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位置:滇池文学网 >> 《滇池》诗刊 >> 诗人 >> 浏览文章
诗人

218年11期东南亚华文诗歌

作者:佚名 编辑:胡兴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年12月19日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218年11期东南亚华文诗歌

王崇喜,缅籍华人,笔名号角。1983 年生于缅甸腊戌。喜爱现代诗、书法。教育工作者。2012 年与缅华文友张祖升、段春青、黄德明创立“五边形诗社”。同年8 月代表缅华出席吉隆坡“第十三届亚细安文艺营”。2018 年6 月获台湾“台客四行诗奖”。个人出版作品:《原上》诗集(2015)、《浅谈缅华现代诗歌发展》。现任五边形诗社社长、东南亚华人诗人笔会理事、缅华书画协会会员、缅北书画协会副会长。


王崇喜的诗
诗歌 〔缅甸〕王崇喜


无题小诗


之一
簸箕里挑稗子
耳朵里,筛风?

水流到大海是水,云
飘到另一座山还是云么?
发芽的马铃薯,有毒
葫芦里的酒呢?

一夜的雨
满身带刺

之二
深深的掘一口井吧!
在这片潮湿的土地

我从嶙峋的山上
挑来一担石灰,刚好
你们也在拼命打捞着井底的淤泥

为什么要寻一道喷涌的泉水呢?
因那流沙渴望青草的香味

之三
诗,一句一句镂空
日子,也就过成了卯年马月

脚趾向血的墙壁
日夜索求迷途的药引

青苔从阴郁的角落爬过来
鹅卵石一睡不醒

如果这是一觉春梦
怎么会有大河流淌的声音?

之四
黑夜回避了所有的褒贬
给了影子一个住所
也给了我床

光明的世界啊!
我能从你伟大的口袋里
打捞我的繁星吗?

之五
铜皮上浮雕一只金鹰
就能引来众鸟的膜拜
纸上,歪斜的文字干涸着
一个个眼巴巴的对视

今夜,狭巷里有雷声
今夜,不做流萤的梦
今夜只与寂静的屋子守夜
听!
理想和柴米油盐,雄辩


从我的夜,眺望你的黎明


踮到了风口浪尖
只为那枯萎的花园
摘一朵写意的流云

云外
巫女背来了一袋雨雾,于是
我只能从我的夜
眺望你的黎明


马铃薯

梦里,翻了个身
春天就爬满肤色
然后发芽
然后伸展着光明的手臂

泥土是沉默的子宫
马铃薯与诗,与爱情
都从它疼痛的血肉里分娩


八月

属于风的风通通都带走了
没有带走的属于八月
八月有沾衣的狗尾草
八月有饱满的青包谷

属于你的
也请都带走吧!
八月还有绿色的水岸
八月还有潮湿的泥土


母亲
——母亲节闻缅北战事

母亲,此刻
我已搭上长途的夜班车
和车上其他陌生人一样
今夜,我是个旅人。

母亲,此刻
我有淡淡的忧伤
不是因为身旁叫卖的小贩
是窗外那抹将要坠落的夕阳

母亲,黄昏之后
便是深如古井的长夜了
而我的忧伤
更源于我空虚的双手

母亲,听说山里的枪声蔓延
鲜血从山谷流淌到边城
母亲啊!母亲!
我的忧伤尤甚于我刚刚的启程
责任编辑 胡兴尚

 

218年11期东南亚华文诗歌

王勇,笔名蕉椰、望星海、一侠、永星等。1966年出生于中国江苏,福籍福建晋江安海,1978 年末定居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亦文亦商,已出版现代诗集、专栏随笔集、评论集十二部。在东南亚积极推广闪小说,首倡闪小诗。曾获得菲律宾主流社会最高文学组织菲律宾作家联盟诗圣奖等多项国内外文学殊荣,经常受邀担任区域与国际文学赛事评审。现任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副秘书长、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菲律宾安海经贸文化促进会会长、马尼拉人文讲坛执行长、菲中一带一路经贸文化促进会秘书长等众多社会团体要职。


王勇的诗
诗歌 〔菲律宾〕王勇


落叶习惯抄袭昨日的脚印

风拭擦着潦草的街道
把追赶时间的上班族
推出午门


印记

粽叶包裹着
一颗忧国忧民的
心。揭开来
嵌满龙舟的齿痕


收伞

合起湿淋淋的
羽翼,倚在墙角喘息

流动的泪水,在地上
留下一幅故乡的图案


换季

老树脱光叶子
裸坦身体,迎向
入秋的刑场

立雪的老僧拈梅微笑


示威

鲸鱼集体扑上岸
吐出满肚的保丽龙
就再也不回家了
等着媒体来收尸


轮回

阳光擦干天空的泪水
却止不住伞内的雨

伞内的雨,直直落
落得地上的阳光满脸汗水


读报

飞来刀枪飞来唾沫
飞来绯闻飞来狗仔的鼻子

慌忙丢下染黑手指的报纸
我把眼睛深深埋入掌纹


蚯蚓诗

黑夜的曲径乃我的宿命
越暗,越安全

那怕首尾分身,我仍以
截句的名誉宣告重生


谣言吐着口信
钻入心底,产卵

生出一坨坨腥臭的耳屎


橡皮擦

文字的草寇
总是从稿纸中冒出来
企图捅破天窗

轻轻一抹,历史一片空白


回头杀

回眸一眨
便夹住漫天嗡嗡的蚊子声

舆论,叮得世界
浑身痒


守时

奔跑的风,抱球过人
凌空飞跃投出一颗
脑袋,正中篮筐

场外的惊叫声争夺弹回的时间


剃头

发际线不是三八线
无法强调:犯我者,虽远必诛

剃刀过处,发落
如雪,黑白不分


违章

医生在他的身体里
打下地基,构筑摩天楼
搭起高架桥

于是,嘴里的痰频频冲口而出
责任编辑 胡兴尚

 

218年11期东南亚华文诗歌

刀飞,本名李志成,1949 年生于越南海防市,祖籍广西防城县。“飘飘诗社”和风笛诗社成员,曾主编“飘飘诗页”和“风笛诗展”,上世纪60年代与诗友合著“十二人诗辑”,2011 年出个人诗集《岁月》。


刀飞的诗
诗歌  〔越南〕刀飞

风吹无向

八月秋深,是乡愁成熟的季节
你在月色下轻轻掠过我的窗前
捎来了家乡日落的炊烟
以及田陇上飘流的稻香

我的乡情是积压已久
数不尽的潦草字迹
写满在孤独紧闭的心扉里
等待着一个速递的信使到来

是你,迟来的风声
我赶快把渴望折成家书
托付你就快开行的末班车
带给我那遥远又牵肠挂肚的故乡

然而,当我拿着泪溅的信笺
列车已开,你的去向无踪
我千言万语的一束思亲情怀
又再次,愣呆留守心房


街灯

弯腰俯首
瞪大明亮的眼睛
一动不动
注视着街上的
一举一动

更深人静
夜夜在露天的哨站上
邀请霜雾抽烟
以及风雨聊天

日间
闭目打着困盹
宁死都站着
誓不回家


泪烛

誓把生命捐献
点燃成
一把温暖的光亮

时间一分一秒
在煎熬残余的躯体
满腔热血澎湃
一秒一分沸腾

泪是血造成的
当生命已到尽头
流干的泪
凝结成
一滩鲜血


追忆

转身回盼
紧绷的箭在弦上
瞄准
每一飞逝的箭靶

你是其中最亮丽的
婷婷玉立众莲中
清丽脱俗而又妩媚
我的箭
禁不住诱惑
直奔向你


漂洋过海

当轮船驶近
西太平洋彼岸
学子纷纷跳入水中
为了漂白皮肤
越白越好

回归的时候
乡亲皆诧异
怎么多了一群
洋腔洋调的洋人
只欠鼻子略扁


日夜如斯

把郎心似铁
以及妾身柔情似水
并拢,捶扁,拉长
成一条条
一丝丝的雨霏
串起珍珠幽梦的一帘
悬挂在秋高气爽
布谷鸟啼的青葱上

帘内有你
我在帘外
且以企鹅的企望
穿透你冰洁的冰心
轻轻飘入,在妆前
你典雅的幽思
日日如是,夜夜如斯


跫音

我怎样挽住
那渐行渐远的跫音?
当风起时
送来一片落叶的叹息

当楼梯间
那些踉跄的脚步
都被黑暗吞噬所剩无几
带出的是一种事过后的忧郁

年龄随着时间
在轮盘上无声的旋转
三番两次把命运的筹码
押在错愕的未来

想当年,飞跃的扑入如飞蛾
而如今,走出已是百年的蝴蝶
抑或是一只没有足的蜻蜓
还能点水起飞吗?


晨景

对开教堂早祷的钟声
连续打着呵欠
惊醒了正在路过
惺忪睡眼的
赶着上早班的浮云

我把密封的窗帘拉开
把锁在昨夜的幽暗放逐
推窗,阳光剪成
朵朵金黄的向日葵
迫不及待地跨槛涌入
挤满我一室寂寥的灿烂

我已沏好浓香的热茶
是一壶上顶的龙井
龙正在井中翻腾喘气
我侧身,招手呼唤
那远近温柔的鸟声
共来品茗,吟些诗词更好

是时候出门了
闲步走在散满薄荷味的风里
只见迎面走来
都是婀娜多姿的早晨
我顺手购买一口袋的景色
回去,给妻下厨


春在这里

若果春天真的到来
你只要走到郊野的江边
一群群的鸭子在嬉戏游玩
如同正在扬帆远航的帆船
嘎嘎欢叫,鸣笛启航
告诉你,春在这里

若果春天真的到来
你只要走进绿茵的公园内
每日陪伴你晨操的青草树木
都开满了鲜艳的花朵
梨涡浅笑,轻盈招展
告诉你,春在这里

若果春天真的到来
你只要走入微风的大街上
灿烂的阳光祛除了寒意
带给了你温柔的心暖
红男绿女,眉开眼笑
告诉你,春在这里

若果春天真的到来
你只要坐在家中的大厅上
小女儿时髦的发型摇摇晃晃
小孙儿咧开的嘴巴牙牙学语
颜甜声亮,欢笑满堂
告诉你,春在这里


爱的呼唤

岩石见证了岁月的沧桑
海浪见证了风雨的凄楚
你的声音,呼唤
是脆弱的落叶
在地上畏缩地躺着

那曾经的如许风云
甚么不再变幻
不再仪态万千?
你是一个爱把脸
藏起来的人
蜷缩在黑暗中

啊!千岛湖的爱
你在重新捡拾
其中一枚
曾给你遗弃的贝壳
瞧瞧那些彩纹
留下的是甚么眷恋的故事

再见是永诀的离别
但爱仍悬在心田中
在那深植的树枝上摇曳
无论甚样的风吹雨打
只要还有爱,在阳光下
天依然那么的青
地依然那么的绿
责任编辑 胡兴尚


218年11期东南亚华文诗歌

许露麟,祖籍福建晋江,1938 年出生于菲律宾。1956 年就读于台湾大学,毕业于菲律宾马波亚技术学院机工系。1961 年开始诗文与短篇小说创作,作品散见于菲华报刊,曾主编耕园文艺社“芳草集”。1967 年移居台湾,经营的五更鼓茶屋成为海峡两岸文朋诗友的聚集地。目前旅居厦门。现为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理事、台湾创世纪诗社同仁。


许露麟的诗
诗歌 〔菲律宾〕许露麟


0时0分0秒

活在0 时0 分0 秒的时空
在昨日与明日交接的夹缝间
练习写一篇文情并茂的附闻


假牙真言

饭后你常递来一支牙签
却不知我嘴里装满假牙
再也没甚么缝隙可以挑剔


甜言蜜语

蜜蜂常爱在我耳里
筑巢,而我
常忙着挖净耳屎


秃头

都竖起白旗往后撤退
留下一片荒凉的沙漠
与海市蜃楼在阳光照耀下


白发

早上揽镜又惊见
多了一条蛆在蠕动
它门蛰伏着等待吃了我


抖擞

在人行道上,突闻一声哀叫
回首见到我的抖擞
有人踩后,摔了一大跤


每晚回家都发现又把脸遗失了
祈望有人捡去当面具
而不是在马路上被踩烂


面具

每天出门都会把昨晚
备妥的一次性面具戴上

是喜是怒
都空着一张脸返家


回家

明知家里一直没人
总要敲几下再开门

然后轻轻喊一声
我回来了


帽子

每次出门都会戴上帽子
白天怕头发被太阳晒黑
晚上怕头发被月亮漂白


我爱你

偶尔也可以
把说出去的话
反过来说给自己听


翱翔

站在台北101 天台上俯瞰
总会产生掉落的恐惧
也会生出飞跃的欲望


翅膀

把翅膀摘下
悬挂在灰色的墙上

点燃一根烟对它吐一口气
幻想还在云层里翱翔

 

责任编辑 胡兴尚

 

 

上一篇:2018年第7期诗人作品
下一篇:2018年12期长诗之页
(作者:佚名 编辑:hxs)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以下是对 [218年11期东南亚华文诗歌]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相关新闻:
  • 2018年12期滇池之友作品
  • 2018年12期滇池之友诗歌精选
  • 2018年12期长诗之页
  • 218年11期东南亚华文诗歌
  • 2018年第11期女诗人诗卷
  • 2018年第10期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特辑