菜、小白菜、青菜,不过是同一种形象
唯一有区别的,是苞谷和绿菜
“这些娃娃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曲靖来的农民蹲着,打趣。

市集将是一种感觉,在纷纷的流连中
静者认出了圣人


卖缅桂花的人

一个老奶奶
坐在小花园的十字路口
篮子里,搁置缅桂花。
坐在,藏起一只手
等待流连中的一次采摘

车流合着光色,以昼的蜿蜒
路过景色。
公交车上的人是静止的,
低头,在手机屏中浣洗意义
以及无意义的光线

微信亮了一下,时间再次获得了绿灯的允许
放下手机,
他们看到远处的麦当劳旁边
坐着卖花的老奶奶,
藏起一只手,
如同缅桂花藏起,被摘下的时刻

然后人们低头,
继续摆弄信息中丝绸的光泽
衣褶翻出,颤颤地意识到某种缺失,整理着
本该挂有缅桂花的领子。

流动的瞬间经过,把他们从生活中摘落
如同童年
翻花绳时,一次踟蹰的挑起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周兰,云南澄江人,供职于澄江县第二中学。作品散见于《边疆文学》《滇池》《玉溪》等。


兰花瓣
周兰


土上

世间万物,一些在土上,一些在土下
一些把另一些,送进土

土上,祖父赶马,种花,酗酒
之后挖煤
最后,他把自己送进了土
那年八月,土上,缅桂花正开


把空叫做白,比如白等、白活、白欢喜
干净也叫做白,比如洗净手上的泥,说洗白了

四野的雪,又宽广又软和,婚床一样
锁,锈死雪上。二十年时光,白等了

心上尘,掬一抔月光来洗
眉毛白了,头发白了。有人说一地落白,白成霜


春天,郑和公园的樱花一场接一场开
病,也一场接一场来。头疼、流涕、流眼泪

嘱你吃药,添衣,早睡,多喝温水
你道,无妨。旧疾了,它不紧不慢
跟了小半生,医生的药治不好


偷着甜

被偷换了的,不止春天的秩序
天,偷着蓝
风,偷着暖
花,偷着艳

苕子,香了一片
又倒了一片
一只砂糖橘,汁水饱满
咬一口,有人偷着甜


一朵

她翻身的时候,听见
木板床嘎吱作响

月光,一朵又一朵
挤进来,开满小小的木屋

她说,月色真好啊
他看时,月光落在她的嘴唇上
小小的一朵

门外,南盘江上
月光也是一朵一朵的


小野花

在宝华寺,她只能,看看那些花,那些草

大殿的旁边,是偏殿
偏殿的旁边,是禅房
禅房的旁边,是围墙
她的目光,落在一朵小野花上的时候
有一缕阳光,顺着围墙溜下来
她抬头看看,阳光
亮晃晃的


慢一点

起初,慢下来的,是风的速度
花开的时候,慢还是不够

谷堆山的桃花,一些开,一些谢
一些,被风偷走了几瓣,又被尘土埋了几瓣
赶路的人,滞留在路上,等我走上去
抱住他,哭一场。求春天,慢一点
再慢一点


荒野

女孩,和梦游者
趟过,稗草丛生的河

希望你们,从未来过
子宫盛得住生命的大
却装不下爱恨的小

母亲在荒野里,一个男人
将她掩埋,又刨出
二十年,她像一堆骨灰
活在人间


空镜子

大雨果果树死了,镜子空着
有人,空着心回来了。白发齐眉
隔空对饮,眉间皱
时空时满

满身尘土的人,守着宿醉
偷着哭,他试图让镜子里的人
走出来,捡拾一地的果子


一粒砂,误入肉身,试图蚌病成珠
疼,在春天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到来

春到人间,温暖未至。风冷,水冷,月光冷
冷冷的月光下,我们对视,交换泪水
一粒砂,月光洗过之后,泪水洗过之后
疼,会不会少一点


寒食

今日寒食,东风浩荡。木香,舞作漫天飞雪
有人动了烟火,腮上落了雪,染了香

偷饮春酒的人,喝下一口,又含了一口
今日,不言庙堂,不言道,只言春深似海
只言千金一刻,不知比酒好了多少倍

更好的,还有含烟眉黛、生香两靥,和这
人间烟火


立夏

解下墙上的犁耙,栽秧花就开了
雨,下到透。手握泥土的女人
湿气在皮肉里漫延,浸入手术刀到过的骨髓

尾随一头牛,看它的蓝眼眼睛,和眼睛里的一朵云
我们,涉水过河。你说,荷叶又大了一圈
我说,快瞧啊!荷叶上的水珠,是个空中的湖

月亮从湖上升起的时候,青蛙定要打着节拍歌唱
一些欢喜和疼痛,定要逆流而上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唐果,七十年代初生于四川,现居云南昆明。2000年开始写作。出版诗合集《我的三姐妹》(与李小洛、苏浅合著)、短诗选《给你》、短篇小说集《女流》、《拉链——2000至 2014年诗选》。参加诗刊社第 28届青春诗会。


菱形碎片
唐果


这似乎是一个哲学概念

我的生命之花开在很多动植物的尸体上
我的自由踏着其他物事的自由舞蹈


道路是根神奇的跳绳

道路是根神奇的跳绳
它一动不动
人跳它
动物跳它
风吹起来的树枝跳它
树叶跳它
鬼魂跳它
我无法忘怀的
男人的影子,也在跳它


有那么几秒

有那么几秒
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几束闪电刺破黑暗
那是花园里的流浪猫
一个接一个地跳下花坛
又跃过高高的绿植

它们受饥寒的胁迫吗
它们需要流水般缓缓流淌
永不枯竭的爱情吗
它们那么轻盈,似乎一无所有
又似乎什么也不缺

眼睛看不见的时候
我也一无所有
当光明降临
我看到沙发、茶几、电视机
我看到塑料花开放在灰尘中

唯独不见像闪电
又像波浪一样的流浪猫
它们早已退回花园
它们轻盈地跳完花坛
又穿梭在花楸树中


太阳照进来

太阳照进来
太阳透过辽远的天空
厚厚的云层
照进来

太阳透过重重的高楼
厚厚的防弹玻璃
照进来
太阳倾斜着身体
执拗地照进来

太阳像永不放弃的情人般
照进来
照在我赤裸冰凉的
脚上,腿上
太阳是个好太阳
特别是阴暗天空中
对阴暗呲牙咧嘴的太阳
我想写一封感谢信
天空高远辽阔
就是没有邮递员


今晚没有月亮

我在窗台前
望了望天空
今晚,我们这儿没有月亮
如果你那儿有
请替我看看它


你们批评我

你们批评我
我也经常批评自己

你们将手指向我时
我也将手指向自己

你们命令我爬过刀山
趟过火海

我便爬过刀山
趟过火海

爬不过便挂在刀尖
趟不过便烧成灰烬


四位客人

我才打开店门
便迎来第一位客人
他要购买爱情
我递给他一瓶醋
收款九元

第二位客人想买梦想
我取给他
尚未完全干透的葡萄干
收款十五元

第三位客人说
他正在炒豆角
缺一种叫希望的调料
我解下绳子吊着的葫芦
葫芦上画着一只小船
收款十二元

第四位客人阴沉着脸
他说他是来找死亡的
我把牛肉干倒进纸袋
“这就是死亡
而且是烤干了的死亡
保质期十八个月”

死亡有点小贵
我收他六十元


通了没有

快钻通了吗
快钻通了吗
邻居钻墙,已半月有余
如果墙壁被钻通
你希望看到一张
什么样的面孔
如果可以选择
我希望是一朵花
为了把美送到你的面前
把自己变成一根钻头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王倩,1997年生于云南昆明。现于云南文山学院政法经济学院 16级酒店管理专业本科就读。获文学奖项若干,发表文学作品若干。


景泰兴隆贴
王倩


白鹭

至少白鹭还是古代的白鹭
只不过有的头白,有的头黄。目的地都一样
仰冲直上。蓝的胀眼的天,高得辽远
千年的山,万年的土。同一属性
在时间的长河里,翻过来,覆过去

所有的土地都生长在牛背上
自由地,抖,落。落出庄稼以及遗留下来的
千秋万代的种子
我的祖先啊,选择匍匐在
在兴隆这块土地上

且允许我自由表达
我却梗塞结巴。景泰大河就由北而来
把我们的话汇聚成河
在兴隆坝子聚集,沉淀。剩下无言的我们
无言的看着,三十里的河谷坝
油菜花开满了


者来

者来是兴隆一个村民小组的名字
这里流着不同民族的血统
者来,是块不挑庄稼的土壤
来者,者来,自安在
铁姓的蒙古族,自豪的指向北方
白族的阿妹远嫁他乡
彝族的阿公讲起他的先人
跋山涉水,远道而来
傣族的阿婆向往更南的南方
兰贺西双,十二版纳


兴隆书院

我敢断言,百年的时间
在兴隆书院,有过落魄书生
用尽穷酸一生和全部的词汇,歌颂
白鹭,仰望蓝天。也在不眠的夜
对着象山顶的月,思绪万千
百年后的今天,在兴隆书院
我和他们一样。难以区别
歌颂,仰望
以及失眠

现在的兴隆书院,更名重建
兴隆小学,把村庄的孩子汇聚在一起
书声琅琅。孩子们也在歌唱
用稚嫩的笔触写下:“我爱兴隆的白鹭
更爱兴隆小学。因为老师说了,在兴隆
百年不变的,是一行白鹭上青天”


窑上

三千里的云和月,沈家人努力维持着
古窑的体温。从江西到兴隆
村庄还是以窑命名——窑上
此时此刻,我就在窑上
看窑,窑里烧着陶
身边的陶车旁是胶着的陶泥
陶泥之上,是制陶人
老如泥巴的制陶人


咚咚坡

轰鸣着,机械向咚咚坡开进
沿着咚咚坡出去的路
在开山劈石中,被拦腰斩断
从玉临高速钻进咚咚坡肚子里开始
老人们便开始念叨着
等咚咚坡隧道打通了
带着这把老骨头
出去走走


布局

一个村子的合理布局
划分两块居住地
一块活人,一块死人
村庄世世代代都活在这座山
生与死,不过就是从山这边
移居到山那边
住在山那边的,我的奶奶,爷爷
叔伯,大爷。每年清明的时候都去交代他们
叔伯住在左边,右边是大爷
那边的生活,不要太孤单
回光返照的人也将生死看淡
坦然而言:山的那边挺好
方便捡拾菌子,采集山野


盐井大田

我的乡亲们在长达百年的时间里
与景泰大河争夺土地
土地扩张,河流改向

盐井大田,在我离家的方向
也在我回家的途中
重复性的出逃与回归
使我不得不早早的把根种下
我知道盐井大田的稻浪,麦子
都在提醒我埋根的地方
风一来,它们便倒向我回家的方向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乡亲们又在谈论它
谈论盐井大田
就像他们的母亲一样


旱季书写

大地苍茫呵!岩石也焦渴
石上盘绕的须根,将有负使命
带着飞火流星的风一过境
它们就会下落不明
负荷疾行的麻雀,死于饥饿
低空盘旋的老鹰,死于同情
向下掘井的人们,想要凿穿地心
只不过岩石,比骨头还要坚硬
过劳早衰的少年,抖了抖皱巴巴的
衣物和细腿:地上已无青草
牧童,已无羊可放。风一吹
他的唇就裂。弃之不用的小龙庙
还有一位老人在祈祷:“最好
最好,明天就死去”
趁着魂路还干燥


锄禾

站在“锄”与“禾”旁边的人最苦。是在于
低头耕作,会忽略,头顶三尺有神明
一块地的动态运动,不过就是翻过来,翻过去
期间,可以再加一动词——“抖落”
抖落出麦子,苞谷和豌豆……
泥土,若挺立成碑。那么地蚕的蛹
是犁头耕出来的,墓志铭


安生

那个北方来的屠夫。由北到南,握紧寒刀
遵守族训,准时凌晨五点起来磨刀
给猪一个最好的痛快,一进一出
也给自己一个最好的交待
这日,忘了磨刀开刃
屠夫咬着牙,几进几出
两个不对等的灵魂同时颤栗
再无咒语可以用来,安生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李青青,汉族,1987年生,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人。在《人文》《丝路》《求学》等刊物发表过小说、诗歌。曾获第四届新纪元全球华文青年文学奖。2016年云南小说改稿班学员。


头绳诗札
李青青


一块伤害水的石头

你朝水的身体砸一块石头
水,涡了进去
蹦出几滴透明的血
算是疼了一下。然后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在太阳底下,只顾波光闪闪


一切刚刚好

那天
你棉麻衣服的褶皱刚刚好
可以盛满一早的清凉和光阴
风吹来的力道刚刚好
我的长发飘起来轻盈
而不乱毛毛
你微笑的刚刚好
阳光也刚好铺满你的睫毛

你说爱得刚刚好
多一点就纠葛疼痛
少一点又不酥不痒
我说爱上你时年纪刚好
金盏、茉莉、雏菊、茶花、杜鹃、风信子
也开得刚刚好


距离

我认得这里路边的蝉噪
认得空地上把风抽得呼啦响
认得北邮到中政直线距离一百米
进进出出七上八下的地下通道
是一千米

我认得由滇入京是两千七百公里
两万英尺的高空,三小时零十分
认得昆明和北京的身高差
不是一栋高楼和另一栋
距离是八千里路和月

我认得白雪和春花
认得一切事物的距离
上帝之手安排得恰到好处
可上帝却忘了安排你
在我可以到达的距离


撕菌子

我在厨房里撕菌子。

厨窗外的石榴花有一万种开法
却单有一种地心引力的落法
菌子也有一千种做法
我只单单会撕开来,大火爆炒

我撕一盘菌子炒给我女儿吃
你也撕一碗菌子炒给你小囡吃
我用的是春花秋月印画盘
你拿的是白色烧瓷大土碗

三十余年
锅跟锅铲免不了敲打磕碰
你还是能炒出一碗外酥里嫩
入口Q 弹的菌子来

我只从你那里学到了撕菌子
外加和一个男人撕吵
一盘子菌子外焦里糊
一屋子日子糊里糊涂焦头烂额

你炒熟了锅碗瓢盆的生活
炒香了一辈子柴米油盐的日子
我却单单只会撕菌子,和有时候
数窗外石榴花的一万种开法


你走了,春天就谢了

你是我张开口不能说的部分
是月亮照不到的高地命中跨不过的劫数
说不出也不会去说的疼

你牵我的手
芦苇荡风扬尘埃的小路
引你慢慢进入无边的秘密
风只管浩浩荡荡无垠无际地吹
天只管浩浩荡荡无垠无际的蓝
地只管浩浩荡荡无垠无际地转
世界这么大,你的生命这么宽
我的爱这么窄
窄得只能装下一个你

我牵着你的手,就这么走
路对面月季开了蔷薇开了,就连草
也手舞足蹈

但今夜天很空,没有一颗星
明早机场很空,没有一阵风
你我也都很空,没有信物
你一走,春也就谢了
真不知某个夏午的清荫里
你还否一眼就认出我来


例如打发时间一样打发掉你

例如太阳在白日里明晃晃炸开的时候
日头底下的花也噼里啪啦地炸了
时辰到了正午
阿沁家的猫,披了一身花粉
眯着细眼,骚里骚气地摇着尾巴回来
这时候我挠它脖颈下的毛
一下午的光,将猫从耳朵晒到爪子
我知道如何轻而易举地打发时间
例如今日,例如逗猫,例如晒暖自己
可我一如既往学不会
打发掉满脑子的你


出租屋的男女

出租屋里住了一个年轻男人
和他的女人
他们的窗正对着我的窗
就这样一天天,我看着
她栽种的多肉莲,就这样在窗台
成为她的一部分,成为春天的一部分

我和他们度过整个早晨
他们醒来,嘴里吹着绿色糖泡泡
阳光一寸一寸低下来
低成了他们的海
盐水带着清晨的光亮,漫进我的房间
我注视的眼睛,溺水窒息
这清白甜腻的水
我怎么用力,始终游不上岸去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河畔草,本名马丙丽,回族,云南昆明寻甸人。教书,读书,写诗。


水光签
河畔草


露珠

我要去爱你们
但是,我得提前申明
我的爱
短暂晶莹

当太阳
我心中唯一永恒璀璨的星出来
我就会为它死亡

你们记得
不必为我伤心


夏日黄昏

又送走了一轮太阳
露台上的花草们
在黄昏的清凉中显得越发安静
仿佛智者在低头思索着什么
我和侄女坐在它们身边看书
偶尔抬头的时候,看到
暮色蹲在一朵橘红云朵上
它一直忍着纵身跃下来的欲望


花朵是大地上的闪电

花朵是大地上的闪电
就那么短暂地亮了一下
来不及赢得期待中的爱情
就寂寞地萎于青苔

房屋站在原地
站在每天大同小异的天空下
紧闭耳朵眼睛
苍白的墓碑锁着活死人

雨水如期而至
纷乱的水洼
映出树,云朵,天空
外表风光的镜子
内心滋养蚊蝇霉菌


阳光把我叫醒

阳光把我叫醒
光秃秃的树林里
没有金色的麋鹿

光秃秃的梦里
黑暗无边
小方舟早已沉入
海底十万八千里

芽尖开始在身体里生长
你的肉眼凡胎看不见
我空旷的心灵
早就感受着生长的刺痛

尖叫,尖叫,无声地
十万支利剑刺破我的身体
十万片芽尖
 在爱的伤口上微笑


白玉兰

早春光秃秃的树枝上
一朵白玉兰安静地把自己打开
第一天,洁白如玉
第二天,花瓣上蒙了灰尘
第三天,花瓣边缘上有细小的褐色斑点
第四天,花瓣上布满褐色斑纹
像漂亮女人脸上令人伤心的黄褐斑
第五天,一片花瓣飘落地上
第六天,这朵残花颤颤巍巍地
使尽最后一点力气拽着枝干
第七天,一阵小风就让它跌落在泥土上
它跌落没多久,尸骨尚有余温
几只鸟飞落在一无所有的树枝上
幸灾乐祸地指着土里的尸骨嘲讽:
“老话说得不错,出头的椽子先烂”

说完它们飞走了
边飞边把这个消息,这个道理四处传扬

我却听到大地
在白玉兰的尸骨下
轻轻翻着身


倒春寒

隔着一根手指的距离
隔着一片汪洋
隔着一个没有下雪的冬天
隔着沙漠般可怕的沉默
隔着一头黑发从下巴长到肩的寂寞
隔着无数数过的星星看过的月亮

三千句谎言淹死一朵玫瑰
一场残酷的倒春寒
弥漫,太阳金色的眼睑


静坐溪边

想从别人眼里进入另一个世界
他轻易就把门关上

想从你的怀抱回到春天
你胸膛里长着坚硬的石块

想从一只鸟的翅羽上抚摸轻灵的山水
它对人满怀警惕

坐下来吧,在小溪边
幸好溪水清澈,它愿为你歌唱

幸好头顶天空,还愿把他干净的蓝
一览无余地向你打开


溪水流过许多人的眼
许多人的眼依旧是灰色的
他们来这只为摆出各种造型
顺便取走一框没有灵魂的风景

水草滩那边有一只孤独的白鹭鸶
它起飞的时候眼里有一朵淡蓝的火
它掠过湖面的时候
你想起了你的小白船

你在溪水边坐下来
你知道溪水里住着许多精灵
石头是它们的栖身之所
它们唱着一首古老的歌

你坐下来的时候
溪水把翡翠一样
温润安详的天空
拉到了你面前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任如意,1995年生,云南富民人,现为云南师范大学宗教学硕士研究生,作品散见于《星星》《中国诗歌》《边疆文学》《散文诗世界》《滇池》《演讲与口才 》等,曾参加 2015年“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2017年《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


在地面上
任如意


(一)
桃花又要开了,荆棘也会长起来
牧人将牛羊赶上山坡
太阳就升起来了。命运从水开始
以土结束。早已注定
这一生都要拿地面作归宿
低头、弯腰、下跪、磕头
成为生活的信徒
要虔诚,要心境平和
还要接纳每一朵花的凋零

(二)
形形色色,再适合不过
此刻,城市的交叉路口汇集我们
生活的苦旅者。
穷人的孩子, 稚气会早早夹杂悲伤
沉默。安静地忍耐
欲言又止,重复多次
身体长出肥大的喉结申诉
命运不公
母爱被距离藏匿
年幼时以为,年纪和痛苦成反比
奔赴他乡后
难眠的日子就多起来
缴费单恼人,病痛也多起来
镜中的脸,受过委屈
曾告诫自己多次
这是在地面
该有的苦涩

(三)
身体发出警告,病痛不断蔓延
不是每种炎症都会自愈,像
一场战争不一定胜利
单薄的身体必定战火连连
幼时的扁桃体消耗大量阿莫西林
咽颊也弱不禁风。多服用慢咽舒宁
春天的鼻子善感
干燥的空气也惹她哭泣
某次倾吐后,所持的秘密生病
绵延三百六十五天至今未愈
我还有什么办法
连指甲也照顾好
除了接纳、忍受。还能做什么
生于地面,必当受地面上的苦

(四)
母亲老了,你要接纳她脸上的褶皱和斑点
接受她的固执、老套和重复多遍的嘱咐
你要把可能伤害她的语言丢掉
忘记那些令你不快的往事
爱她。牵她的手,主动交出自己的一切(包括隐私)
一点不漏地告诉
若她苦口婆心教导
不要厌烦。不要反对
做一个倾听者,乖巧如伏在膝上的猫
某种束缚是幸福的
远走后必定想念
那些曾被厌烦的话语

(五)
我们必须要吞下火,连着纸
必须以一种优雅的姿态
清理餐具和拭净
微笑玷污的嘴角
肉食者不会一次杀死猎物
也不会轻易放谁逃跑
这是上帝布下的圈套
你我必经历无可奈何
经桌布掩饰的镣铐趋于无形
没有一种求助奏效
我们早已无路可退
地面出生的痛唯有忍耐
唯有
在波澜不惊中
息事。宁人

(六)
我们终究要回避什么
终究要用掉大量麻醉剂
终究要保守秘密的盒子
终究要在深夜无力地醒着
不可说。藏在暗处的交易我们心知肚明
畏畏缩缩。
在逃避什么
在隐藏什么
我憋气潜入平静的湖
沉入水底或殊死一搏
后来
我们都像落水的灰鼠得救
在夜色里,拖着肮脏的尾巴

(七)
打开装满秘密的匣子,让雨水
将有颜色的部分涤清
以初识的心,治疗你我之间
日积月累的痛
药引,瞬间下肚,再采些谅解、包容
文火煎服,旧疾需多时
你不懂,我漫溢的思绪狭隘
只流向一处
而你,感情节制。没有流露半分
病根难除。黑白两色之间的灰暗
你才能洗净

(八)
暮年催人返回空白,味蕾衰老
白发就是往事,母亲从雪花上取暖
回忆琐碎又唠叨。听过多遍后仍插空播放
捂住耳朵不能免去烦恼穿过指缝
柿树上火红的心脏掉落。同时
手腕酸痛地垂下,伴着尘埃下落的叹息
蔫下去脾气和容颜证明她确实老了
看见那棵菟丝子寄生的槐树,我就想到
母亲也是那样,死亡开始倒数
此后,锁链比项链高贵。家的束缚
愿花一整个下午坐在取暖器旁
将过去无味的事物烤得发甜

(九)
雨水穿透雾霾,和
一座陌生的城市。这里不属于我

狂风摇摆一棵纤弱的景观树
像,一双大手,按住我的肩膀

雨下了两个小时,有人冒雨穿过
街道。我辨不清回家的方向

该回南方去了, 云多而洁白之处
有个人,默默在等,她的野孩子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普蓝依,笔名诺苏阿朵,彝族,云南省牟定县人。作品散见于《解放军文艺》《边疆文学》《星火》《陕西文学》《滇池》 等。


乡间散章
普蓝依


牧羊人

每天黄昏
他赶着肥硕的云朵
回来

从口袋里掏出果子
递给孩子
从眼睛里掏出天空
给妻子

拍打尽灰尘
在父母亲的遗像前双手合十
把一天的阳光
倒出来


如果生活是闪亮的锉子

看不见什么锋芒
正反两面的沉默都在暗处
但作为生活的一部分
它要喧哗起来
比如面对一只倾斜的鞋跟
必须扑下身子
抽出藏好的心脏
一遍一遍,细致地剔除
高出现实的破绽
整个过程,它始终愿意保持
疼痛的摩擦
并暗中希望
让一双脚在拐弯的地方
继承平等的礼赞


哑嗓子

在化佛山
比我舍得发音的
是漫野的马缨花
大红、嫩粉、素白、鹅黄
不同的声调
有不同的所愿

而相对立的,是庙宇里
诸神们保持一个面目
不悲伤,不欢喜
始终只借用木鱼的嗓子打开身份
在大钟的喉结中
为众生的颤音加冕


月亮箐

有几次,我路过这里
停下来,看看烈日下
远处山地里,一棵桃树
漫无边际的结着果子
像一个女人抱紧命运
微红的静美
青绿的决绝

要是暮色低垂了
我就开始担心
这小得像指甲盖的村子
因为太过于钟情自己的名字
没有片刻的犹豫
自愿交出光明


责任编辑 胡兴尚 段爱松 田冯太 李小松

 



上一篇:2018年第10期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特辑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 编辑:hxs)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8年12期滇池之友作品
  • 2018年12期滇池之友诗歌精选
  • 2018年12期长诗之页
  • 218年11期东南亚华文诗歌
  •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 2018年第10期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特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